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在巴黎的托卡德罗广场 (阅读1994次)



在巴黎的托卡德罗广场


在巴黎的托卡德罗广场
我看见一只小马驹走下台阶

台阶陡峭,它消失得那么快
我的目光都来不及逗留

它白色丰满的圆臀,翘起
银灰色抖动的马尾,却挥之不去

哦,我真该追上去,一探究竟
但彼时我正舒展歌喉,作为

一个街头的小丑艺人,为游客奉献
浪漫之都的款款深情。就在那一刻

从一对情侣相拥的缝隙之间:闪烁
一束光芒中纷飞的银色流苏,背景

洁白滚圆的落日之臀。突入眼睑
又瞬息滑落——以一匹纯种小母马的

腾跃之姿!哦,那是去年夏天
在比萨斜塔晖照下的托卡德罗广场

我看见一匹小马驹从众人中跃入
广场台阶的深渊,从此一去不复返!

那巍峨壮丽的比萨塔啊,相形见绌
为什么我不能从人群中挣扎而出

为什么所有的人生都羁绊于成功
与失败的台上台下?懊恼之余

索性让时光倒流,重返去年的巴黎
抛弃我流浪歌手的卖乖生涯。做一个

真正的追逐者!将铁塔、喷泉
广场和台阶,还原为少年的青山绿水

鲜花漫坡。亲爱的,你还在吗?当我
再次伫足托卡德罗广场的石阶之上

(10.23)


《邀酒诗》


酒里泡着一个说不出话的人

如果是两个人
也已撒谎成性

如果一桌骷髅坐在一起
他们从各自的洞穴爬出
酒精掩盖住经年的体味
只有骨节硌得叮当响
来,干杯干杯干杯!
一大口蓝色液体
从颌骨倒入
穿过不存在的喉咙
和心房
打湿几根肋骨
摔落地上
一桌骷髅坐在一起喝酒
天像下了一场大雨

酒店的餐桌每天长高一寸
服务员衣装整洁
拎着钢锯进来

(10.28)



 


 长条桌



那是一张
我们见过的长条桌
热热闹闹的
坐满了人
彼此恩爱
又有灯光
后来
我们中的一个
中途离开了
那新来的
坐了他的位置
渐渐的
长条桌坐的
全是新人
彼此恩爱
又有灯光
热热闹闹的
还和以前
一样

(10.15)
 
 
两只啤酒杯


有两只啤酒杯
并排放在一起
造型精致
姿态高雅
它的玻璃手把也很纤美
伸展绅士穿的燕尾服之弧度
杯中有酒
浮沫已褪
一个呈明黄色
另一只却是深橙色
因为光线的原因
一个成为另一个的阴影
但它们不动声色
依然紧靠在一起
断然不同于握在码头工人手里洋溢着泡沫伴随着吆喝“咣”的一声碰撞的两只
它们更像某些场景中的物之模特
盛放安静的琼浆玉液
也可比喻一对同性情侣
惊慌微漾且依依相惜
或者是作者心中一段散发麦芽味的遥远往昔
得到的抽象浪漫之表达
更可能只是一次醉鬼的遗忘
让它们成为时光的游魂
其实我也没有真的抓住
只是在昨夜惊醒又将眠的一闭眼间
突然浮现这两只金色的啤酒杯
在一张阳光透射的红木桌上
它们并排而立
晶莹剔透
流光溢香
然我无食欲
唯叹造物赐我如此境界之佳酿
我若饮之
另一杯又将如何安放!
另一杯也将赴汤蹈火!
这里面有一种哲学式的微小折磨
包括思念,空虚,罪愆和美学
啤酒满杯,等你来喝。但它们又有自己的一个小世界,诸如带尾巴的小汽流、摇头晃脑的小天使、隐秘的翻江倒海等等你永远也不能抵达
哪怕是你制造了它
又掠劫了它
但永恒里它只属于自己
因此啤酒如甘泉之水永不枯竭
世上空馀千万只无言以对的大啤酒肚
啤酒肚不是啤酒杯
啤酒杯最好有两只
Ok!
吾神将亲自倾注奇妙的味觉与精密的平衡

(10.16)
 
 
我的励志诗


在我被黑暗势力控制的那些岁月
在我服苦役的日子里
有个时间
我总是在扒火车
来来往往于去服苦役和服完苦役的路上
我说的扒火车
也不是从火车车厢上扒过去
而是从车厢底下钻过去
当我艰难地仆伏在冰冷的钢轨、水泥条和填石料之间时
从来都没有惧怕过
这台月亮下静静停靠着的漫长列车
会突然发动起来
把我碾碎
倒是有一次
只有那么一次
可能活儿太累了
我爬至中途打了个盹儿
感觉火车真的动起来了
发出况吃况吃的响声
但它没有向前开动
猛地
喷我一身热辣的蒸气
(那个雾团大的哟)
然后自动提升起来
升至半空
停顿一下
就掉头飞走了
你相信吗,这个比千年恐龙还沉重还巨大还长条的火车
在我打盹的功夫
轻轻地飞走了!
所以诸君各位:那些个黑暗势力
不会永久地囚禁你的人生
说不定明天一早
就有好运上门

