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丰 都 (阅读2270次)




我在我的籍贯上填写这两个字已经习惯了
其实我不在那里生长,但是我死后
要回到那里,那里是天堂,那里
是很多人最后归宿的地方
只是他们是去,而我是回我的老家
老家的路指向我的每根肋骨

我的儿子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儿子的祖籍填写丰都,也一模一样
上中学的时候儿子在丰都的船上喝过一次酒
结果是写下人生的第一份检查
这份检查供认了他在丰都的身份
回家坦白,居然不脸红心跳

我爷爷的胡子长满坟头
我是从青草的摇曳中想象老人的样子
我相信有一天我回到老家
在快乐的人群中能准确地指认,就像他
在坟前的石碑上对我的指认
我爷爷的墓碑上有我爸、我和我儿子的名字

我对于这样一种方式的沿袭感到亲切
因为父亲与丰都有关,尽管
父亲很早就带着我漂亮的母亲离开了
所以我必然与丰都有关
所以儿子也必然与丰都有关
儿子还有儿子,他们都与丰都有关

丰都是老百姓的丰都,只有老百姓
从四面八方最后来到这里
回家和外来的都取消了阶级和座次
不再为夜半的敲门担惊受怕
每天,都听得见蛙鸣和鸟唱
每天都有,上辈子的冤家在冥冥中拜堂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