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无法将悲伤赶出我的乳房…1… (阅读106次)




我无法将悲伤赶出我的乳房……
——乳房在诗里的模样
 
赵卫峰
    
 
  乳房后来被附加道德伦理的光影应该也是文学艺术的功劳。这似乎是种很不好把握的——“东西”,但因可实在、可具体,它凸立于道德禁忌、情色诱惑和文化崇拜之间,相较而言它又远比“幸福”、“爱情”、“梦想”之类更实在。在此略微聚焦,似可隐约感观诗歌内部的某些精神纹路。
 
  风荷《银器》
 
得赋予她一个更高贵的名字
“银器”两字迤逦而来
破空的声音,使夜晚有了光芒
这浑圆的湖,这洁白的瓷,这用古今丝帛包裹的名词
不仅仅是名词,她是我身体的部分
静则如处子
动则如跑跳的白狐
侧身望去,则是夺命的利器
是的,她是我身上光芒闪闪的两朵雪莲
蓝幽幽的月光照着她
细水珠滚过她的凝脂
旗袍恰到好处地捧出它
洗手,焚香,请虔诚地,端握于手掌心
我的梦里的书生
我的穿过长亭短亭的风
我的揭不开的谜底
 
  浙江诗人风荷这首创用动机开门见山,应该给它一个“高贵”的命名,而它,一面是坦然的谜,更终是个人“揭不开的谜底”。类似的表述着力于雅致,“高贵、光芒、瓷、丝帛、白狐、雪莲、月光、凝脂”,这组词明显是传统韵味的集中,“正面”的歌颂。显然诗人在此是有节制的,我是说节制而非压抑。而这种包括对个体情色的含蓄或不可多说,又会对诗意开拓、想像力产生限制? 
  谈及高贵,那么这里的“乳房”的意味已有移变。某种庄严感撑起并让“器官”的本来脱身,它成为一种气息。诗歌文体易使它从个人化的形态转向意识形态?在更早些的诗歌表达里,时有这样的寓意:
   “地球,我的母亲!/从今后我知道你的深恩,/我饮一杯水,/我知道那是你的乳,我的生命羹。”(1919年)(郭沫若《地球,我的母亲!》)
   “呈给你黄土下紫色的灵魂,呈给你拥抱过我的直伸着的手,呈给你吻过我的唇,呈给你泥黑的温柔的脸颜,呈给你养育了我的乳房……”(艾青《大堰河——我的保姆》)
  “……祖国啊/我是你十亿分之一/是你九百六十万平方的总和/你以伤痕累累的乳房/喂养了/迷惘的我,深思的我,沸腾的我/那就从我的血肉之躯上/去取得/你的富饶,你的荣光,你的自由……”(舒婷《祖国,我的祖国》) 
  以今视角观之,27岁的郭沫若在1919年将地球称为母亲,这算生态意识否?席勒也有类似诗作:“聚居寰宇的芸芸众生,/你们对同情要知道尊重,/她引导你们升向星空,/那儿坐着不可知的神。/众生都要吮吸自然的乳房,/从那儿吸取欢乐的乳汁;/人不论邪恶,不论善良,/都尾随她的蔷薇足迹。/她赐给我们亲吻和酒宴,/一个刎颈之交的知己;/赐与虫豸的乃是快感,/而天使则是接近上帝”。(德国•席勒《欢乐颂》)。
  乳房意味着什么,其实并不由它自己决定。在著名的法国名画《自由引导人民》里,其中裸胸的女性寓为“自由女神”,其时它被政治化,担负着民主博爱的使命。一个反映种族争端的外国电影里,战士们进村入户寻找适龄的哺育的黑人妇女并强行剜除她们的乳房……诚然,在特定时空,“乳房”是没有性别的,它仿佛高度浓缩又极度扩张膨胀的一种“文化物”,类似的还有“子宫”之类:
 
