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风之乳  (阅读4935次)



  风之乳
    ——为姜涛而作


起床后,三个人先后走到
宿舍楼之间的风口。
个子高的心病初愈,脸上
还留有一两只水母大小的
愁,左右漂浮。短头发的
刚刚在梦中丢下斧头,
被他剁碎的辅音
在乌鸦肚子里继续聒噪。
黑脸胖子几乎是
滚过来的,口臭的陀螺
在半空中转啊,转。

不一会儿,风就来了。
单腿蹦着,脚尖在树梢
踩下重重的一颤。只有
他们三个知道风受了伤:
可以趁机啜饮
            风之乳。

他们吹了声口哨截住了
风。短头发的一个喷嚏
抖落风身上的沙尘,个子高的
立刻出手,狠狠地揪住
风最柔软的部分,狠狠地
挤。胖子从耳朵里掏出
一个塑料袋,接得
出奇地满,像烦躁的气球。

他们喝光了风乳里面的
大海、锕、元音和闪光的
电子邮件。直到散伙
他们谁也没问对方
是谁,是怎样得知
风在昨晚的伤势。

2001.4.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