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会唱歌的小热带鱼 (阅读4323次)





一、 名字

我就是那尾小热带鱼
我在朝雾蒙蒙的森林里游荡
追逐我的是水的纤维,风的影子

我叫蓝袍,是孔雀家族的一名成员
马赛克像婚外情一样斑斓;火炬
有一个燃烧的名字;紫袍总爱装酷
它的头发从来不是黑的;蛇皮喜欢展示
发光的胴体,就连内脏也一同发光

红箭住在另一个房间。纯粹的红
美得让人一见面就投降。或者求婚
或者逃跑。否则马上就会休克
它背着长箭,总像一名印第安武士

一尾鱼的名字就是一种颜料
我们四处游荡,把痛苦染成快乐的颜色
我们休息,水就长出了棱角
我们起舞,水就一齐来骚扰
幸福的看到我们幸福,焦虑的看到我们焦虑
我们咳嗽,人们以为我们在唱歌
我们焦虑,人们以为森林里来了妖魔

二、 梦游

男主人睡眠的时候,我们开始
梦游。穿过空间复杂的记忆
我们来到森林的外边。在冰箱上
画一条时间的直线,把直线冷冻起来
时间要是弯曲走路,我们就要遭殃了

遇到一只纯白的猫,是我们的奇遇
沙发是她的领地,她比沙发懂得变形
我们站在她的胡须上,喊她起床
她一抬头,变成一条浴巾,依在沙发背上
独自垂泪。她肯定失恋了

一只蟑螂在方便面盒子里,在练舍宾
“滚开。”它对我们毫不客气
它以为我们在偷窥它春光咋泻
我们看到到只是几只爪子,在痉挛
男主人把它当作一只蛐蛐,养着它
爱情常常把蟑螂当作蛐蛐

女主人不在床上,不在沙发里
不在浴缸里,不在冰箱里
不在绳子上,不在地板下面
一丝不挂,她失踪了

三、 哀歌

马赛克死于婚外情,火炬的烟花熄灭了
紫袍死于染发,红箭是跳水冠军
它跳到了水池的外边。我们一个接着一个
在死。森林里一片死寂。我支起架子鼓
一支乐队只剩下我,独自一人

加热棒在为森林加热,净化器在净化烟雾
苔藓摆出一个伤感的POSE,它喜欢
制造绯闻。说自己是外星人
它的老家在土星。我击打架子鼓
几近疯狂。在时空凝固的心灵广场
孤独的声音最为嘹亮。我的血液也在结冰

如果有人想为我做些什么
我会告诉她,我是热带鱼
我的尾巴已经烂了,请她在森林里
为我撒些盐,咸的盐

12/14/0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