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中外诗歌流派概观 (阅读1930次)



  诗歌流派是诗歌成熟和繁荣的标志,其基本尺度有五,一有较系统的理论观点;二有较稳定的写作群体;三有代表作品;四有旗帜性的代表人物;五有一定影响力。

  一中国古代

  盛唐出现了两个重要的诗歌流派,一个是边塞诗派,是唐诗中思想性最深刻,想象力最丰富,艺术性最强的一部分,多有昂扬奋发的格调。代表诗人有陈子昂、高适、岑参、王昌龄、崔颢等。
  另一个是山水田园诗派,以擅长描绘山水田园风光而著称,通过描绘幽静的景色,借以反映其宁静的心境,或隐逸的思想。代表诗人是孟浩然、王维、常健、祖咏、裴迪等人,其中成就最高影响最大的是王维和孟浩然,也被称为"王孟"。
  遗憾的是三大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都不在两个流派之内。
  宋词主要分为婉约派和豪放派两大流派。婉约派因其词委婉柔美而得名。代表人物柳永,擅长慢词长调创作,多反映市民生活。女词人李清照继承了柳词风格,其词委婉含蓄、清新淡雅,亦被视为婉约派正宗。
  豪放派词风豪迈奔放,代表词人有苏轼、陆游、辛弃疾。北宋豪放词,主要体现为封建体制下受压抑个体的心灵解放,而南宋的豪放词则将词人个体的命运与国家民族的命运紧密结合,进一步拓展了词的表现领域,提升了词在文学史上的地位。
  江西诗派,是宋代一个重要文学流派,以黄庭坚为创始人。因成员大多为江西人得名。宋徽宗初年,吕本中作《江西诗社宗派图》,把黄庭坚、陈师道为首的诗歌流派取名为"江西诗派"。"江西诗派是我国文学史上第一个有正式名称的诗文派别。北宋后期,形成了一个以杜甫为祖,黄庭坚、陈师道、陈与义为宗的诗歌流派。该流派崇尚黄庭坚的点铁成金、夺胎换骨之说。且诗派成员大多受黄庭坚的影响,作诗风格以吟咏书斋生活为主,重视文字的推敲技巧。作诗多好用僻典,炼生词,押险韵,制拗句,讲究语言韵律,易于走上形式主义道路。到了南宋,江西诗派的影响遍及于整个诗坛,其余波一直延及近代的同光体诗人。

  二中国现代

  尝试派
  1917年2月《新青年》刊出胡适的《白话诗八首》,它是新诗最初的尝试之作。1918年5月,《新青年》第4卷第1号推出胡适、刘半农、沈尹默三人的白话新诗,被称为 "现代新诗的第一次出现"。俞平伯、康白情等人也发表了白话新诗。胡适在1920年3月出版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尝试集》,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部个人新诗集。此后,更多的诗人开始尝试白话诗的创作,现代新诗的诗体范式开始形成。代表诗人:胡适、沈尹默、俞平伯、康白情、刘半农、刘大白。
  创造社
  1921年7月由郭沫若等人组成。1921年秋在上海出版发行《创造社丛书》,1922年5月起在上海出版《创造》季刊,1923年5月起出版《创造周报》。同年7月在《中华新报》编辑文学副刊《创造日》)。前期的创造社主张自我表现和个性解放,具有浓重的唯美抒情倾向。后期创造社有冯乃超等思想激进的年轻一代参加,其中,王独清、穆木天、冯乃超后来加入了现代派阵营。代表诗人:郭沫若、宗白华、王独清、冯乃超、穆木天。
  湖畔诗人
  1922年3月,应修人、汪静之、潘漠华、冯雪峰四人在杭州结成湖畔诗社后,效仿英国十九世纪英国浪漫主义作家是湖畔派三诗人兹华斯、柯勒律治和骚塞的风格,以中国的湖畔派诗人自居,并于 1922年出版了第一本诗歌合集,书名为《湖畔》和《春的歌集》。后有魏金枝、谢旦如(谵如)、楼建南(适夷)等人加入,编辑出版刊物《支那二月》。形成了湖畔诗派。以写作爱情诗而最为有名。              