北岛《菩萨》
 
流动着的衣褶
是你微微的气息
 
你挥舞千臂的手掌上
睁开一只只眼睛
抚摸那带电的沉寂
使万物重叠交错
如梦
 
忍受百年的饥渴
嵌在你额头的珍珠
代表大海无敌的威力
使一颗沙砾透明
如水
 
你没有性别
半裸的乳房隆起
仅仅是做母亲的欲望
哺育尘世的痛苦
使它们成长
  上引诗段,可略见“乳房”在质朴的感慨里意味着滋养、哺育,以及感恩,诗人对它的借用或涉及是真挚的,情感发自内心,这也让它有着明显的时代特征又因此而局限。由此回到风荷的《银器》,它的诉求方向与几位前辈不同,但含蓄与顾虑使之含糊,为了解决这个事实上由外部环境形成的阻碍,她运输了一组常用的似乎中性而安全的词。结果是使该诗如一幅工艺写意画?当然,诗路是诗人自己的选择,严格说它并不是测定诗本身质量的唯一标准。正如对形态、或形状的主观介入,亦可挥发成“有形式”的文本。
 
崔益稳《乳房进城》
 
老母亲
随我入城定居
渐被岁月风干的乳房
遭晾衣架胸罩热浪的追杀
母亲和乳房在高楼间无路可逃
乳房又紧又闷比坐牢还要痛苦不堪
我十三岁第一次偷窥母亲乳房产生联想
将乳房比成苹果并在作文大赛中捧得冠军
这个秘密一直深藏心底母亲至今也毫不知情
吃得好住得好玩得好曾是儿女信誓旦旦的承诺
可事实上母亲如今无法舒坦安顿好一双干瘪的乳尖
大姑妈二姨娘大表姐二嫂子都不觉步母亲后尘
大姑父死了大姑妈只得跟儿子进城照看孙子
二姨娘乡下房子塌了随女儿进城兼做保洁
大表姐浑身是病城里儿女轮流坐庄接纳
二嫂子和拆迁款一起被犟儿一锅端
河脏了地卖了房拆了回不去了
我抬头看雨中惨白的路灯
像长辈们迷途的大眼
像城市的乳房
在哭泣 
 
  但“形式”并非指有意做作。这首《乳房进城》会让部分读者同感接受,或让评论者从“关怀”“悲悯”“底层”之类的角度进入肯定。它欠缺“读感”,并令我突然想起“陈焕生进城”以及赵本山进城,它的腔调似乎是“有理有据”式的,但它最后要宣扬什么?另种恶之花?不进城行不行?为什么行或为什么不行? 
 
 秋水《小乳房》
 
他喜欢那对小乳房
 
小小的馒头
比任何江山都真实都手可盈握
 
它们令他,找到母亲
找到返乡之路,找到可以信任的水
它们是最初也是最终的
火焰与花朵
是没有猜忌的倾听,没有献媚的柔顺
大自然的恩宠在相伴的燃放中
被赋予温暖的光泽
它们对所有来临
保持优雅的沉默,寻求弹性的平衡
 
和整个世界的喧嚣不同,它们
无声而骄傲地活 
  深圳女诗人秋水这首诗的开头仿佛属于“日常性写作”套路,但接着又不然,这种借题发挥,难度稍大,理性的心思确实需要“弹性的平衡”。诗人似乎强调了“小”,是为了“手可盈握”,为了“和整个世界的喧嚣不同”?众所周知,在突飞猛进的整容美容界,乳房的整理塑造是社会转型期后的时尚性主要内容!故而另位80后广东男诗人须弥曾有诗性随笔对此侧击:
  “小乳的梦想:毫无疑问,‘小’已成为女人胸一生抹不掉的耻辱。因为小,它产生了自卑感;因为小,它时常被感知遗忘。但也正因为小,使得它被一种扭曲的意识牢牢紧记。在整个社会中,人们所信奉和吹捧的大波美学,以及经由媒介所放大的大波女人的魅力,虽然让小乳越发自卑,但它们也带来了希望——无所不在的丰胸广告,引发小乳们的蠢蠢欲动之心。‘我们做的胸脯比上帝都要好。’丑小鸭时刻在等待着变成白天鹅。”
  在此,秋水之思是复杂而起伏的,但似乎又是“被动”的,不妨对比一下“鬓如蝉,寒玉簪秋水,轻纱卷碧烟。雪胸鸾镜里,琪树凤楼前。”(温庭筠),可见后来以至现在,关于酥胸或乳房,诗人的笔下不断分泌堆积了主动或被动的道德观念评判。当然秋水此诗并不那么简单,它从玩物,到“找到母亲”,到“找到返乡之路”——是的,“乳房”确实有着精神路牌指示功能。这种感觉我亦在90后诗人魔约这儿惊喜地看到过:
 
