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和冷霜的一次不期而遇 (阅读1503次)





你是否有情人,至少有一个吧?为了写诗,需要有情人。
         ——伊莎多拉.邓肯


她大约四十五岁,还很美。但是在她同叶赛宁的关系上已
经让人感到,这是她对最后爱情的悲剧性地贪求了。
         ——H.克兰季耶夫斯卡娅-托尔斯塔娅  


1.
“看似个鸳鸯蝴蝶不应该的年代
我们所能学习的,是幻想?还是飞翔?”
也许二者本来就是一个。火车缓慢逼近的时刻
风掀起你的衣襟,露出更深一层的衣服。
一朵朵枯萎花“告诉我一天的时间如何被打碎。
一首诗的开头可以随意选择
进行它,则必须忍耐,守候,为一场夭折于肝脏的冷霜。”
还不够,但我们只能奉献这些。睡中的栗色马
醒来发现自己到了结婚的年龄。
隔壁的花痴“爱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2.
大天使在教堂的木质屋顶(雨忽然泻下
在我写作的时候,像中世纪漫游于乡村与山林的精灵
迫使我在掩窗的同时回忆自己的
出生之前)寻找对手,“刘项原来是匹夫”
但没有一样东西可以阻挡来自地里的手
更无从谈起那枚两面都是字的硬币
会被什么样的绳索拴紧。
“我面对着镜子脱下内裤
背后,我的小情人们窃窃私语,花枝招展。”
我了解,你在京城的另一角苦苦地说谎。


3.                 
皇帝穿着新装走遍城市的边边角角
一个孩子(可能是魔鬼附身)以与他的经历不相称的眼睛
说出了真相:“在衣服下面
他光着身子。妈妈,街心花园的铜像肩上有一只死乌鸦。”
这就是我的爱情与生活?从外省的某间农舍
走出苍黑色的父亲,他的手上
我童年时最爱吃的麦芽糖,
被我的儿子弃置一旁。而我们将逐渐忘记这些印象
一车皮一车皮的翁仲,还有诗人
将缺钙的脸埋进一马平川的乳房


4.
“在西郊的一座像花园的学校里,我的牙龈季节性出血
一首老歌的旋律激扬着,企图逃出。”
这是假象!你的家是你的
但你的妻子是你“曾经努力用古老的方式爱过”的那个?
你的祖国是你为之梦遗的那个?
不要轻易去触动它。当你喃喃时
北京大学的天空飘荡着层层黄沙。
车轮滚滚,雷声隆隆,放学回家的主妇
看见假想的光环铺满长安街与它的小腹
一个声音优雅地走来:“你已经死了。”


5.
那个徐娘半老的舞蹈者在我的引言里
像把缺陷的吉他,铮铮。这是否意味着她的小图尼克
像天鹅的脖子那样易于被湖水折断?
“当你坐进地铁时,你并不知道怎样出去
只知道身边的姑娘和半张长满雀斑的《购物指南》。”
你当然有权力否认你爱她。没扣严的长裤
在路灯下愈加憔悴,一群群小动物
在白昼里纷纷占据亮光的边缘。
“你到过两次西藏。”那张剪报十年前就糊住了
厨房东北角的窗户,标题为《驶向拜占庭》。


                  94.05.15
                  95.09.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