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倾听大地的声音——蒋建伟散文文化内涵解析 (阅读4613次)



倾听大地的声音
〖HT2”H〗——蒋建伟散文文化内涵解析
〖HT4K〗李少咏(河南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开封〓475001)[JZ)][HS)]
[HT5H]〓〓摘〓要:〖HTF〗本文从细读文本入手,剖析和阐释了文学豫军年轻闯将蒋建 伟散文创作的文化内涵,从文化传承、精神心理等不同侧面,说明了蒋建伟散文根植于故乡 大地,倾听大地母亲的声音,描绘大地母亲的形象,代大地母亲立言的特征。同时,从蒋建 伟的创作与古今中外优秀作品如托尔斯泰、布宁、普里什文、亨利·大卫·梭罗、沈从文、 汪曾祺等的创作的对比中, 找到了蒋建伟散文创作的精神血脉的源头,从而也为当代散文创作者尤其是年轻散文作者提 供了一点如何走向成功的启示。
〖HTH〗关键词:〖HTF〗故乡〓大地〓精神血脉〓文化传承
〖HTH〗中国分类号〓〓〓〓〓〓〓〓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
〖HTSS〗喧闹的白天带着一丝忧伤冲出燠热的樊篱渐行渐远,夜晚的清韵在荇水荷风中且 吟 且唱如期来临。放下帘儿,也放下一天的疲惫与烦忧,泡上一杯清茗,于悠悠然中捧读蒋建 伟君的散文,进入一场不期而遇的灵魂的壮游,忍不住抚几长叹;今夕何夕,如此绝美的声 音,我以前为什么没有听见!
这是遗憾,混合着嫉妒和羡慕,我被一个同样写字的人击中了。这种感觉是痛苦的,同时又 隐含着一份优雅与欣慰。为什么,我不清楚,只有一点是明确的,我看到了这个名叫蒋建伟 的小伙子成功的关窍,那就是:伏下身子,倾听大地的声音。
曾经有人问一位犹太教的拉比,为什么从前的人能听到上帝的声音,而现在的人听不到了? 那位拉比回答说:“因为现在再也没有人能把腰弯得那么低了。”
当年读这一段文字,只觉得好,却有点朦胧,说不清究竟好在哪里。今天,它突然以一种锋 利无匹的 剑的姿态,一下子刺中了我掩藏得很深的心脏。这是文字的魔力,也是一种精神的魔力。
读文学豫军年轻闯将蒋建伟的散文,首先读出的就是这样一种姿态,这样一种深深植根于大 地或匍匐 于大地母亲胸前,虔诚地倾听大地母亲的声音的姿态。在当今中国文坛上,这是一种日渐稀 少因而也就越来越值得珍视的姿态。正因如此,蒋建伟所发出的声音,那些歌唱大地母亲和 与母亲相关的一切的声音,才显得有如天籁,让人莫名的感动。
蒋建伟散文的绝大部分篇什都是献给大地母亲,献给故乡豫东大野的纯情歌唱,是对于一个 只 有他才首先发现了的充满神性的日常世界的诗意的证实。正如诗人于坚在评述《藏族当代诗 人诗选》中的诗人们时所说的那样,他是“真正栖居在大地上的诗人而不是名胜古迹中的旅 游者。”他日复一日地面对着自身和父老乡亲们生存的大地,面对着这块大地的天空和风雨 ,它的花朵和桥和路甚至还有野 草和牛屎,当然还有鬼怪和神圣。一句话,他呼吸着故乡大地的空气,感受着故乡大地的一 举一动一颦一笑,然后,把它们精细地描绘出来,成为一幅幅生机灌注、情趣盎然的乡村风 俗画。其纯洁、坦诚、自然、朴素、真挚、热烈以及奇妙地与这些特质揉合在一起的与世无 争的安谧与宁静,让人想起汪曾祺、沈从文,甚至想起远隔千山万水的布宁、普里什文还有 那位清癯瘦弱,以一泓《瓦尔登湖》洗净了全世界无数双被现实的烟尘蒙蔽了的眼睛的美国 青年亨利·大卫·梭罗。对于故乡,对于大地,对于田园,对于这一切之上发生着演示着 的 生命的悲欢与情爱,蒋建伟都如前述他的那些精神先驱或前辈们那样,不遗余力地进行着悲 怆与苦涩相融,欣悦与欢愉相生的颂祷、悲悯、哀婉与唱赞。