  魔约《黑白》
 
乳晕的跑道上我遇见她的白
我向着那白冲刺
还在途中
旅馆的房间就已经开好了
里面黑洞洞的
她一个人躺在那
也是那天晚上
我在她的乳房上拐了一个很大的弯儿
找到了一条回信阳的捷径
 
  信阳是河南的一个地方也是诗人家乡,这种“回归”立意甚巧,表达很是到位。这里似乎也能见90后一代关于人与世界的表达的另类角度和方法。在作为女性哺育的重要器官之外,乳房作为“第二性征”,作为人类审美证物、礼物或道具,人眼与人心对它的命名、认识与理解,以及它明里暗里的遭遇永远没有统一的句号。以诗歌的方式多维地对之进行全面表达,是很难做到的事情?而这恰好又让相关的诗写呈现多样多彩之貌:
 
 海子《乳房》
在城外荒山野岭之上
四季之风常吹的地方
柔和甘美的蜜形成
 
 巫昂《乳房》
在镜子前,经前
它们微妙地膨胀
从一对柔软的器官变成两个思想家
两人在对话,越靠越近
互称总统…
他们甚至谈到伊拉克和巴以冲突
以寻求相应的解决方案
 
  这两首同题诗作,能否看到两位诗人的观念倾向、抒情风格?巫昂这里提到“经前”,触及到“变化”,它会带来“情绪”的波动,比这更剧烈的,除了人力整容改造,或许还是外部的外形的拆迁? 
  具体在语言与表现技艺上,外国诗人一般显得轻松开放,从此似乎也可判断一位中国诗人的与众不同?这当然。至少,从选字造词上也还是有区别的。当年,莫言抛出的小说名《丰乳肥臀》,能起名为《大奶胖屁股》或《波霸大屁股》吗。然大与小,确实又透露出传统文化心理的,外形上,古代中国文人多从声、色、味、触加以想像,至多是硕奶便是了。而当代男女诗人的视角倒是略有差别,这当然不单是明里暗里的“器官崇拜”或反崇拜使然。
  当代女诗人似乎又是不在意于丰满、丰腴、丰硕这类的陈词的,这似表明她们的重心并不在于情色而是以此为“道具”,延向文化、哲思等更幽远的世界。在用(非阿拉伯数字)ABCDEFG来区分形象的同时,诗里的乳房以“小”为美的情况也和谐而常见—— 
 
 姚风《柠檬》
 
走进院子,就像这个季节
走进了柠檬树
金色的果实,紧紧抓住阳光
如你小小的乳房
不会飞翔
是的,它们很小
但毕竟是你的乳房
 
 冯娜《园林》
 
去年  我在园林里迷路
苏州有小家子气的美  精巧得让人掉眼泪
 
她们多美呵  细小的乳房
尚懂得羞涩  绿叶和假山虚实着遮掩
肥头大耳的人来  走马观花
用票子扇疼阁楼的沉香
 
我坐在兰花凳上  想念那些旧时代的女人
罗裙绣袜  纤手弄云
低声跟从自己的命运
陷在这园林里  美丽得让人掉眼泪 
 
 潘梅《给陌生人的信之四》
 
天气冷
整个下午我都在纠结
洗与不洗的问题
洗掉大眼睛、弯眉毛
红嘴唇和小乳房
我感觉身体空荡荡
不洗
羞涩的手指又熟练地
拨开多余的部分
喔,对不起!
我确定我有小邪恶
在和漂亮小姨聊爱的时候
我们都一致认为
该把心仪的男人吃掉 
 
