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大音  (阅读2246次)





有一只箫在那时被囚禁了
记不起那时的年代
我从很远的地方走到那时
箫在一间屋子里蹲着
屋子在公开发霉
而箫,欲哭无泪

箫的哭以惊心动魄的喑哑
摇动窗外的树
我是从树的落叶堆里
分捡出生命的音阶
然后给了身后霞一样的云朵
云朵见箫在那时

那时还没有香积厨
锅瓢碗盏和箫没有任何关系
惟一算得上的某种暗示
恐怕就是侍者身上
蓝得发黑的褂子
箫站直了可以挂在墙上

时间很短,在抽完第三支烟以后
箫以及箫的哭又离我而去
我吹手指弯曲成的孔
我吹笔筒上的孔
我吹剑柄上的孔
都只是桥下潺潺流水

过了很久很久以后
箫已经不在那时
从很远辗转到了我的手里
我小心地拭去霉点
把它置放在太阳下照耀
阳光因此而嘹亮

2000.10.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