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当苹果变成橘子 (阅读4076次)



当苹果变成橘子

    吴虹飞显然不属于“我爱洗澡,皮肤好好”的那一类女生,但她是如何既在摇滚圈子里保持住一席之地,又混到清华大学中文系的研究生的,至今对我这样懵懂无知的人来说仍然是一个颇具吸引力的谜。私下里,她又像一个任性而又满怀着爱情憧憬的普通女大学生,反正没有见过庐山真面目之前,我想绝不会多看上她两眼。平时她的声音也不像演出时那样又尖又甜,反而有点故作深沉的样子,有装淑女之嫌,虽然她这辈子成为淑女的概率可能比较低。
    1999年9月,吴虹飞与吉他手耿放、贝司手翟胜、鼓手田坤共同组成了“幸福大街”乐队,这群身份可疑的年轻人用一种冷漠、略带幼稚和民谣味的前卫音乐竖立起了自己在摇滚乐圈子里的主人翁地位。如果说唐朝以他们气势恢弘的摇滚史诗来煽动听众压抑已久的激情而大获成功的话,那么吴虹飞和她的幸福大街乐队则反其道而行之,将摇滚精神隐藏在独特的发声方法和轻描淡写的器乐和弦中,从而更多的给人在时髦和先锋之间打上一阵擦边球的印象。和大多数九十年代兴起的后摇滚乐队有着相同的趣味和倾向,她们的目的也不在英雄主义的复兴,而是对个体生命体验的认同和反省。吴虹飞身上的忧郁气质以及现场演出时稍有些呆板和矫情的肢体语言,一反摇滚乐在大众想象中的狂欢化背景——不良少年的业余嗜好、反叛和发泄,而呈现出微妙的改观:敏感的、小心翼翼地谈论青春、爱情和疯长的欲望。他们的代表作《蝴蝶》、《一只想变成橘子的苹果》以简单的旋律、神经兮兮的吟唱和精准的乐队伴奏赢得了广泛的赞誉。他们有意识地制造一些似是而非的歌词,慵懒的面孔和甜腻腻的小愤怒,似乎有些乏味,但仿佛又有一种不确定的因素在左右着我们的观感。她这样唱道:“我只有一个赤裸的身体和一个黑暗的夜晚/死亡是重新获得贞洁的唯一可行的途径/让我把自己蜷得小小的放在你的怀中”(《四月》),摆脱束缚的愿望和青春期难以排遣的内心黑暗在他们的音乐中得到了释放的通道,那是异端的怀疑、痛苦和蜕变,他们将在音乐中获得新生,因为只有在摇滚乐中才能让他们的心灵澄净、安宁。他们厌倦了都市生活带给他们的生存压力和无始无终的羁绊,希望在音乐中克服孤独感,找到生命的意义和生活的价值。
    吴虹飞还是一位小有名气的写手,不仅乐队的全部歌词都出自于她一人之手,而且还撰写了大量的散文和小说。尽管音乐之外的作品多少带点风花雪月和小资情调,不过仍不乏真诚坦白的独白和生动幽默的笔触,这也许是她在网上人气急升的原因之一吧。在网友们看来,这位单眼皮女生带来的不仅有愤世嫉俗的一面,也有笑容可掬、可爱聪慧的一面,她总是让人捉摸不透,就像一只会变为橘子的苹果,你是叫它橘子好呢,还是叫它苹果?

河西
2002.6.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