蒋建伟描绘乡村风俗画的视角是独特的,充满诗意与灵性,且大多数是跟童年的田野、村庄 和河流有关。比如《进城》。这是一篇通体闪烁着情感与智性之光的文章。
正如伟大的作家诗人们描绘过的每一块石头都是历史,每一处景观都富涵深刻的文化意蕴一 样,蒋 建伟笔下的大地、道路、田野、河流,甚至父亲母亲的日常情爱,也都充满着美丽的灵性之 光,透 射出深刻的文化内涵。《进城》是以一个六岁顽童的视角观望一次日常生活行为,其纯朴的 天真与童趣,首先通过清新透明,犹如带露折花一般的叙述语言展示出来,尤其是几个梦想 的片断在其中的巧妙穿插,更使读者不知不觉地有如进入了一个绮丽多彩的童话世界,可以 放心大胆地啜饮安恬静谧的神酿仙泉。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也更可贵的,是作者 通过对这一次平凡的“进城”经历的描绘,写出了父亲母亲的平凡而又传奇的人生。
在蒋建伟的巧妙安排下,“进城”这件日常生活中的平凡事件成了一个背景,一件展示作者 情感与哲思的有力的文化道 具。在这个若隐若现淡如野菊秋水的背景上,他集中心力与笔力,写出了父亲母亲的一些日 常生活片断和细节,在轻灵的细笔濡染中透示出了他们那种和一生没有离开过一步的大平原 一般沉厚坚实的性格:平和、大爱、苍凉。
的确是平和而又有点苍凉的。相互间的招呼,只是平原人习以为常的叫一声孩子的乳名;对 方要走要停,也只有一个字的回应,然后是相随的或走或停。就连最应该激情洋溢火花四溅 的情爱表白,也只不过是含蓄的一句不着边际的话语和对方回应的一个脸红,一个微笑。而 且,他们的爱情的起点,不过是半篮碎鱼儿。
然而,大象无形,大音稀声,那种相互交付、生死以之的相随相伴,那种无需中介无需求证 的相知相契,又有几人几世方能修得?正因了此种大爱,蒋建伟才深情无限地告诉我们:
〖HTK〗[ZK(]〓〓父亲母亲是我们灵魂圣境的庄稼,一茬一茬,新连着新。
父亲母亲是我们灵魂圣境的大树,绿满天涯,有须有根。
也许,父亲母亲是一对老黄牛夫妇,尿了一路,让我们嗅着一股股
尿骚味儿踏上归途。[ZK)]
〖HTSS〗与《进城》所展示的平凡而又传奇的人生场景有所不同,《麦场上》和《草帽儿》 更多 地展示出生活中劳动的艰辛、收获的快乐和隐秘的少男少女情感世界的甜美诱人。这也可以 说是蒋建伟乡村情感与田园情怀的最恰切也是最美好的注脚。
《麦场上》以饱蘸作者乡村情感与田园情怀的笔墨,展示和渲染了一场典型的“中原农耕文 化庆 典”。与豫东的村庄、河流、道路、桥梁一样,“麦场”也是蒋建伟心灵的“交感”与灵魂 的寄托,甚至是我们这个农耕民族共同的生命背景。在这里,“麦场”作为一个精彩的文学 意象具有双重的意义。一方面,它是物质实在的载体,代表着粮食的丰收;另一方面,它又 是一种精神的象征,它的火一样的热烈、金子般的色彩以及温暖诱人的夏虫的长吟,清新香 甜的麦子的芳馨,无不象一道道精神的圣光,既“把长夜敲得轻快活泼起来”,又给人们的 心灵带来最为深情的抚慰。
无论在中国文学史还是在外国文学史上,热爱大自然都可谓是浪漫主义诗人和作家的天性, 前文我们所引述的沈从文、普里什文、梭罗等人概莫能外。因为,大自然的天空、大地和生 存其上的人物甚至动植物,作为一种艺术表现的对象,更容易满足他们进行自我意志扩张的 要求,更容易成为他们爱的激情与美的渴望的依托与附丽的有效载体。作为一个深深眷恋着 家乡豫东大地的农民的儿子,蒋建伟选择这样的意象寄托这样的情感,完全是顺理成章的事 情。