安琪《大乳房小乳房都是哺育全人类的好乳房》
 
你看过大乳房
你看过小乳房
乳房与乳房之间是镜子,和风,和气流。
你摸过大乳房
你摸过小乳房
乳房与乳房之间是爱意,和恨,和虚无。
你厌倦大乳房
你厌倦小乳房
我说亲爱的,无论大乳房还是小乳房
都是哺育全人类的好乳房。
 
刘川《一亿只大号乳罩之灾》 
 
一场大风
从俄罗斯刮来
一亿只乳罩
每一只都超过
我国之特大号
马上就要落入我境内
因此有关部门立即请示上级领导
用一亿台吹风机
将之吹向欧洲
中国的六亿双乳房
仅在风中颤了颤
它们上面
又小又瘪的乳罩
长长吐了一口气
有惊无险啊
并无比自豪地说
乳房,还是小的好 
 
  大与小,实质是什么呢?意义与结果又是什么呢?此题又无解。安琪与刘川则从各自角度进行了姿态从容的消解。与海子对女性特征热衷描述不同,不绝对地说,生于50年代左右的代表性的中国诗人们很少甚至几乎不涉?在北岛诗中,也只少量出现:“走向我,挺起小小而结实的乳房”,“半裸的乳房隆起/仅仅是做母亲的欲望”、“女侍沉甸甸的乳房”,韩东朱文于坚西川们似乎也少见类似题材。多多的诗里,也只是顺手牵羊,“他们看守绿色的山脊/召唤初次见到阳光的女人/那冰冷削瘦的乳房/向着解放,羞涩地耸起……”(多多《图画展览会》)。(其实进一步说,近几届鲁奖诗人几乎忽略了类似题材或主题;他们兴趣的是什么…)
  “我替你签了字。一场杀戮开始前的优雅程序。//你恣肆得一直令我骄傲,可里面充塞着/到底几处是阴谋,几处是爱情/你为阴谋殉葬仍然可怜人类:从现在起/生还是死,对于你已不再成为问题/……这个女人的夜晚,我送行女人的美丽”。
  “都说你是美在夜晚的修辞,你白天的修辞是乳罩/你是史诗是大咏叹,与这小家子气的浮夸关系紧张/你有你的硬道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也善于退居一隅安贫乐道,谢绝调情小令叩访/不经意间,你撞瘸了多少慌乱的目光//你只为悦己容,对白璧无瑕的事物保持自恋和景仰”
  “对于许多人包括男人  你是图腾是宗教/是世世代代的审美叙事 也是功用是家常/是一生的外向型事业 和不绝如缕的下流之歌/是被榨取被亵渎也奈何不了的 慷慨//一个词因而借你还魂 今夜之后哪个词还能/挺身而出 在你交出的位置号称——母亲?/在小路趔趄扑往家园的方向 虚位以待?//你在刀刃上谢幕 又将在我的诗中被重新打开……”(刘虹《致乳房》)
  深圳诗人刘虹这首百行之诗写于2003年3月8日手术前夜;其情其文豁然练达,蕴含较多文化信息量。它不仅充分展示出诗人的全面而强韧谋篇能力和驾驭能力,在轻重相谐的金属质感传送中,点与面共振,个体与整体相映,并延伸出另种信息:乳房也是一个悲剧。网络时代的说法是“杯具”?是的,悲具,抑或脆弱之器。弱势的它需要养护,它并非一成不变,“疾病”或不可抵抗力会使之形变以至质变。所谓理想难道不也是这样?而“变化”通常意味着“时间”的萌动、膨胀和流逝——这难以说明的过程给敏感之心带来的感觉自然是因人而异。 
 
