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四个十四行 (阅读4082次)



1. 通道十四行

我熟悉通道,山间的,水底的,陆地的
我熟悉修理通道的通道工,握扳手的手掌有力
我熟悉光线垂下来,谁看不见光打弯的形状
我熟悉每一个通道,在看不见的地方画圆

我熟悉“我”,你的,树叶的,电动玩具的
我也熟悉我惧怕“我”在词语中的反复,影子我迂回地走
熟悉一个代词,就像熟悉那不可挽回的命运,圆
熟悉秋日,熟悉故人欢笑的脸上刻满冬虫的忧伤

在汉代,在唐朝,在更近的年代,通道不被熟悉
所以通道工也不存在,所以我们的祖先朗诵的声音
要更加响亮,祖先的忧伤更加深沉,而我的祖先
彭咸,为了真理投水自尽,这个遗则挑中了谁,屈原,谁就响亮

熟悉通道的人是不是喜欢落水而亡
在宋朝,那些棉软的通道,一个个,在井边污浊地唱


2.弧线十四行

弧线伸直来了,弧线的密度隐藏
但是弧线晾在什么地方,从什么时候伸起
在跑动中,在你黑暗时踢碎的灯泡里
弧线亮了,拉直了,刺眼的芥草兄弟

身体内的弧线毫不隐藏
温暖的水里弧线冰冷,古老的水
身体外的弧线参与了伟大的探求,在水晶中
海水摇篮许诺了多少圈弧线,在水波里荡

街道弧线迎接了风,风口繁衍弧线
修理工登门穿墙,丝毫没有慌张
扁平的修理工已经拉直,在悬棺的秘密里
枕着弧线,弧线搅住了铁器,流水遭暗算

那些原封不动的弧线呢,那些蝴蝶
飞舞的时候没有动,弧线撞向地面,弹起

3.死者十四行

稻草还没有闻到花香的时候
佛的面目因你清晰,你可曾说你是布道者
陌生的基督也从你的眼里掠过,湖南之子
你的父辈来自这个野蛮而芳香的地方

高大的肉躯可曾是你的
笑声与啤酒滑入喉管的声音
经典旁观者上楼的步姿
还会给另外一个我惊叹

你吹嘘东林寺,你追逐卖卤菜的
囚犯妻子,无期徒刑的丈夫可是你
恋爱妻女与进出身体的道理,你说无情
凶狠的光芒从前辈的死者射向死亡的链条

锈迹斑斑的链条,披挂着何处来的青草
青草不曾将你捆系,青草焚香,大地继续成长

4.诗歌十四行

诗歌是单纯的梦境
是孤星相撞的痕迹
站在诗歌之外,一切和谐生长
万物从来歌唱阳光

道德是磨砺的刀石
一根根细发,染成银针的样子
刺毁的是什么,庭院内有食草者
显示了道德的秘诀

歌咏,歌咏
城市将诞生新颖的生存节目
大腿重新从垃圾中长出
作为肥料的诗歌,腐烂而芳香

野蛮的祖宗,食肉族祖宗
诗歌是打败过的饥饿野狼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