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一座城市的七面镜子(组诗) (阅读4474次)





一座城市的剪影从零点的露水开始
回声,跌落在空寂的时光里。


◎第一面

绣满蕾丝花边的睡袍其实是件减价品
如同打了对折的生活,一面老镜子
晨起第一件事,你此时照例对住它那张发黄的脸

一声尖锐的惨叫!也许
正从镜中骷髅张开的下颌中迸出
肋骨、肠胃纠结,以及抖动着的心肺
什么不是幻觉,连同肚子下方这一圈乳白色脂肪
已宣告了五年来减肥计划的彻底失败
暗淡的肌肤,一层厌倦的皮
包裹了骨头

你开始以拙劣的姿态向后倒退,紧贴墙根
曲扭的连裤丝袜
摊倒在前一夜的潮湿里

收音机正清脆地宣布,城市中第一场冷空气的侵入
而时钟的滴答穿透过耳膜,回声愈来愈响…...

去年夏天便开始习惯抽雪茄
英国名牌,是哪位客人遗留下的已被彻底淡忘
房子,越住越远。酒醉
通常会导致插错钥匙孔,惟有这面老镜子
终日面对面,留给了苟且偷生的日子

你挣扎着,重又回到它面前
三十三年了,它忽然选择在今日对抗
你捂住镜中肿胀的下身

蕾丝花边,以及身体里的一部分
在某日清晨里终于握不住最后一丝热气



◎第二面

这是一个简单平静的主妇
老公、孩子,以及充实的食物
每日下班她绝不在公司多作片刻逗留

傍晚的地下铁,她已习惯了
越来越黑的黑暗
她习惯了在最后一站对住漆黑的窗
整理一下微卷的短发

而窗中倒映出的卷发忽然变直,她伸手摸了摸
于是有只更加有力的手也轻抚着窗中的直发
一张充满笑意的男人脸忽然也映了上来
她看见窗中的女子侧脸,对着男人笑着眨了眨眼

老公?!从喉管里激烈炸开
她蓦然回身,四周的空气空荡荡
节奏松弛的地铁前行声
“亲爱的乘客们,下一站是终点站**小区。。。”

她揉眼,她睁大一双更加漆黑的眼
扭转颈勃再次整理卷发,窗中的女子
脸开始变形。那是个陌生而年轻的女子
笑得阳光灿烂,与男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一面镜子在傍晚碎了,无数陌生的脸开始四分五裂

地下铁和往常一样没有误点
在女人呆滞的瞳孔里准时抵达终点站。



◎ 第三面


三年没法入睡了
前额抵在冰凉的餐桌前
想你时我就低头,莹莹
我们家的大理石还是那样一尘不染,黑黑的
象你临行前凝视着我的眼睛

莹莹为什么我不能坐在你身边
芝加哥的夜晚你习惯睡在谁的右面

而我仍习惯于临睡前擦拭浴室的镜子
因为我记得你总是洗得很慢,满室的雾气
你靠在我胸前,让我擦来擦去

这座城市到处充斥着雾气,昨夜
镜子终于被擦得太干净
我凝视镜中,竟空无一物
除了渐褪的雾气,空无一物

我缺氧的胡须,在雾气中开始弯曲
影子潜入大理石,瑟瑟睡去……

三年没法入睡了,莹莹
芝加哥的夜晚你究竟习惯睡在谁的右面
每晚与谁相拥在浴室的镜子前




◎ 第四面


凌晨三点的反光镜
路在里面被抛出很远,成一口飞速延伸出去的洞
顶灯,是一尾忧郁的精灵,垂坐在天灵盖上
方向盘出了冷汗,膀胱失去知觉
有些日子了,我的腰
只要一摸上女人的乳房就会选择僵硬和酸痛
要回家,我的床和被褥上阳光的清香

今天的淮海路怎么那么长
他妈的已经开了一个小时了!
老婆的第三场麻将也没那么长
反光镜是被切坏了的镜头,不能再接生意了
胃又开始隐隐作痛,体内奔突的野兽

我时常能看见的那张脸
倒贴在挡风玻璃上,瞪着车里的计价器

三个小时!今天的淮海路怎么那么长
我明明看见拐弯的十字路口
为何总也开不到,摸不到家门口
反光镜,延伸的洞口依旧
天黑依旧。

急刹车!终于忍受不住踢开车门
天亮了,胃已不再生疼

可是,这是什么地方??

