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让微暗的火在飞翔的灵魂中燃烧——感觉李洱新作《花腔》 (阅读3417次)



让微暗的火在飞翔的灵魂中燃烧〖KH*2D〗
〖HT2”〗——感觉李洱新作《花腔》〖KH*2D〗
〖HT3K〗李少咏
〖JZ)〗〖HS)〗
〖HT5SS〗〓〓终于可以停下来喘口气了,像那个名叫西绪弗斯的奥林匹司大神又一次把 石头推到 了升腾与坠落的临界点上;又像那个瘦弱得只剩下两肩阳光的德国青年加缪再一次站在了在 苦难与阳光之间搭建起来的虽然虚幻但却美丽绝伦的虹桥上。
这一刻,没有人能够体会我内心的欢愉与伤痛。除了我自己。
阅读《花腔》,阅读一个古老而又现实,现实而又古老的故事,是一次在我们今天的生活中 已经很 难见到的精神的洗礼和灵魂的冒险。就如一个人走在一片黑暗而又静默的荒野中,没有朋友 ,没有旅伴,甚至没有风,没有声音,一丝风一丝声音都没有。所有的生命都已经休眠,所 有的思想都被敷上了一块湿淋淋的毛巾或抹布,他们全部睁大各自的眼睛,默默感觉着时间 的缓慢沉重或者轻快飘逸的脚步。
我想到了著名美籍俄裔小说家纳博科夫一部小说的名字:《微暗的火》。是的,微暗的火, 也许没有蓬蓬勃勃张张 扬扬的燃烧,却时时溅出一两点火星,柔柔的,暖暖的,亮亮的,让无论有多么大的忧伤与 绝望的人也会感到生活中还有那么一些美好,并因而重新树立起希望和信心。
在整个20余万字篇幅中,《花腔》给我们展示出了一幅幅色调清冷,内容沉郁的画面,并且 把一个像“行走的影子”一般的人物——葛仁悄悄地推到了我们面前。
葛仁是一个传统党史教科书上所说的革命者,又是一个一生致力于寻找个人价值与意义的典 型的人文知识分子。小说采用一种类似于巴赫金所谓“复调小说”的叙事结构,让三个身份 各异的叙述人和一个资料搜集与整理者分别以各自的形式,从不同的角度叙说和探寻主人公 葛仁的生 死之谜。这四个小说的叙事声部相互纠结、相互悖反又相互补充,相互印证,构成了几组不 同层 面上的对话关系。在这种内在对话关系的制约下,不同时代的语汇、经验、记忆与遗忘像是 养在同 一座池塘里的不同品类的鱼虾鳝蟹,既互相区别又相安无事,形成了一种共时态的多元并置 关系 。正是通过这种独特的叙事话语形态,从一个侧面强化或者说深刻反衬出了某种时代的生 活悖谬 ,以及某种极权意识形态话语对人的强制性塑造和对于个人价值的无情的践踏,从而形成了 一个磁性吸附力极强的富于批判色彩的巨大隐喻场。
小说的意义指向是寻找葛仁,也就是寻找本质意义上的“个人”。这种寻找是极其艰苦的。 生活中随处都是荒谬与悖论,葛仁是一个革命者,又是一个想成为价值论意义上的本质的“ 个人”的人文知识分子 。而在某种特定的生活境遇中,这是一对深刻的矛盾。明白点说,历史有时候是排斥“个人 ”的,就如小说中人们唱的歌的名子那样,“无论如何要胜利”、“想方设法要胜利”。为 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这时候,个人也就无可奈何地成为实现目的的工具和筹码。一 旦这种工具和筹码的利用价值消失,随时可以被毁灭。小说中写到的各种各样的死亡事件, 尤其是对胡安之死的不同叙说,就是对“个人”在时代的荆棘丛中苦难跋涉的精神本质的写 照。
正如加缪所说:“为了改变自然的冷漠,我置身于苦难与阳光之间。苦难阻止我把阳光下和 历史中的一切都想象成美好的,而阳光使我懂得历史并非一切。改变生活,是的,但并不改 变我视为神明的世界。”作为一个从小享受过大自然的阳光和饱尝过贫困与忧伤磨折的黄河 的 儿子,更作为一个在极度艰苦的困难境遇中顽强坚韧地成长起来的现代人文知识分子, 小说家李洱对20世纪中国的认识极其通透。这种融汇了复杂的个人生命体验的认识,使他在 众声喧哗的现实世界中甘心居于偏僻一隅,走向自我内心的精神圣殿,不停地探寻与摸索, 终于建立起来了自己的人本主义哲学立场,那就 是理解人,尊重人,尤其是要理解个人,尊重个人,尊重个人的价值与尊严。换句话说,无 论 处于什么样的现实境遇中,处在怎样冷漠而荒谬的世界中,都不放弃理想与希望,都要像小 说中的葛仁那样,努力使“我成为我的开端”。哪怕像镜子一样“碎成了一片片”,也要“ 让一个我变成无数个我”,为人间留下最后的光芒。也许人消除不了世界的荒 谬,但人不能丧失自我本真的个性,而是要永远致力于让微暗的火燃烧,永远致力于让灵魂 飞翔。
大荒山青埂镇是《花腔》中一个最潜隐也最深刻的象征与隐喻,也是李洱抗拒世界的悖谬的 一个基本立足点。从那里出发,又在那里归于寂灭,这是小说主人公葛仁的个体生命价值追 寻的轨迹 ,又何尝不是李洱面对中国人文知识分子悖谬的生存处境时一种椎心的质疑与诘问!正是 在这种带有某种意义上的反叛色彩的质疑与诘问中,李洱建立起了他的以个人价值为轴心的 价值论文化诗学。
石在,火种是不会灭的。哪怕它只是微暗的火,只要还能够燃烧,还能够在飞翔的灵魂中燃 烧,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就永远不会消亡,我们的世界当然也就会越来越美好。
〖JY,2〗2002.元.25凌晨于河大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