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蓝色之恋 (阅读1985次)



 

本贴图片皆取自朋友圈女诗人夏七七的微信




断手之恋
 

 
这是一次普通的出行
我来到了一块人群稠密的地方
这是一次普通的独饮
酒醉之后,在一间安静的旅馆
仆倒便睡。我的手臂
垂落在水泥地上
在梦里,我的手握着另一只手
或者并没有握住,只是触及
轻微的硬冷,像一只女性的手
凉滑,焦渴,忽即忽离
 
我甚至把这一只美好的手
从她的身上摘下,收进我的旅兜
至于这个她,我没有见过真身
此时她埋在地底,伸出
一只温柔的手
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将我
轻轻抚慰
 
那地底本应是骸骨聚集的地方
手的骷髅之勾,看不见的丛林
时刻在拉住旅人匆匆的裤脚
每天瞬间倒地消失的人!
但,我有独饮之器
陌生的脸
善于从沉重的世俗中脱离
我的背兜里,收藏着一只
隔绝的手,她经常把我攫住
在一张无限的镜子面前
 
手的断口,应该是平滑的
不留血迹。五根玉指纤细秀美
掌心柔软,保持在体温以下
但它是活的,脉管青蓝
毫孔敏感,常有意想不到的
缓缓一握——在某个静坐时分
把我的眼光从窗外行道
收回到桌前温热的杯盏之处
她有几个身影几样面容
我写下的情诗她有没有读过
她有几双眼睛?我回忆
童年蒙尘的阁楼,一只
打不开的樟箱,一串关在里面的
老式珠宝,遥远的璀璨星空
 
“在你与世界的斗争中,请协助世界”
在人间我只需要一只手
在我熟睡的时候,它夹在我的
双腿之间。清晨海水退潮
举着夹子的小红蟹呆立汀线
或者,你因哀老而分解成云烟
那只手留下雨露的沁心
酗酒之后,在书宅和被窝之外
我还不够微小吗,为什么时时感受
引力之重?你必须更加学习
分身与把玩,吸嘬每一根
牵引的意指,到达唾沫与舌苔炼成的
平静与坚硬。像一颗舍利子
吾佛正如此实证:用一段指骨
 
(7.11)
 
 
 
 

蓝色之恋
            ——再致Summer
 
 

风信子蓝 风铃草蓝 矢车菊蓝 薰衣草蓝 欧石南蓝
龙胆蓝 紫罗兰 勿忘我草的蓝色 
Summer宝贝,此时
你处于绣球花的迷濛之蓝
 
埃及蓝 印度蓝 加勒比海蓝 普鲁士蓝 维多利亚蓝
克雷玛梯斯蓝 中国蓝 温哥华蓝
Summer宝贝,此时
你是地理尽头的蓝色妖姬
 
苯胺蓝 变胺蓝 海昌蓝 酞菁蓝 蒽蓝 氖蓝 品蓝
钴蓝 铁蓝 石油蓝 蛋白石蓝 云蓝
Summer宝贝,此时
我在秦岭山脉锻炼一颗蓝色丹药
 
它是有毒的。亘古的化学之心
貌似自杀,及漫长工作的谋杀
因为自由之蓝,是通过
无边无际的透明叠加而产生的
 
你的宇宙蓝,我的冰蓝
我的闪电蓝,你的泻湖蓝
你的婴儿蓝,我的忧郁蓝
我的海盗蓝,你的新娘蓝
 
Summer宝贝,叠加的透明之重
面具里的空虚女神:让我这么老了
还在写诗——骷髅上的蓝荧
终将褪逝的无辜命运的绚丽谜题
 
(7.17)
 
 
 
 
三文鱼风之恋
 
 

Summer
风在追你
在武汉小学放学门口
风藏在,爸爸妈妈的身后
那时他们还没有和风一起消失
 
风不吹坐着的人
这么多年我坐忘甘陕
拆卸一只锈掉的老式怀表
用放大镜和镊子从齿轮啮合的精密处
一丝一丝抽出坏了的风
 
从亚当斯河来的鲑鱼群经过菲莎河
到达温哥华的出海口,不再进食
寻偶产卵护卵,耗尽体力而亡
Summer,我看见
风让你从水里跃到了岸上
 
(7.22)
 

 

 


赠Summer
 
 

我喜欢枯枝胜于飞鸟
我喜欢飞鸟胜于厨房
我喜欢厨房胜于黄河
我喜欢黄河胜于亲爱
我喜欢亲爱胜于阴影
我喜欢阴影胜于事物
我喜欢你,胜于美好

 
(4.11。Summer,中文名夏七七,故拟七句赠之)


 
 
 
张力之花
 
 

