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雾 (阅读4350次)







早晨雾很大,吓坏了小孩子。
他不明白。
当他学会说“白雾茫茫”这个词以后,
就站在阳台上大声念“茫茫──”
不过他仍然问“为什么”。
我想对他说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的,
在你什么也看不清的时候。


也许你突发奇想,以为自己正站在田野中间,
那该有多好啊!
你四下里尽可以拥有那些看不清颜色的草,
几条干瘪的黄瓜;
象白头发一样的芦苇,
在远处的河道上正醉得东倒西歪呢!
那可是一个老人的记忆,
他等的船从来就没来过──
没有一件东西是对你有用的。


白雾大得吓人,
这样的事实包围我们;
当然,你会长大,明白……不断地……
还是让我们来想象:
那人突然降到阳台上,
他的身材壮得象塑料机器人,  披一件棒球队员的
护胸;
他的脑袋后也许有闪亮的光环,
他说的话──你一定猜得着──带有惊叹号。


把我们从这儿带走──
是否我得去干一些惊天动地的事情?
一些后果严重的事情?


1995.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