  新月派
  1923年,胡适、徐志摩、闻一多、梁实秋、陈源等人发起成立新月社,开始是个俱乐部性质的团体,后因提倡现代格律待而成为在诗坛上有影响的社团。1925年闻一多回国,徐志摩接编《晨报副刊》,并于1926年4月1日创办《诗刊》,团结了一大批后期"新月派"的新诗人。新月派是中国新诗史上活动时间长并在创作中取得了较高成就的诗派。新月派提出了"理性节制情感"的美学原则,提倡格律诗,主张诗歌的色彩美和意境美,讲究文辞修饰,追求炼字炼意,其鲜明的艺术纲领和系统理论对中国新诗的发展进程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徐志摩是新月派的代表诗人。
  象征诗派
  以李金发为代表的早期象征诗派出现于20世纪20年代中期,他的作品主要出现在1925到1928这4年间。中国的象征诗派创作理论和实践受法国象征主义诗歌的影响,注重自我心灵的艺术表现,摒弃客观性,偏爱主观性,强调诗的意向暗示性功能和神秘性,追求观念联络的奇特,通过多义的、但却是强有力的象征来暗示思想。这一诗派对后来的20世纪30年代现代派诗歌产生了直接的影响。代表诗人:李金发、穆木天、王独清、冯乃超
  现代派
  现代主义(包括汉园三诗人):现代派由新月派和象征派演变而来,代表诗人有戴望舒、卞之琳等。1932年《现代》杂志在上海创刊,成为现代派诗人发表作品的重要阵地,最早提出"现代派" 概念的是当时的批评家孙作云,他于1935年发表了《论"现代派"诗》一文。现代派一方面追求"纯诗"的艺术观,坚持表现自我,以个体生命和个人情感为中心,另一方面在内容上往往表现出悲观的虚无思想。在表现形式上,不追求严格的格律,诗的韵律靠诗情的抑扬顿挫来表达,多用象征、暗示构成诗的意境。现代派诗人中,风格较为独特的是卞之琳、何其芳、李广田,1936年他们三人出版了合集《汉园集》,被称作"汉园三诗人"。
  七月派
  由《七月》杂志得名,指在《七月》、《希望》等杂志以及《七月》丛书的出发表作品的诗人群。《七月》杂志于1937年9月在上海创刊,主编是胡风。诗人阵容强大、思想倾向鲜明,有已经成名的诗人如艾青、田间等,而更多的则是刚刚走上诗坛的青年诗人。在他们的作品中,政治抒情诗占有较大比重,多着重对重压之下的生命、死亡与背叛等主题的思考。
  九叶派
  指在20世纪40年代中后期在上海出版的《诗创造》和《中国新诗》等刊物上发表作品而形成的现代主义诗歌流派,代表诗人有穆旦、杜运燮等。在中国新诗派诗人中,辛笛、穆旦、唐祈等30年代就开始写诗,而其他诗人如杜运燮、陈敬容、郑敏、杭约赫、袁可嘉等基本上都是在40年代中期才开始他们的诗歌创作生涯。他们在新诗写作中追求现实与艺术、感性与理性之间的平衡美。该诗人群中有九人的作品《九叶集》于1981年出版,因此又被称为"九叶派"。

  三中国当代

  现实主义
  泛指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全国报刊杂志上出版的诗歌。作品普遍注重对生活的观察和体验,运用典型化的方法描写生活的真实化本质。代表诗人:李锳、郭小川、公刘、张志民。
  现代派
  新现代主义1953年纪弦创办了《现代诗》季刊,二月创刊号问世。参加《现代诗》季刊的还有杨唤、林泠、元思、羊令野、郑愁予等。1956年纪弦号召诗坛同仁,组成现代派,提倡新现代主义,掀起新诗的再革命运动,即所谓的现代派的"自由诗运动"及"现代诗运动"。现代派诗人也可能说是20世纪30年代"现代派"的延续,所以也称为新现代主义。《现代诗》季刊的创办也被认为是台湾现代诗歌的起端。