图雅《乳腺科》
 
候诊室把中午一寸寸吞噬
阳光舔着我的背
我恹恹欲睡
尼姑们出入诊室
 
化疗过的女人
气色之好难以置信
我走了进去
坐上她们刚坐过的凳子
 
男医生用摸过她们的手摸我
像上帝查看我的清白 
 
 伊沙《春天的乳房劫》  
 
  在被推进手术室之前
  你躺在运送你的床上
  对自己最好的女友说
  “如果我醒来的时候
  这两个宝贝没了
  那就是得了癌”
  你一边说一边用两手
  在自己的胸前比划着
 
  对于我——你的丈夫
  你却什么都没说
  你明知道这个字
  是必须由我来签的
  你是相信我所做出的
  任何一种决定吗
  包括签字同意
  割除你美丽的乳房
 
  我忽然感到
  这个春天过不去了
  我怕万一的事发生
  怕老天爷突然翻脸
  我在心里头已经无数次
  给它跪下了跪下了
  请它拿走我的一切
  留下我老婆的乳房
 
  我站在手术室外
  等待裁决
  度秒如年
  一个不识字的农民
  一把拉住了我
  让我代他签字
  被我严词拒绝
 
  这位农民老哥
  忽然想起
  他其实会写自个的名字
  问题便得以解决
  于是他的老婆
  就成了一个
  没有乳房的女人
 
  亲爱的,其实
  在你去做术前定位的
  昨天下午
  当换药室的门无故洞开
  我一眼瞧见了两个
  被切除掉双乳的女人
  医生正在给她们换药
  我觉得她们仍然很美
  那是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伊沙这诗写于2006年,如果他的诗作都是这样的风味,估计会获得更多赞成。但要真如此他就不是伊沙。诗中,伊沙式调侃和反讽之趣仍然是关键节点,如“两个宝贝”之说、给老天爷下跪、“农民老哥”的出现,以及“被切除掉双乳的女人”仍然很美——用旁观者的角度,大事化小,一切仍是没什么大不了。再看,这诗你能隐约看到诸如抹泪感伤悲啼吗?
 
记得《乳腺癌》
 
她死在病床上的时候
左半边乳房已被切去,胸口缠着纱布
按照美学的角度,身体失去对称
往右边坠下,随之坠下一座山峰
重量轻了许多
孩子趴在平原吸允草汁
她火化时,长成了植物的样子
 
  江苏17岁的女诗人记得的《乳腺癌》,也是貌似平各冷静的,这固然可以理解为“事不关己”,其实也反映出当下诗歌表达的情感控制,先如实地、形象地保证“叙述”,先给阅读方带来客观的图画或镜头,余下的事情,由读者方自行解决?玉上烟(颜梅玖)“乳房之诗”曾在诗歌网络上引起关注——
 