那日
你猛地
把我推倒在沙发上
挑起左脚
细长的高跟鞋
扎在我坦露的胸膛
鞋跟尖利
缓缓刺入肌肤
而我
双手顺着
你炽辣的眼神向上抚摸
丝袜包裹的足背,踝骨
小腿,小腿肚,接近膝盖之凸
我必须迎着你重力的踩压之痛抬起上身
才能越过膝盖抚摸到大腿
哦,大腿
汹涌身体的肉之漩涡
梦中的玖瑰
为了那一朵花的距离
让我的手臀伸得更长、再长一点
让你的踩压更深、更狠一点
当右手用你的鞋跟利剑般扎入自己的时候
巨痛的窒息瞬间
我左手的食指和中指终于触及了
那片湿热的
罪恶绽放
 
(4.12)

 
 

 


打酱油之恋
 
 

有两种思维:
一种能制造出比如酱油
餐桌上明晃晃的饕餮之色
另一种表示怀疑,凡物
皆为现象,认识如油漆剥落
 
我在第一种思维里工作
喝咖啡,把钉子敲进墙壁
我在另一种思维里旅游
打游戏,叹息逝者如斯夫!
走钢丝者伸展平衡而危险的双臂
 
第一种思维里存在甘肃宁波开封府
东京加州和温哥华。第二种思维里有
一幅反复描绘的图画,橡皮擦过的污痕
每天的白米饭
因为爱,可以骑着酱油飞
 
 


 
孤独者弯曲
 
 

在古国长城高耸的露台上
有三个男人抚着堞墙向外眺望
我像天空一样看见了你们
你们仰首天空,你们的游戏是
前不见古人后无来者
 
 
另一个人
从你们的身后急驰而过
许多年后他将完成巨大的圆形返回
而你们并不因此提前到达
而你们曾经心怀感伤
 
(2017.6.13)
 
 

 
 
附:20多年前写的《孤独者笔直》:
 


孤独者笔直
 
 

巨大的铁管从工厂伸展出来
不是埋在地下,而是
被架在半空,在郊区的公路旁
巨大的铁管亘延数里
 
三个人在巨大的铁管下行走
一直走,铁管拐弯
他们也拐弯
 
如果是一个人走
一直走,铁管拐弯
他一直向前
 
 
 

对应《蓝色之恋》附一首:
 
 

蓝色大桶
 
 

远远地
我们就看见它了
在路中间
于是我们从皮卡车上下来
一步一步向它靠近
此桶貌似有点巨大
足需五六个人才能合抱
应该算是蓝色
明亮的蓝
没有刷漆
不像纯金属的
但肯定不是塑料桶
或许是空的
微微晃悠
也可能看走眼了
它显得沉实稳重
关键是不散发任何气味
这让我们放心
重要的一点:吊它的麻绳直通天上
没有一丝云彩
麻绳直接融入蓝天之空濛
确实这样
有点奇异
也可以说是从天上坠下一只蓝色大桶
麻绳怎么系绑大桶的
踮起脚也看不见
整件事情有什么意思
这让人无比发蒙
现在我们来到了大桶底下
它距头顶有两三米
从桶底细看
也没有更多端倪
就这样凭空吊着一只蓝色大桶
就这样呆呆地站着我们俩个
 
(2016.7.13)
 


 
酱油之恋
 
 
如何把酱油的品质标识写进诗里
这是我的思考
把它放在下午
因为没有完成
它将侵占我的夜晚
夜晚啊我多么希望归于另外!
 
氨基酸态氮含量≥0.8
必须是酿造GB18186
还有两个否定:
不要相信海鲜酱油因为加了味精
不要使用配制酱油因为它不够青梅竹马
 
瞧,多么简单!
但这样的卸载不够诗意
诗歌应该属于“离基深渊”
也即此物仅仅“呈现于消逝之际”
仿佛我不可能存在的“酱油美人”!
 
为什么美人总是我们的最后出口?
年轻时浓烈现在偏于清淡
年轻时各种尝试现在草茹独守
既是酱油也是美人
还有我的阿姆斯特丹和高血压
 
亲爱的……我遭受的折磨还会重来!
每天的酱油、梦魇、玻璃房间和离基深渊
“长安清明好时节只宜相送不宜别”
亲爱的你的忧伤味蕾正在悄悄减少
而你的太阳将定格酱油黑子永不屈服
 
(5.30)
 
注:1.“离基深渊”,海德格尔哲学术语,大意为“离开之际盛行、呈现的基础”,指存在-本有之“存有”的本现。2.“草茹独守”之草茹指草茹品牌酱油。3.阿姆斯特丹常指色情之都。4.“长安清明好时节,只宜相送不宜别”为唐·王建诗句。
 






送别



轮子上的窗口啊
轮子上的窗口啊

你在窗口里面
轮子转动


(200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