  创世纪
  创世纪诗社成立于1954年10 月,由当时的洛夫、张默和稍后介入的痖弦发起,出版《创世纪》诗刊。作为"创世纪诗群"的代表诗人,洛夫自1958年写作《我的兽》便开始进入"现代诗" 的创作时期。之后用了将近5年的时间,洛夫完成了总共有64节、600多行的长诗《石室之死亡》,成为台湾诗坛最具争议的作品。痖弦1968年出版了诗集《深渊》,使他在台湾诗坛赢得了持久不衰的盛誉。张默诗歌创作的最佳时期是在对"超现实主义"进行省思和扬弃,而提出"现代诗归宗--归向中国传统人文精神之宗"的70年代以后,"乡愁"则是张默这一时期创作最重要的主题。代表诗人:洛夫、张默、痖弦、杨牧、管管、商禽、叶维廉、辛牧。
  朦胧诗
  1978年12月北岛、芒克等创办了民刊《今天》,推出了一批当时的优秀诗人的作品,如北岛、杨炼、顾城、江河、舒婷、芒克、江河、严力等。因为1985年11月出版的《朦胧诗选》收集了这些诗人的作品,所以一般人将他们称为朦胧诗人,又因为大部分朦胧诗人都在《今天》上发表过作品,朦胧派也往往被称为今天派。白洋淀是当年离北京较近的河北知青点,聚集了大批高官子弟,他们因家庭的优势容易接触西方的前沿作品,因此而产生了白洋淀诗群。白洋淀诗群代表诗人有芒克、多多、根子等。
  新边塞诗
  出现于1980年代,是以《绿风》诗刊为刊载媒介发表诗歌的诗人群不断壮大的结果。诗歌作品描述新边塞风情,歌颂西部精神为主,其代表人物是昌耀、杨牧、周涛、章德益等。
  莽汉主义
  1984年初春,"莽汉"的诗歌流派由李亚伟等人创立。莽汉主义显示了一种非理性式的反文化姿态,他们追求生命的原生态,摧毁优美、解构崇高是他们诗歌的心理基点,随意性的口语、放荡不羁的叙述主体、"垮掉的一代"的形象特征,是他们诗歌的鲜明标志。1986年莽汉解散,但是莽汉主义却留了下来。代表人物有李亚伟,万夏,胡冬,马松等。
  整体主义
  成立于1984年,主要活动时间在1985-1989年之间,以石光华、宋渠、宋炜和杨远宏等人为主。石光华、杨远宏集创作和评论于一身,宋渠、宋炜兄弟专攻写诗。整体主义认为,人的本质在于其存在与整体的联系和生成,只有包括人在内的整体才是具有确定意义的存在,人也只有超越自身的存在而上升到整体的层次才是真实的提倡整体主义思想在诗学域中的还原,并强调直接面对整体向存在开放,及对具体生命形态和人类现存生存状态的超越。
  海上诗派
  海上诗派成立于1984年4 月,成员有王寅、孟浪、刘漫流、陈东东等。海上的名称,来源于"上海"的"被推了过来"所暗示的孤独。
  撒娇派
  1985年2月京不特和默默发起的"撒娇"诗社在上海正式成立,创办民间诗刊《撒娇》,胡同和孟浪加盟。1986年12月,《华夏诗报》刊评论《撒娇的与并不撒娇的》,引起全国范围的讨论。2004年,默默等人在上海创办"撒娇诗院",《撒娇》复刊。在那个相对严肃的年代,公开"嚎叫"是不被允许的,撒娇派的诗人于是选择了迂回着来"撒娇",也就是"温柔的反抗"。而隐藏在这温柔背后,默默他们真正想做的不过是"撕破那些伪君子的面目","诗歌可以真正的平民主义"。
  他们诗群
  1985年春,酝酿了一年的《他们》出版。在诗坛引起巨大反响。《他们》的创刊成为第三代诗人崛起的重要标志。其领军人物于坚、韩东也成为"第三代"的代表性诗人。1986年于坚组诗《尚义街六号》发表,该诗对中国当代先锋诗歌的口语写作风气产生了重要影响。于坚的名字从一开始便与1985年兴起的先锋运动紧密相连,1998年发表的《飞行》与1994年发表的《0档案》至今被人认为是中国当代诗歌探索的最前沿作品。韩东提出的"诗到语言为止"的著名命题,是对"朦胧诗群"所扮演的 "历史真理代言人"的有力否定。他的诗歌作品如《山民》、《有关大雁塔》和《你见过大海》等代表了"第三代"诗歌创作成就的最高水平。另外,"他们诗群" 中比较重要的诗人还有丁当、小海、刘立杆、朱文等。