 颜梅玖《乳房之诗》
 
  窗外,树叶在轻轻飘落。现在。我想抽支烟,
  或者,听点音乐。我孤独是因为今天我们四姐妹
  谈到了乳房。
 
  张玲,乳腺癌。宽大的衣服并没有出卖她。但她的一只乳房空了,另一只,孤单地睡在腋窝下。
  高慧芳身材高挑,秀峰是重量级的。飞蛾扑火躺在了另一个男人的手臂里。一年后乳房被那人老婆用刀捅伤。
  黄金的酒杯已在生命中破碎。
  刘秀丽,两只胳膊垂下来能遮住肚脐,人称飞机场。男人去外地打工,至今爱归不归。
  张玲小声说她儿子小时候捧着乳房吃奶的时候真可爱,就像在吹喇叭。
  高慧芳幽幽地说她乳房上的伤疤自己都不敢看,哪个鸟男人还会喜欢呢?
  刘秀丽说我都生锈了,连剃头的老三都说我不像女人。他妈的,这世界没有女人只有乳房了。
  说着说着,她们开始羡慕我,说我能写会说,长得又好,追我的男人一定一火车。
  说着说着,她们开始轮番抓捏我的乳房,狠狠地,恨恨地:
  “骚货,你说是不是,你说是不是?”
  仿佛我的乳房是淫荡的。
  仿佛我抛弃了她们。
  仿佛我抢走了她们的男人。
  仿佛我毁了她们的生活。
  仿佛这样,就可以治疗她们的伤痛。
  后来,她们走了。没人再和我说一句话。
  我回到自己房间躺下。
  我抓住自己的乳房,哭了起来。
 
  窗外,树叶在轻轻飘落。现在。我想抽支烟,
  或者,听点音乐。我悲伤是因为我在等待一个永远不会到来的人。
  尽管,我有美好的乳房。
  乳房本身也是病灶。任何美好都暗藏着病变的可能?现在,它和它的遭遇已能正大光明地通过文艺摆上时光的桌面,作家毕淑敏亦曾著有《拯救乳房》之书。疾病,它是否也意味“问题”?什么美可以持久?显然的是,病变之外衰变,以及对不可抗力、对时间的侵略之无力无奈感,这是女性诗人所特有的。  
 
 楼兰女子《梅萼插残枝》
 
为母亲搓背。我看见了她的乳房
像两个空布袋。像龟裂的青花瓷瓶
像我在渝西大道中段二号楼枯萎的过程
这让我很哀伤。人至中年了
原谅我的源头,原谅我的娘亲
我该谙于夜晚,安于车辆碾碎门的声音
我还要再安静一些啊
我需养老人于终老,望雪儿于大雪天
 
 离离《乳房》
 
作为养女,我从来都没敢碰过
她们,即使在她们最饱满的时候
 
养大我的那只母羊
四岁时我还牵着它
去园子里吃草
用手轻轻摸它身上的毛
也轻轻摸过
为我挤出奶的地方
它被别人牵走的
时候,我站在墙角
偷偷地哭
 
三十多年后
我给七十岁的母亲
洗澡,在水中,她羞涩地
护住私处和乳房
她转过身,只让我为她搓背
 
我还是不敢去碰
那对皱巴巴的乳房
她们在衰老的时候
都显得那么远不可及 
 
  这几首70后女诗明显“散文化”。对某种心情的急于倾诉使得表达直白,“乳房”作为一种“道具”可有可无,或因题材敏感而有所拘束,它们直奔常识性主题而去了。而说到“直白”或“自白”,并非只是口语化写作才常用,有意思的是,关于“乳房”及身体的诗人在口语化写作文本相对要多且层出不穷,其围绕性、色情的诉求目标也比较直截了当。不准确地说,它确实也给口语诗带来了另种“不良”的标签印象,即便其中也有误解。
 
沈浩波《一把好乳》
 
她一上车
我就盯住她了
胸脯高耸
真是让人
垂涎欲滴
我盯住她的胸
死死盯住
那鼓胀的胸啊
我要把它看穿就好了
她终于被我看得不自在了
将身边的小女孩
一把抱在胸前
正好挡住我的视线
嗨,我说女人
你被以为这样
我就会收回目光
我仍然死死盯着
这回盯住的是她的女儿
那张俏俏的小脸
嗨。我说女人
别看你的女儿
现在一脸的天真无邪
长大之后
肯定也是
一把好乳
 
  从传播度、争议度看,《一把好乳》几乎是世纪之交以来口语诗里影响甚大的一首,也几乎是沈浩波的代表作,从评论层面看,它一方面是沈的成名作,似乎也是一种反面例证。综合地说,如果多年来的中国诗歌相当部份仍在四平八稳的观念里的来来往往,沈对人性的近乎于粗暴的介入或骚扰自有其特殊和进步性。
 
