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气球上的大象 (阅读3686次)



气球上的大象

气球上的大象,歌剧院的幽灵,
被牺牲和埋葬的事物四肢舒展,
在禁飞区蹒跚而行。
圣言的倾听者拉响了警报,
尖利的爪子放肆、频繁,
如鹰般滑腻而迅疾。

秘密的大象脚踏一朵祥云,
天空收养了它,让它搁浅在
幻想中的海岸。四足如桨,
耳朵,轻逸的帆,敏锐的感应器,
让尖叫的风毕露原形。
这天空与海的航行被水围攻,
被旗鱼追逐和警告。
一群固执的天鹅捍卫着领空,
轰炸机般起起落落,
迫使行走的动物学习着更高的轻盈,
学习着内心的空虚
任意滑行。

如歌剧院和教堂的穹顶,
凌驾于人流之上的威慑力量,
是一些飞行中的庞大身躯。
沉甸甸的头颅响应
这城市的基座,
密密麻麻低矮的房屋仿佛青草。
当音乐少女旋转如一把自我循环的梯子,
我们沉重的脚步才步步登高,
克服了重力的教条。

在这尖锐的对峙中,
空中的月亮高悬。
我们这些杂耍艺人,盲人音乐家,
不敢丝毫的懈怠;
因为空气正溢出透明的薄膜,
那花朵的形状
终将为果实的坠落所取代。

河西
2002.12.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