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告别池州》等五手  (阅读4513次)



  

告别池州

告别池洲是个早晨
半梦半醒的街心
一老一少两座雕像
正在说话
少小离家的诗人
问一位童子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的地方
我们看见了杏花村的旗幡
这是初秋的早晨
一辆摇晃的中巴上
我和肖铁、毛子挤在一起
在过一个渡口
我们下车
像站在十里长亭
长江从脚下流过
回望池州方向
几点鹅黄几点翠绿
像是点在一幅水墨画上


给病中的诗友

像草原上的狮子,病
开始瞄上我们了
起先,他只盯住那些衰老的牛
我们跑的很欢
不知暮之将至。如今
更多的小牛从我们身边过去
渐渐的
我们就暴露在狮子的视线里
我们还在跑,朋友
但已经听得见狮子的脚步声
我也听见了咳嗽,你的,还有我的



老虎

笼子里的那只虎
眯着眼睛,对于盘中的肉
或扔在角落的一只鸡
不闻不问。他安详地趴着
神情,象是陷入回忆
我懂得他的懒散
他也曾进入过我的内心
欲望奔突。直到找不到丛林
他才离我而去,不再回头


黑衬衣

昨天,倪姐说
大草穿深色的衬衣很好看
我问她
窗外是什么方向
她高兴了,说
找不着北了吧
今天一上班
同事小完穿了一件黑衬衣
倪姐又说,哟
小完的衬衣
一夜之间
比大草的还黑



关于一场雪的对话

甲:

好大的雪
有三寸厚
昨天没有先兆
出门世界全白了
踩上去可舒服了
高兴死了
高兴死了
我要尖叫了
更高兴的是
全市人民要全线迟到
我骑车上班
沿途的人都在铲雪
我挑没有铲掉的地方走
走的比全市人民从容

甲:

下雪的时候
我没有注意到树叶
回来的路上
倒是注意到了
枯草的尖儿
都从厚厚的雪被里伸出来
密密麻麻
像男人的头发

甲:

我回来了
刚刚进门
我去的地方太远了
是跋涉去的
我本想等明天雪化了再去
但等不及了
我专挑雪厚的地方走
鞋湿了我也高兴
早晨说错了
雪地的草
不是头发
象男人的胡子
而且是老男人的胡子
我穿着老棉袄
像一只熊
手都冻疼了
一点不好玩

乙:

一个男人在雪地里
你看到头发时
他必在雪下面直立行走
你看到胡须时
估计他仰面朝天
正在酣眠
雪地的一幕
真的很美
也很温暖
这座南方的楼里
雪意纷飞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