沈浩波《关于乳房的一首诗》
 
这一辈子
我都在寻找一对乳房
我见过沉默着的
它们被包裹在
一对对乳罩下面
它们不说话
但我看得见它们的呼吸
我也见过兴奋着的
它们就在T恤或者睡衣底下
风或者丝绸的摩擦
使它们挺得更高
晃荡得更厉害
我把乳罩、T恤或者睡衣
一一剥除
小得令人心疼的乳房
嫩红的乳头
肥大而浑圆的乳房
两圈暗黑的乳晕
柔软得如同面团似的乳房
时光会将它彻底毁掉
也有漂亮的
尤物般的乳房
长在一个骄傲的公主身上
 
  “这一辈子/我都在寻找一对乳房”,由此亦可说,沈浩波的介入或骚扰也是一种“寻找”, 即使不是“母亲”或“返乡之路”,而是个人性的理想化的欲望,或欲望的理想化。沈关于乳房的诗作似有多首,暗暗暴露其诗大咧咧的另一面之温情悲情所在。这其实仍是表明诗人始终都是知识者。没有文化的诗人无论他怎么折腾都不会是好诗人。想想,沈浩波相关的以生活化语气写出的诗作为什么要使用“乳房”之类,而不是被视为很不文雅的但又在具体的生活中鲜活着的另一套话语?往深处说也是诗歌的需要,其内部的潜规则和要求。
  一个有着相当创作经历和成绩的当代口语诗人如果没有关于乳房的诗似乎不太可能?一位当代女性诗人没有想像或实践过有关乳房(及身体),是可能的但或许也是遗憾的?它不一定是主题,但可以是且应该是题材之一。印象中,如衣米妮子、茉棉等诸多女性诗人都有相关表达,印象中,女性诗人对此有题材介入或若明若暗的关涉相对比男诗人多。毕竟,这是如影随形与身同在同生共死的存在。
  性别差异的相对存在值得留意,乳房主题或题材对于男性诗人有某种分化倾向,一方面是形而上的玄虚母题表达,一方面是直言快语的情色表现。而女性诗人总体看都似乎更为复杂,或犹抱琵琶或声东击西,也不泛女性意识、女权主义的渲泄铺排。
 
独扎《没事的时候》
 
没事的时候
就想想乳房
无聊的时候
就想想乳房
写不出诗的时候
就想想乳房
最多再想一想月亮
顶多这样
此外还能怎样  
 
朱武军《写一首诗就像做爱的前奏》
 
风吹过来
你两只乳房的轮廓
越来越清晰
好像要破屋而出的样子
你用三根指头往下
往内比划着
说话的声音很细
“今晚的月光真好,很适合那个……”
你解开第一粒纽扣再去解
第二粒
我突然制止了你
我很想对你说
“现在,正好需要含蓄。” 
 
迟静辉《花朵》
 
我身边的姐妹
有几个,失去了乳房
对,是失去,之前她们不是这样
之前,她们活泼,叽叽喳喳
偶尔也摔摔打打
在她们的上衣或裙子上
从来看不到乳房
而现在不同了
她们变得安静,羞涩
善解人意
她们的上衣和裙子
总是绽放着可疑的花朵
锁骨下方的那两瓣
尤其令人迷惑
 
钱利娜《乳房简史》
 
工地上的男人哄然:
那村妇蹲着洗衣
一低头,两袋面粉袋子
就下垂到地
得甩到后背去
女友捋起胸衣:
我发育得早
去偷厂里的铜线卖钱
人钻过铁栅栏,奶子还卡在缝里
在80年代束胸的女生们
笑开了花
 
