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冬日 (阅读4064次)



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冬日

——给楼河

肮脏的冬日在雪后洗净。
理想主义者的雪,信天翁般起起落落的雪,
从空中升起,又屡屡受挫于
与土地的较量。不同高度的雪
全部跪倒在地上,仰望,额头雪白,
天空贫瘠的躯体一马平川。

总有一天,平面上的积雪要远走高飞。
当熏风策马扬鞭,
把寒冷赶过冰川皑皑的远方,
为抽穗的季节赋予一个命名人;
树木的表情才从沉默中醒来,
在北风的退却中,在冬天的岬角
向春天眺望:
一道光明,一阵细雨,一种判决。

把我们丢给蹑踪而来的日子,
让地面构成某种图案的雪,
抽丝般悄然荒芜。
尽管昨天的日子飞向今天,
尽管阳光下的罪恶
将我们遗弃在盘山公路的中段,
或是一片为了聚藏影子而蜿蜒的森林。

一个理想主义者仍要隔窗闪现,
呼出的热气化作更多的雾和冰。
被阳光占领的脸上,
目光穿透玻璃,牧歌的叶脉延伸:
就让我们为这冬日辩护和劳作,
骑马荣归故乡。

河西
2003.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