  非非主义
  1986年5月创立于四川西昌--成都,由周伦佑、蓝马、杨黎等人为首发起。1986年—1989年为“前非非写作“时期,主要理论标志为反文化、反价值和语言变构,作品一般具有非文化、非崇高、非修辞的特点;1989年以后为 “后非非写作”时期,其写作基点是:“从逃避转向介入,从书本转向现实,从模仿转向创造,从天空转向大地,从阅读大师的作品转向阅读自己的生命——以血的浓度检验诗的纯度”;全力倡导“大拒绝、大介入,深入骨头与制度”的体制外写作,在绝不降低艺术标准的前提下,更强调作品的真实性、见证性和文献价值。
  神性写作
  神性写作是一种诗歌写作姿态。其代表诗人有海子、骆一禾、戈麦等。他们在从事诗歌创作时,更多的是拷问自己的灵魂,也就是将灵魂或者说绝对精神放在首位,而把带有"实验色彩"的东西如 "现代性"、"后现代"之类统统置于次要位置。
  新乡土诗派
  1987年湖南青年诗人江堤、彭国梁、陈惠芳发起了"新乡土诗派"运动,并先后出编了《世纪末的田园》、《家园守望者》、《新乡土诗派作品选》等诗歌刊物。诗派的特点着重于写景状物,有时具有批判意识。
  知识分子写作
  知识分子写作是诗人西川与陈东东、欧阳江河于1987年参加诗刊社举办的"青春诗会"时提出来的。作品多用象征隐喻手法,西化倾向明显。代表诗人:西川、欧阳江河、翟永明、王家新、臧棣、张曙光、孙文波、黄灿然、张枣、陈东东、肖开愚、西渡、席亚兵、王艾、冷霜、胡续冬、蒋浩、穆青、曹疏影、姜涛、森子、郭志杰、桑克、周瓒、林木、清平。
  民间写作
  在20世纪90年代里,"民间写作"作为一种新的诗歌探索和创作实践,成为与"知识分子写作"相伴相克的对抗力量。其作品有明显的口语化、生活化、平民化和先锋性特点,代表诗人:伊沙、沈浩波、徐江、侯马、管党生、阿坚、中岛、马非、秦巴子、李伟、唐欣、任知、贾薇、君儿。
  蓝星诗社
  蓝星诗社于1954 年由余光中等成立,并先后创办了《蓝星诗刊》杂志、《蓝星诗页》、《蓝星年刊》等,对台湾的现代诗发展有极其重要的影响。对台湾的现代诗发展有极其重要的影响。蓝星诗社是具有沙龙精神的现代派诗社,最具特色的是自由创作路线,提倡充分发挥个人才华、个性,形成独有的以乡土情结作为诗歌精神的创作风格。1957年诗人覃子豪发表重要诗论《新诗向何处去》,主张诗歌应该通过反映现实和人生来观照读者,也就是传统的严谨和浪漫的抒情相结合的风格。蓝星诗群的代表诗人覃子豪、钟鼎文和后起的余光中、罗门、蓉子等。代表诗人:余光中、覃子豪、钟鼎文、罗门、蓉子、周梦蝶、向明、白萩、夏菁。
  存在客观主义诗歌流派
  存在客观主义诗歌流派简称“存客”,由诗人郞毛于1986年正式创立,主张诗歌写作的反技巧、超情感、非文化、个体因、纯感觉。该流派在哲学以及艺术发生学上倾向于“元初”、“混沌”、“先艺术核”说,并首创“宇宙核”、“本在”、“人自体”、“逆施加”、“类意识”、“被规定”等哲学观念。2012年郎毛发表《后存在客观主义诗学提纲》,提出“日常经验的非常体验、宏大叙事的分解宣叙、不可传达的良知表达”。 作为跨越世纪的中国现代诗歌本原性流派,存在客观主义又是一种涵盖或派生出多种先锋诗歌流派的诗学思潮与写作倾向。除自身鲜明特色以外,存客与口语诗、大学生诗派、第三代人、他们、非非、垃圾、下半身、废话、微小说诗、新闻诗等存在一种明显或隐秘的共生关系。
  新死亡派
  道辉、阳子1992年提出,他们试图用庞大的意义空间来涵盖一切具有现代倾向的诗歌写作和诗学构建,用生命哲学和死亡诗学来整合起当代诗歌写作的立体构架。这决定了他们是一群具有哲学气质和悲剧精神的写作者,决定了他们对庞大的抒情和幽奥的玄学命题的喜好。他们惊人的文本生产能力——那些令人畏惧的长诗——大约也是缘此而来。
