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下午 (阅读2437次)








1.

下午空空荡荡。

阳光垂射,
像布道者一样麋集旷野。

细小的风吹在脸上,
让人忍不住闭上眼睛。

蜜蜂嗡嗡地叫着。

油菜花的气息里,
村庄像一艘失事的船。

“死者构成南方寂静的春天。”
他们在世时发出的声音,

和羊咩并没区别,他们的一生,
就像是一本书,打开,又合上。


2.

夏日的午后从睡眠开始,
午餐的气味还没有完全散去,
光线从树叶的缝隙撒落下来。
整个村子都在睡眠------

风像一张老唱片,
发出缓慢,轻柔的音乐。
阴湿的堂前:隔年的扑灰年画、凉丝丝的
蟹巴椅、还有甜糯米酒,
一切的一切,散发出时间的气味。

在村子后面,浓密葡萄藤的下面,
老人们在打着纸牌,
他们说话的声音很轻,
淹没在蝉鸣的底部。
白花花的光线照耀,
他们看上去若有若无。

在下午的后半部分,
突然刮起的风,带来雨滴,
开始只是几滴,像是投掷的股子。
......突然,雨水
像箭一样射了下来,
行人四处逃窜,
村子开始弥漫轻烟。

雨.....时急。时缓。
像一个老艺人拉着二胡。
气温低下来了,
轻轻地划向夜晚。


3.

日子开始金黄,
蓝蓝的天,
鼓在生锈的大平原上,
风像早年离家的孩子。

父亲在一棵木樨树下,
抽烟,喝水,轻叩脊背,
微凉的风,像细小的鲇鱼
轻轻划过他的额角。

我在高高的草垛上沉睡,
像装在陶罐里的凉茶。
我的手指上,
留下了稻草的清香。

天空高过往日,
安静比以前更加透明。
收割以后的平原,荒凉,
如同一片片苍白的嘴唇。



4.

冬天的下午,太阳很少露面,
天色阴郁,像凉却的肺,
村庄里很少有人走动。
风很大,仿佛一不小心
就会把村庄吹走。

屋子的某一个角落,
铁锹树立,像一个疲倦的旅人。
铝制的水壶,正在吐着烟圈,
长台上面,放着干果。
灶堂口的火星还没有完全熄灭,
......我已经睡着了。

天黑得像块生铁的时候,
父亲从镇上回来。
他将我抱上床,
像是把一颗麦子,放进谷仓。
最后一盏灯熄灭了,
我的嘴角弥漫起海藻的气味。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