如今,办公室女同事窃窃私语:
白吃了那么多年木瓜
它宣传的功效是假的。那个女明星
胸中藏着的水袋
被马蹄踩破。一个道具
竟吸引了举世的目光
一个商人说:
B罩杯。是一个国家的平均值
海绵垫脱下来
就是民营经济缩水的A罩杯
她又收到堂姐的一则短信:
我已离婚。他说,切除的刀疤
那不可知的黑洞
让他不举
 
她想起孩子的双手
捧着她娇小的胸部
吃几口
就停下来
对她笑一笑。他的笑
像一颗子弹
击中了她 
  从上是否可见,同样是关涉乳房,确实男女有别?体验与表达也有性别差异。以此类推,欲望也是如此,它可淡然处之也可浓墨重彩: 
 
风荷《春天,到处都是小妖精》
 
把一首诗从雕花床挪到月光下
墨水好浓
胭脂两瓣红
半推半就
你撩开她贴身胸衣
有梨花白
有一对小鸽子
(你说是一对大白兔)
有绣花心肠
有一群小馋猫从酒盅跑出来
咬啊,啃啊
痒坏了啊
一根春风的软骨头……
 
明子《乳房》
 
你是邪恶的我很担忧
你的大魔鬼雪峰
是我的太多的贪婪
 
扯下蕾丝让你漾在水中
打上灯光在一个柔和的浴池
噢,妈呀,抓住我
噢,太柔软了
 
触觉像帐篷,紧紧地
我的大白兔,我焦躁不安
它就是我,我的精髓?
 
它既是花朵又是根茎本身?白虎精?
我吻它时候腰都要断了
它最深的地方藏着什么?
  
叶冰《乳房》
 
十二岁,发现乳房有变化,隆起
自己选两尺的确良,裹紧
生怕招惹男生异样的目光
十六岁,进了兰州城
商场里悬挂的胸罩让我脸红,心跳加速
摸摸自己的确良里的乳房
忽然觉得被糟蹋了
我选择——
还双乳一片宽松的天空
昨夜在路上,看见摘除双乳的同事
我摸摸自己的
决定褪下胸罩,让它彻底自由 
 
颜艾琳《乳房》
 
一种布丁
一种起司蛋糕
一朵肉感的玫瑰
一朵神秘的云
一瓶动态的奶
一瓶没有酒精的烈酒
 
主动的时候
被欲望讨论着;
被动的时候
已经在嘴巴里。 
 
  当诗歌触及“乳房”时,是主动还是被动的呢?我想,“乳房”入诗或它与诗歌诗人的关系时常体现求真意识的有无和向度。而尴尬的是,它较容易让阅读“离开诗歌”而转向“诗人”,在这过程里,道德伦理惯性或潜意识时有起伏。于此我也同意这样的观点:诗歌如果有问题,它至少有一半或三分之一是来自读者那儿。同理,它作为文本后的效果,也与作者本身诗歌观念与表达能力有很大关系。 
 
青小衣《乳房》
 
我惊诧于这个石头做的女人
浑实的乳房,就要撑破衣服跑出来了
乳头饱涨如豆
她那么美,一手抱着孩子
一手撩起衣襟。周围的树木那么葱茏
像被她的乳汁将养过
被孩子吮吸之前,也该有过汹涌的波涛
呼啸的闪电,如今
野花在脚下安静开放
突然感到羞愧
捂着的乳房比我更羞愧
那个小小的刀口,始终没有真正愈合
 
唐果《女士的武器》
 
是的,你的额头比她硬
拳头比她硬
你还能掏出
逐渐变硬的器官
与她比试
 
哦,她只有柔软
柔软的“那东西”
柔软的乳房
从出生到死亡
她仅拥有“柔软”这一件武器 
 
桑眉《呈述:断奶》
 
一岁零八个月
我的宝贝
在四川老家
走路说话迷人地笑
 
我听到奶水汩汩流淌
徘徊 在柔软的乳房
略略忧伤
我知道
从我离开故乡
所有的汁液都要迂洄体内
……
 
原载诗歌杂志微信平台  pm_sgzz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