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悼亡经 (阅读2102次)




像一阵忽然的风
吹走床单
或许  明天荒草
就长满了
就这么快

秋蚂蚱那么多
谁分得清
哪一只为
谁的祖
谁的父呢

你要忍住
始终不吭

干妹妹一大一小
皆为人妇  
今日悲
明个会全身挂笑
抽身而出
又有什么不好
生活是让活着的
人要活着

你要忍住
始终不吭

干妈软在
去胡旺的路上
肯定会的
因为她两手抓空
飘走的那人
比纸还轻
比风无形
他的枕头还在
你要恨恨的
咬住

你要忍住
始终不吭

次日就荷锄下田
穿着白布鞋
相互搀着    
将田里最后的籽粒
都要收进谷仓
早露和泪
会说
把袖角还有
那裤脚
挤干
这比你守了寡
还要意外

你要忍住
始终不吭

2002.10.20.晚上

(此诗献给遭意外车祸死去的义父朱宝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