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谁以一滴血溶合春天的朝露 (阅读3636次)



谁以一滴血溶合春天的朝露

从梦幻般的色彩中溢出
炫丽的露珠 婉妙的莺语
这场较量已久的战争
有蔚蓝背景和鲜红欲滴的长发
而谁以最快的速度
击穿我

这一刻不能拒绝倾诉 和
悬在山顶的阳光
它们拥有共同的词汇
它们的一声珍重
足以震裂深埋半冬的酒坛

而垂在面前的线条遥不可测
风已去远  关怀与爱情
像岸边榕树上的巢穴
用凌空飞翔的疼
传递  难以逾越的高度

唯有跋涉在述说闪亮的故事
沉默是不可或缺的味精
斜倚礁石  路从老屋转到村口
迷惘的感觉在最清醒的子夜
然后把颜料挤于海面

让这浮荡的跳跃的灵魂
向所有的风帆发出呼召
等近水远山纠集低垂的头颅
而谁以一滴血溶合春天的朝露
在令人毫无防备的时刻击穿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