陌生的高速公路,灰白的脸
倒置于寂寞的瞳孔
冷…… 我围着车身绕了三圈

黎明前的苍白是疲惫,容易产生幻觉
想起凌晨撞死在路边的那个同事
我返身回车,关门
我要回家,睡觉,继续开车
麻将,计价器,灰色的反光镜

反光镜!可是这无法更改的黑洞
继续延伸。抬头是前方
是淮海路,就快接近十字路口!

我忽然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
在体内惊恐地叫出!

凌晨三点
一滴血水,划过反光镜
走在漆黑的路上。




◎ 第五面


瞎眼阿婆站在路边,怀揣一面可疑的镜子
捂得紧只剩一圈边了
“哪个好心人,帮我过一下街哪。”

想当初眼睛好使的时候
学雷锋做好事也曾扫过这条街呢
两条粗又亮的黑辫子
甩一甩,再甩一甩
年轻后生们谁的眼里不闪上点色彩
直到有一天,怀里被偷偷塞进了这面镜子

“哪个好心人,帮我过一下街哪?”
高跟鞋叮叮,排气管大喘气
你说这来回走过去的风声
人们都在忙着点啥呢?

瞎眼阿婆的圆镜子,擦得很干净
想给读高中的侄女送去
你说,这眼瞎了就不需要镜子了吧
可这面圆镜子照见了阿婆的整个青春哪
现在,阿婆要把镜子送给她的侄女

“哪个好心人,帮我过一下街哪?”
“哪个好心人,帮我过一下街哪?”

阿婆平淡的脸开始起褶子,满身都是褶子
喃喃自语被淹没在汽车喇叭声里

淹没在城市干燥如铁的尘埃里
“哪个好心人,帮我过一下街哪?我要过街……”

“嘎吱!~~~”什么被撞倒了
圆镜子滚出老远
一个小女孩好奇地拾起来,稚嫩的脸
天真地映出。而一滴暗红色的水
正自镜面悄然滑下




◎ 第六面


王总病了
家人劝他去看医生

任何人不能在他面前提起镜子
家里公司里卫生间里的都给拆了
女职员们都一年多没敢带上化装镜了

不过他身体挺好
天天晚上还是出去整饭局
只是乘车的时候会极不自然地
闭上眼睛

没人敢问他为什么不喜欢镜子
谁都不会晓得一年前
他只要一瞧见镜子就能瞧见他一天里做的事
包括大把的钞票,下级的小老婆
还有那三两张的匿名信

所以王总病了
家人劝他去看医生
后来医生对他说
这辈子可能就再也不能照镜子了



◎ 第七面


城市中有无数面直立行走着的镜子
我是其中的一面

有人站在我面前看见的是流血的灵魂
有人站在我面前接触到盲点
而有人站在我面前什么也瞧不见

一个三十岁嫁不出去的女人
除了抽了七年的香烟
喜欢看自己的背影
喜欢看别人的背影
还喜欢看几个侧影重叠

一面孤独的镜子,只能保持肉体纯洁
在城市的天空底下明晃晃地照了三十年

而这面镜子有时也会流下暗红色的泪
而你的眼睛也是镜子,你所做的一切
将会是竖在每个人面前的镜子

那么,来
站在我面前,同我说话
一起行走做事。即使闭上眼睛
心中也有一面镜子
无法挣脱的日子如影随形。



[一座城市的剪影从零点的露水开始
所有镜子的碎片,跌落在城市的每个角落里。]


2002.12.1完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