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又一种牌坊  (阅读2213次)





现在想看老式牌坊
不那么容易了
那种惊心动魄不再
那种哀怨
早已被五颜六色包围
残留青石斑驳
一如小女子惨淡容颜
消失在很久以前

那么,牌坊还是要立的
而且没有性别局限
只是切忌摹仿
换一种说法叫包装
很流行
戴幅平光眼镜就有了文化
推一个寸头就酷
嘴上挂几句高科技名词
就现代了。哇噻--

噫!刚刚投了封匿名信
就站在台上辟谣
表情自然,无破绽
又顺手摘走几支玫瑰
花在兜里呻吟
却到处嚷嚷捉拿凶手
还有,趁人不备使个蹚腿
乘人之危再往井里
掀几块石头!如此,

而已。应该换一种视角
看牌坊,便是随处可见了
各色人等无一等闲
牌坊的意义模糊
可立可推
可随意打造
这比婊子好得了多少?
牌坊之上,天黑了下来
唰!飞过一群乌鸦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