  第三道路
  "第三条道路写作"诗群始于1999年12月,试图建立起一个超越集团、对立的写作立场,在审美上容纳不同的艺术主张,以不同的诗艺、言说方式、修辞策略来共同丰富当代汉语诗歌的内在品质。代表诗人:莫非、树才、谯达摩、林童、庞清明、刘文旋、马永波、卢卫平、十品、简宁、娜夜、殷龙龙、老巢、海啸、路也、李南、刘川、李霞、凸凹、杨拓、墓草、张耳、席君秋、温冰然、远观。
  下半身
  2000年7月沈浩波等发起创办《下半身》同人诗刊,并写下《下半身写作及反对上半身》一文。从此"下半身写作"不断扩大成为诗歌流派,并不断引起诗界争议。创作方式,指的是一种诗歌写作的贴肉状态,呈现出带有原始、野蛮的本质力量的生命状态。宗旨是∶真实、具体、可把握、有意思、野蛮、性感、无遮拦。代表诗人:沈浩波、尹丽川、李红旗、南人、朵渔、巫昂、盛兴、李师江。
  荒诞主义
  2001年底祁国、飞沙、远村、牧野、张小云等成立"荒诞主义诗歌实验小组",荒诞主义诗派诞生。在荒诞主义者看来,正常的却是荒诞的。代表诗人:祁国、飞沙、远村、牧野、张小云、林子、张进步、小荒、南蛮玉、佛手。
  垃圾派
  垃圾派出现于2003年3月,创始人是皮旦(老头子)。三条原则是第一原则∶崇低、向下,非灵、非肉;第二原则∶离合、反常,无体、无用;第三原则∶粗糙、放浪,方死、方生。还主张反理念、反现状、反方向,存在的就是错误的。代表诗人:皮旦、管党生、徐乡愁、凡斯、典裘沽酒、大月亮、走召。
  现代禅诗
  现代禅诗流派2007年7月由南北发起,旨在探索一条将古老的东方禅思、禅意、禅趣,用西方现代派的诗歌手法和形式表现出来,开拓汉语现代诗歌的内涵,丰富汉语现代诗歌的层面。理念是:纵的继承——继承和发展中国禅古老而新鲜的精神旨趣;横的移植——移植和借鉴欧美现代诗歌的写作手法和技巧;纵横交融——在时空的纵横交合点上,完成现代汉语诗歌的雏形;禅为根本——诗歌的现代形式只是一件外衣,而内在的精神观照才是根本。南北、张黎、碧青、樵野、大畜、星儿叶子等人,撰写发表了大量的现代禅诗理论和评论文章。
  微小说诗
  发端于2009—2012年,由80后诗人走召命名。强调极简叙事,提出情节叙事、语言叙事、形式叙事等本体要素和魔幻叙事、颠覆叙事、话语叙事等技法要素,并概括出省略、跳跃、勾勒、点染、留白等具体的微型诗性叙事技法。
  另外,还有一些诗歌流派也值得关注,如发星、梦亦非2000年提出的地域诗歌写作、苏非殊提出的物主义;武靖东2003年提出的此在主义诗歌;龙俊2004年提出的低诗歌;周瑟瑟提出的卡丘主义;黄礼孩、世宾提出的完整性写作;杨四平、北魏、白鸦、蓝棣之、皮旦等人2008年提出的中产阶级立场写作;《审视》同仁向与等2014年提出的第四代诗歌运动。

  四欧美现代诗歌流派

  表现主义
  20世纪初具有较大规模和影响的现代主义艺术流派。肇始于一战前的德国。这一流派的艺术家们竭力挣脱自然的束缚,以表现内在的情绪和内心的体验。在绘画、音乐、戏剧、小说等各领域引起强烈震撼,至今在诸艺术门类仍得以延续。诗歌是德国表现主义最为显赫的成就之一。
  阿克梅派
  二十世纪初俄国诗坛上的一个最著名的诗派。主要成员:米廖夫、戈罗杰茨基、曼德尔施塔姆、阿赫玛托娃。他们试图让诗人从象征主义玄秘、飘渺的星空落到现实的大地上来。因此曾被当时的人误认为“新现实主义”。至今对世界的诗歌艺术还有这不可替代的作用。
  法国超现实主义
