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克制 (阅读3642次)




克制

树梢抑制着飞翔的欲望
根系抑制着对矿脉的企盼

太阳用狂风克制着自己的光芒
一只鸟克制着飞翔

我用破碎之后的那丝庞大的虚空
克制着希望
用纸包围火,并企图阻止火光

我将大提琴招回的记忆全部挥走
再次挥走

漫身而过的烈焰一秒秒延伸着
一个个无以名状的夜晚……一年年
在烈焰中我感到彻骨的寒冷
打着喷嚏,横卧在床
让鼻窦炎夺走我的理性
和累积如山的你
在昏沉中我克制着毁灭的诱惑
整整二十三年,我的肉体
已不如一只破瓦罐
可你仍然停留在瓦罐的手上
就象一小团火光立在蜡烛上

我在谦卑和狂放间飘忽
我放纵自己向死亡奔去
趴在旷野中,如一只受伤的野兽
抚摸着饥饿的腹部
是的我不能一去不回头
因为希望,我克制着

那么多人活着忙碌着
今晚,星垂平野。
我遥想着月涌大江
向往着江水深处的寒冷
而克制,我必须挽留最后一滴蜡
在你爱我之前

(2)

这样的限度已昭然若揭
想一想前世的宿债
注定了今世快乐与我无缘
二十三年了,我尝试了所有的通道
没有一条可以抵达你

没有关系,我的信心从未动摇
No!不是信心
仿佛在肉体和精神之外
在骨髓的成分里
矗立着一条命运
这命运造就了我

而你不愿承认

而克制,矗立在这燃烬的废墟上

我象把破吉他一样生活
我的企盼已不能到达一只激情的手
我必须维持缄默
因为这层皮能阻挡你的不安
它掩盖的破碎你不愿深探

必须自己抚平自己的心
必须自性具足
必须没有任何希望
才能成为光源

我克制着自己的渴望
克制着激情走向疯狂
只把声音中的光传播给你
和所有需要我的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