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向自由竖起中指(外一首) (阅读4434次)



我从山顶向下滑落时
一个男人抓住我的手,紧紧不放
“为什么要阻止我的自由?”
我对他怒吼,“真想抽你一记耳光!”

那时我要去的地方叫青楼
那里有绝对的自由
制造快感是活着的主要内容
在那里我结识了许多姐妹
她们都美若天仙,都是享乐的天使
我们互相比拼小腹的细腻敏感
相互演练呻吟的诱惑力

在那里,我们训练得都十分刻苦
谁都不愿弄错半个音节
为了取得冠军的成绩
我们经常使用兴奋剂
以增加神经纤维的弹性

它们是动情素、罂粟粉,以及男人
男人在我们身体里倾泻的精液
可以浮起一艘航母
上面装载着上千架战斗机
但他们留下的金钱
还不够买一只小舢板

赤贫使我们变本加厉
把能够变卖的售卖一空
“愿意出售你们的灵魂吗?”
一个江湖贩子蛊惑我们
“是它吗?”我脱下玻璃丝袜递给他
他闻了闻,摇摇头说:
“不是。灵魂没有腐肉的气息。”

“灵魂不是丝袜那就是黑色内裤了?”
可惜我从不穿内裤。我寻找内裤时
他从窗户逃走了。“真不是东西。”

秋天来时,我们从身体最深处
采摘葡萄果实,以及无花果
那是我们赢得的战利品之一
谁要是赢得了爱滋,谁就中了头奖
只有中头奖者,才可以向死神鞠躬

死神是自由的另一个名字
“太酷了!”我们不舍得用它
就如同我们把最珍贵的金币
藏在文胸里一样。那才是最宝贵的

在我跳上死亡列车之前
那个抓住我的手的人,质问我说:
“这就是自由的代价?”
他的胸口插着一把刀,仍在流血
但我熟视无睹。虽然我的心中也隐隐作疼

“太对了。”我回答说,“我为之自豪。”
我的意思是说,我不会后悔的
后悔是人性致命的弱点。你一后悔
你一生所有的快乐全失去了意义
快乐甚至立即会脸色发青,变成恶魔
在最后一刻,扼住你的咽喉

“我决不后悔。”我大声宣告
说着,我向自由竖起中指
“见他妈的鬼去吧。”
过分的自由不过是魔鬼的兴奋剂
只在引诱灵魂时,它才会使用
而人并不是那种能够一直亢奋的动物
肉体从来最容易疲软,灵魂更不堪一击

所以说,如果能够不从山顶滑落
还是不要滑落的好。如果还有机会
就向那个阻止你滑落的家伙
问一声好。纵然他拉着你的手紧紧不放
你当作是对你的要挟,占有
但他内心或许有一种崇高的爱

可惜,这个年头,不再有人敬重爱情了
人们崇拜的是自由的滑落
是向下的飞翔,是一次次的自我强暴
是对浮起航母的极限欲望的终极追求

我从绝对自由的世界走了一遭
她们给我贴的标签叫做堕落
然后就把我赶了出来。关上城门前
她们还没有忘记告诫我:
“如果下次再来,别忘记带上门票。”

要人道,不要自由!

09/12/02
天亮

下雪的时候想把你抱在怀里
对我来说是最大的奢望
今天阳光很亮
我要走进阳光的内部
大胆地酣睡一场
如果能够遇到你的酣睡
那我们就可以大梦一场
梦醒后你还站在你的山巅
而我仍旧孤身一人
站在我站的地方

如果能够看到你的笑容
或许就是我今生的梦想

10/12/0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