  1924年布勒东发表了《超现实主义宣言》,正式打出了超现实主义旗号。他的巨大贡献在于极大地开拓了诗的表现领域,丰富了诗的表现手法,近乎彻底的革新了语言,使人们看到了语言的丰富可塑性。他力求彻底解放语言,用诗参与改造世界,以实现对平庸的超越。是20世纪不容忽视的文化现象。
  德国超现实主义诗歌
  领袖是伊凡-哥尔,他在1924年发表了自己的《超现实主义宣言》。他认为诗人的责任在于通过语言及意象的力量使现实变形,并深入内心领域探索隐秘。他知道诗人必须使词语的魔术力量苏醒。诗集有《国际哀歌》《爱的诗篇》《没有土地的泪》《来自土星的果实》。
  意大利奥秘主义(隐逸派诗歌)
  意大利诗人埃乌杰尼奥•蒙塔莱是这一诗派的重要代表。常常采用象征的隐喻的手法,赋予平常普通的事物以不寻常的寓意,提炼含蓄深邃的艺术意象,来刻画人生的境遇,抒发现代人深沉的哀怨和无比的孤独。把现实和梦幻现今与往昔,景物和回忆错综重叠,浑然交融,意境深远。1975年获诺贝尔奖。
  新启示派
  上世纪四十年代率先从英国兴起的诗歌流派。一方面新启示派诗人不满于超现实主义诗人对理性的摈弃,另一方面他们也反对艾略特艰深晦涩的智性诗,试图将意识与无意识结合成一个整体。新启示派诗人往往借助神话传说,以象征的手法,来达到一种启示的效果。可以说,他们发展了一种新的浪漫主义。
  英国运动派诗歌
  产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他们重理智、讲技巧、形式严谨、控制得体。主要代表人物为一些大学诗人。他们非现代派也非复古派,寻求的是一条中庸道路。他们抛弃象征传统,重机智而又语调平静,于娓娓叙述中描摹世俗风尚,阐述人生思考,表现种种人生经验,多带有一种无可奈何的失落感。
  后运动派
  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英国最有影响的诗派。他们讲究技巧、追求严谨的形式;他们追求哈代而不是庞德的传统,他们与运动派相比更主观,更浪漫,有时甚至相当伤感。这是对运动派矜持、严肃的一种反动。他们诗作一方面非常坚实、细腻,另一方面又显得活泼、随便。代表诗人:安东尼-斯威特、戴尔等。
  英国集团派诗歌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菲利浦-霍布斯波姆在贝尔法斯特的女王大学创建了“集团派”。他们诗中可以看到一种激进的抗议、辛辣的反讽。与运动派诗人不同,他们趋于使用松散的结构和口语,追求自然效果。在风格上他们的追求并不一致,这使他们的作品显现出更大的丰富性,语言实验贡献卓著。
  英国极微派诗歌
  极微派不是大流派,但对当代英国诗的影响却不容忽视,特别是它对瞬间感觉的贡献。他们的主题常常是痛苦的经验及经验的复杂性,并以具体而冷静的意象来表现。他们非常尊重物理世界的自律性,从不追求象征效果。风格近于俳句:简短平静自然,并带有“顿悟”效果。代表诗人:哈密尔顿等。
  火星派
  是英国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最引人注目的诗派。名字源于雷恩的《火星人奇邮卡回家》,诗人不再是“隔壁的那个人”,即洞悉内情的人物,而采取一种局外人或流放者的态度。火星派诗人在许多方面与伊丽莎白时期“玄学派诗人”友相同之处。他们关注于一个事件或经验领域,诗中种种观察会自己建立各种关系。
  英国利物浦派
诗人的最大特点在于他们与现代艺术的联系。他们受甲壳虫音乐、波普艺术和美国垮掉派诗人的影响,诗作多表现出先锋艺术特点,他们某些诗作可以配爵士乐或摇滚乐朗诵或表演,他们本人也多为流行音乐家或画家。他们是反学院艺术中心,他们诗与画的联系对整个现代主义运动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美国黑山派