相形之下,《草帽儿》所表现出来的那份浓得化不开的纯真情感,更典型地反映出了豫东大 地的精神与灵性。在农村生活过的人们,谁没有过儿童时代捉迷藏的冒险经历?谁没有过少 年 时代朦胧的对美丽异性的隐秘渴慕?它们就象一粒粒洒落在庄稼杆上、野草尖儿上,甚至童 稚的歌谣里、含糊的呓语里的美丽的露珠,晶莹圆润,纯洁无瑕,寄托着乡里少男少女们无 限的对幸福美好生活的渴盼与向往。对于蒋建伟来说,那首“麦秸垛砍大刀……”的歌谣, 那个被“我”在心中称作“爱梅”的叶子姑娘,那顶“遮住自己那张因性急涨得红朴朴的脸 蛋”的草帽儿,便是一串被他用心灵串起来的优雅的露珠。它们是易逝的,一不小心就会被 太阳或其它任何东西在一瞬间吸干,消失得无影无踪;它们又是永恒的,因为,经由了作家 心 灵与情感的浸润,化成了一个个美丽的方块字以后,它们已经走进了作者心中,也在读者的 阅读过程中自然地走进了读者心中。
更值得一提的还有蒋建伟散文的语言。作为一个年仅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作家,他的散文语言 的纯熟与优美是出人意料的。在他的作品中,中国传统叙述语言的高度凝炼,特有的节奏与 韵律感以及鲜明的形象性结合得淳朴自然,浑然天成,全无斧凿痕迹,令人惊叹。比如《进 城》中写“我”追赶父母亲,“我远远地喊出了声,并且轻快地追上去,成为滴落在平原地 平线上的三个墨点中,面积最小的那一部分”。写“我家世代贫穷,人老几辈的都是牛尾巴 拴着的命儿”。《麦场上》写五爷造场,“不久,五爷简直就像娘烙饼子一样,一抖胳膊, ‘啪’,把一张油饼状的场面子撂进了黄灿灿的麦地中央”。而“到了晚上,大人小孩都喜 欢抱着被子上场,躺在一堆堆香喷喷的麦秸儿上面听夏虫们长吟,整个心灵便清爽无比。晚 饭后,爹肩上搭两条棉被,两只大手左右扯着我和弟弟,叭哒叭哒地趿着拖鞋把长夜敲得轻 快活泼起来……”
读着这样的句子,想象着乡村世界的奇妙与美好,有谁能够无动于衷?又有谁不象饮了一杯 清新爽口的甘霖仙露一般,齿颊生香,通体舒泰,心旷神怡呢?
日本现代著名作家水上勉先生在一篇名为《土俗之魂》的散文中曾经这样写道:“生活在某 一块土地上 的人们的本质性的东西,将由诞生在那一块土地上的人们保持下去”,因而,大多数艺术性 较强的作品“是以作家本人诞生的土地或长期定居的土地为背景的”。接下来他又总结说, 这就是“土俗精神的威力。”
水上勉先生文中所谓的“土俗”,其实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风俗、民情、生活习性等。究 其实质的 话,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是与在某一块特定的土地上居住的人们的根深蒂固的生活风俗和行 为心理习惯相通的一种精神、情绪或者说文化传承,这正是一个作家的创作赖以成功 的精神源泉之一。
通过以上粗浅的分析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出来,蒋建伟在创作中十分注意把自己的创作之根深 深植于故乡豫东平原的大地上,并且始终努力致力于倾 听大地母亲的声音,描绘大地母亲的形象,代大地母亲立言,这正是暗合了文学创作得以成 功的一条本质规律。这也正是我们为蒋建伟感到高兴与欣慰的。
〖JY,2〗2001.8.12晚初稿
〖JY,2〗2001.10.28晚改定
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