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长诗:约会  (阅读2446次)





长诗:约会  



刘自立



这是一次最初的约会。
那时候罪恶和非罪恶的会见很有趣
没有人在那次约会之前
看见真的恶
真的善
而罪恶的承受者,现在,正在走出这个怪圈
让制造他和她的人,自己在天地间忙着游戏
他们也许会互相战胜,或者战败
他们说,要让他们的意志开遍人类之山
无论这山的高度是一种天像
还是一种深渊
尽管山的路段是上升和下降奇妙的结合
就如同叫着男人名字的他
和叫着女人名字的她
作爱。
他的名字是他
而不是她——
这就是一切的起源。
在这次约会中,“我”的出现
是和他的出现一样,神秘兮兮的
因为本来是一而二
二而一的美事
这个数学的游戏,是一场永远误解和无解之迷
在我看到远古的她的头发,在大水包围的城市之极高层的水下废墟上飘荡
飘荡
飘荡成为过去的记忆
我们之间的距离
流淌在一段早已消逝的路面石子微胀的小肚子上
那里的城市之光闪烁
是如此的亟待那一朵玫瑰花
早已被抹去的花魂
重新密植在她的身上
那图案,惊醒了我死后的梦境
让不能动弹的人物
都趁早起看看太阳
因为,因为——
那里的大水之中
人们只能看见倒影。
那倒影,包括两座比男根还要高出许多的木偶大厦。
从他的约会地点走到大厦傾覆的时间,是两个千年。
而她的复活
也许是在四个千年?!
那时候,我们都已经无所谓世纪的刻度了。
我们其实已经是一个灰色的四重奏团
临水击水,拨弄我们的情弦
同样的主题,带着我们的记忆和幻想,一次到期。
而同样是一场大水
做席。
我看见他的脚步
居然会趟着锡鼓的古典而来
背叛的主调,天敌的旁奏,以及第几次的变奏中
伪善的恶
和伪善的善再度到来
像要将我和她的约会悄悄地废除
由他们自己组成的悲剧被拒之于门外
那是因为剧中人无数的脸谱
只配由我自己
配戴。
我的面具,是一片早就枯萎的云
我只好站在云下
是的,站在梦中的权利,是由梦的权利押带而来
是的,我日日庄严走进那所大门,而又悻悻离开
没有人说
是两个人中的谁
在爽约。
是男人。
还是女人。
他们的爽约,是因为发现和惊异
还是因为爆炸和死亡?!
于是,人们提到了撒旦
而我在蜜月期钟情的第一本小说,主题也是魔鬼
今天,我们来解开约会和悲剧之迷
我,是否是他,这争论,正在爬山
而她的死岛周围
死岛之乐,围绕着乐之死岛
旋律,是不能像傾覆的巨人那样,从深渊中高高举起他的双手的
旋律,居然像普鲁斯特的记忆,将水的命运播乱成为金色的花会
是我的情人,在这个死亡的约会上背信弃义
还是你的情人,在诗的迷宫里再现忠贞无二
数字是和数字之神
升起在我们的头上
是“三位一体”的日月山。
一颗荡漾在大厦废墟周边的星座
大而沉重
钩起她的一屡黑发。
黑发中的今天和古代本是一个世界
时间在黑发中生成
她,离开过水吗?
在宽广水面的梦境里
黑发的颜色也是深渊
死,和生命组合
就像善恶的组合
这是一组被他们的后任背弃的逻辑
今天,在那座山的背后被尽数拆散。
自由的到来
和自由的囚尽一样悲哀
悄悄地我走过这里
走过我和我的对面
在两个个生命的周边,焕发出无数组二而一,一而二的生命之约会
我们穿过约会的上升,很快就会跌落
零,构成一个天顶
黑洞的琴音
燃起回声
染着光
黑暗
正在从她的光源里汲取力量
虽然,我看不见光的黑暗
所以,也看不到

是的,魔鬼让我等待。
在不能爽约的北京的一个傍晚的角落里
不象天地间那永恒的石头圆柱面对孤独
撑起历史和历史的虚无
我的约会,只好围绕这段历史起舞
在历史的历史中
在时间的时间中
定位约会的地点和时间
而不是要敲定时间本身
这一点,已经培育了悲剧的一掌绿种 。
我对于时间的选择
早已败北
她,已经溜之大吉
躺在早已冷却的温床上
思想和大脑
大脑和思想
分裂
组合
分离
组合
直到永远
为的是——
避免他们那种带有善恶的相逢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