  诗歌崛起于20世纪五十年代初,是美国当代最有影响的诗歌流派之一。查尔斯-奥尔森于1950年发表的《投射诗》一文被看做是黑山派的宣言。黑山派是对四十年代末以前统治英美诗坛现代主义诗学的反动。他们反对智性反对抽象反对学院风气。奥尔森认为:诗是有诗人传送给读者的能量,诗是能量的释放。
  美国“垮掉派”诗歌
  崛起于20世纪五十年代初。是对麦卡锡时代高压政策的强烈不满。他们反对任何形式的追求,主张通过任何方法寻求刺激,常常借助幻觉、性冲动、自渎行为、超验沉思、东方崇拜等进入创作的幻想空间,在诗歌精神上继承了惠特曼式的激进雄辩和布莱克式的神秘怪诞。被时人指控为“淫猥之作”。
  美国纽约派诗人
  原先都与哈佛五十年代初期一个实验剧团——“诗人剧院”相联系。他们沉潜于勃洛克及孔宁等抽象画。他们具有一种乐观精神,诗作意象并没有什么逻辑联系,表象出一种感官的不连续性,许多甚至无法解释。但诗中的游戏性及典雅之间所构成的张力,以及由此产生的反讽幽默,还是非常迷人的。
  美国自白派诗歌
  最大特点与其说是对痛苦欲望性的露骨描写,不如说是对生命的执着发掘。对他们来说,诗歌创作就是对自我生命的发现。他们率直地描写个人经历和瞬间感觉。自白派崛起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但其影响一直延续到八十年代。他们松散的结构紧凑的主题很富表现力,获得了极高艺术成就。
  美国新超现实主义运动
  又称“深意象”运动。此派诗人与20世纪20年代法国超现实主义运动有一定渊源,同时又受他们翻译的拉美超现实主义诗人及中国、日本、印度等东方古诗的影响,诗中富有非理性联想以及一种出自意识深层的意象。让人于惊愕中领悟到诗中的一切。读者似乎能听到一种灿烂的沉寂——意即象,象即意。

  五感言:诗歌流派,应该死,还是应该活,还真是个问题

  汉语新诗百岁了,这不是一个十字路口,而是一个段落,我们关心的是,它的脉象怎样,走向如何。
  中国当代诗歌最大的成功是学会了说人话,尤其是在扔掉了“西方诗歌”这条拐杖后。神话不是人话,鬼话也不是人话,但现在有一大批笑话想代替人话需要警惕。
  先锋写作的尖刀班早已大换血。北岛已由首席现代主义诗人,变成诗歌讲座上会讲洋话的主持人;于坚已由尚义街的摄影爱好者,转身成麦克风前的大学老师;伊沙已由黄河上的洒尿孩,沦落为手机段子转发狂;韩东已由大雁塔的观光客,变成窗前独立无语的光头老人。
  当代诗歌给现代汉语提供了难得的新机制是平民精神,比生命更珍贵的新灵魂是多元气质。
民间写作与知识分子写作,是现今诗坛的两大潮流也即两大奇观。
  民间写作分化出的废话写作,垃圾写作,禅意写作,撒娇写作,新诗典写作,是汉语新诗百年之后的五大集群与潮流。它们的共同特点是,真诚,口语,非常。这也是汉语新诗告别哺乳期和模仿期,走向成人独立生活的标志。
  废话写作,认为语言即世界,拒绝比喻,拒绝抒情,言之无物,使诗仅仅依靠语言成活成了可能。代表诗人杨黎。杨黎本来就是非非诗歌的核心人物,人们对非非的最大非议就是非非理论与作品的脱节。杨黎废话写作的提出,其实是把非非精神——非文化、非崇高、非修辞的具体化操作化,是真正的非非精神的实践者与开拓者。语言即世界,是诗人对我心即佛、佛即我心的佛禅经义的妙传。语言即世界,言之无物,无中生有,是零度抒情、是诗到语言为止、是纯诗变成了可能,把诗从文化,理性,道德,意义中独立出来成了可能。废话,不是无话,不是空话,而是非话。其理论与实践贡献,在中外诗歌史上都具有里程碑式的革命价值。
  垃圾写作,崇低,解构,反常,使审丑写作在汉语中成了常识。不仅使多元写作弄假成真,而且使一元思维产生了二元思维的结果。代表诗人皮旦、管党生、徐乡愁、凡斯、典裘沽酒。
  禅意写作,崇尚自然,超然,淡然,觉悟,使东方美学哲学通过佛禅达到了诗意生活,也预示引领着中式的现代生活,道禅生存。代表诗人南北。
  撒娇写作,已是一种当代汉语写作现象或潮流,注重身体,情趣,现场,幽默,荒诞,是城市生活的映象,是中国农耕文明的告别礼。但仿段子伪小品的俗化娱乐化写作不在此列。代表诗人,默默。
  撒娇以外,还有一批喜剧写作特色非常明显且成就非凡的诗人,如严力,刘川,姚风,赵丽华、皮旦、祁国、张小云、陈衍强、李伟等等。
  这五种潮头,已出现互相浸透的迹象,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合流分化只是时间问题。
这五种潮头,也可以说是五大流派,他们都有各自独特的理论体系和明确的写作方向。这种理性成熟和自觉,对诗歌到底是利还是弊,任何定论都显太早太草率。
  一个诗歌流派,其实也是企图确立一种诗歌标准,或企图说明诗是什么。孰不知,诗歌如果有标准,也是在不断接近标准的路上。诗歌的标准一旦定型了标准化了,诗真的就成尸了。想知道什么是诗时,就想想什么是人吧。想知道先有语还是先有诗,就想想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吧。
  刘再复说:作家艺术家既不能为功名利禄活着,也不能为某种概念、某种主义活着,拒绝这两种活法便有禅性。高行健力倡“没有主义”,正是他最清楚地看到,如果作家活在“概念”“主义”之中,或活在某种政策理念中,事实上就蔑视、糟蹋自己的生命,甚至丧失审美的可能与文学的可能。被概念占据的生命一定是苍白乏味的。作家在创造作品时,也追求精神内涵。没有精神维度的作品是肤浅的。但是,文学作品中的精神,不是抽象的说教,而是与生命细节联系在一起的精神细节。精神细节是和概念连在一起还是和生命连在一起,这是文学与非文学的重大区别。许多高喊“主义”、玩弄大概念的文学工作者,他们追求的并非文学,而是欲望。禅的一个特点是对语言的警惕。高行健声言他“只对语言负责”,就是对语言囚牢与和语言变质的警惕。尽管禅宗走向述而不作的极端,但是他们对概念采取一种警惕的态度,却可以给作家以启迪。活泼、精彩的活的灵魂,不可被功利所纠缠,也不可被概念所牵制。具有禅性的作家,一定是低调的。他们有生命的激情,但这种激情是内在的,冷静的,而不是高调的、嚣张的。
  高行健声言他“只对语言负责”,杨黎好像就是这样做的。刘再复的“禅性”倾向于写作哲学与写作形而上精神,与南北等主张的“现代禅诗”的写作原则有差异,尽管本质核心点是一样的,即写作的自由与审美,但这会不会又陷入另一种“概念”“主义”之中呢。已有诗人觉悟者,如沈浩波和他的“下半身”早已散伙,如皮旦不再纠缠“垃圾”“崇低”,如上海的撒娇不再成天撒娇,他们只是埋头写作或推动写作。
  你进入或信仰一种“概念”“主义”之后,你不由自主就会被“概念”“主义”洗脑、隔离、捆绑、囚禁,进而单一、封闭、僵化,失去呼吸新鲜空气的能力,逐步成为干尸木乃伊。
  其实,“概念”“主义”,算什么东西,它们什么东西都不是,只有我看到了眼亮心慌的诗,有刺激可把玩的,才算没白活过。
  当然,我喜欢的肯定有我喜欢的理由,哪怕这理由你不想说或说不清,这理由是不是又跳进了“概念”“主义”陷阱?!
  我们逃脱“概念”“主义”陷阱的办法,是再寻找另外的“概念”“主义”,再跳进陷阱?
  也许,我们寻找的不是“概念”“主义”,而只是走在寻找“概念”“主义”的路上。
  也许,只有另外、可能才是永恒,诗一旦定型,诗就真的尸啦。
2016.6—2017.1于郑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