(10.18)
 

《你的吻比子弹更有力》


画下一道斜线
再找到它的对应
形成字母V
继续画就形成W
柔和一点
比如水波纹
一条又一条
也可以无限地延续下去直到自由生命的终点
但是你的吻
充血的吻痕
一开始就是纵向的
深入的
朝着一个方向
对应另一只天然的洞口
穿过它
此人的后脖梗有一个吻痕
围巾也挡不住
你的吻比子弹更有力
在空中打出一只
吻痕的洞
深渊
其实它的形状就是把很短的水波纹折叠起来,或者把W覆盖起来的样子
恋爱的季节
空气中布满
未知的深渊

(10.11)



《桌上的橘园》
 
 
一只孤独
 
晨㬢映亮了一盘橘光
 
而当你眯缝双眼
橘园还不够平面
像是小少女
睁亮大丰收
但干干净净的习惯只能保留在一张桌面上
 
时间中总有一次轻微的车祸类似
用水果刀切开视觉
最初的味道存在于锋刃两侧
(每个人只有一次,不是吗)
顺着刀柄慢慢滴下来的
往昔的汁液
流淌红的黄的红黄色的缤纷园林
你轮回往复的吻痕就是那
一树树繁华的橘叶咦
为什么每一次的回忆总使
秋天更冷
更暗
甚至狼藉于
弥漫诘问之烟的烧燋的断桩
它的皮再也不能完好如初地穿回身体
枝杈的老骨头青筋毕现
我平摊双手
不得不在最后的餐桌上压灭一座橘园
 
(10.4)
 
 
《诗歌如何诠释“此在”》
 
 
把烟波浩淼的湖水竖立起来
立成一面巨大的水墙
平静如镜
我要直对着它与之相处
 
或者坐下
当然
可以有一张桌子
铺设洁白的餐布
 
年轻的厨师高举餐盘
端来一只鼻子
一只点缀着樱桃的奶油做的鼻子
 
厨师退下
右边
也立起一道水墻
左侧和后面也立起水墙
水面荡漾流而不淌如因缘汇聚如十世共在
 
我处身奇妙水墙围成的房间或蓝色深壑中
冷静的端坐
用餐刀切开点缀着樱桃的奶油做的鼻子
含着悲伤的开心小丑的鼻子
分成小块
送上舌尖
 
停顿
忽然想起
你将永远无法触及如此深渺的此时此境的
我的此在
 
水墙因此而崩溃
此在随一粒樱桃轻轻弹出
 
(7.26)


 
《杨改兰之诗》


把你的右手掌张开
五根手指分别代表五颗星
金、木、水、火、土
冥王星落入掌心
还有一两个什么星忘掉
好了
现在你手握众星像我们的太阳

上一个范冰冰
上一个范冰冰


因为你握紧的拳头上还坐着一个杨改兰
铁匠杨改兰正在打铁
拳头上鼓起的4根骨节是他4个儿子的
4只铁头
铁匠杨改兰发誓要把他4个儿子的4只铁头象西瓜一样敲碎
总有
下一次的苦难敲碎这一次的拳头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听不见哭声

上一个范冰冰呀
端上一个李冰冰
也可

(10.9)

 
《一个隐喻》
 
 
女人赤裸着与你紧紧相拥
你也全身赤裸手脚慌乱
迫不及待地品尝她的美貌
抓挠她的身体
寻找她隐秘的花蕊
她强烈的渴望迎合着
你滚烫的进入……
某一瞬间,你忽然觉得
有第三者,一个强悍的男人
也赤裸着,从背后
抱住了你,他用舌头舔拭
你的脊背、脖颈,咬你的耳根
你感到粘滑继而恶心,却又困在
女人和他的中间,无法自拔
你甚至必须用自己的身体保护女人
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他的手臂突然越伸越长
长到连你身下的女人也一起搂住
然后继续加长,他的手臂长得
象麻绳一样一圈一圈同时缠绕住
你们三个人,锥筒内部般漆黑的
处境中,女人似乎兴趣愈浓
更加攫紧你强烈扭动,逼近高潮
使你的身体象弹弓一样绷起
又重重坍塌,突然震醒!
原来是大梦一场啊……
让你怀着极度的快感和无比的屈辱
真切的像是在现实中发生:
即便最美好的爱情也处在强大的阴影之下
 
(9.17)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狼在山顶呜鸣如箫之时
他潜伏于杏花树下
杏花从不与他相见
“一个是木头
一个是马尾”
 
她有时趴在房瓦
我在熟睡
她试探舔湿窗纸
我起身小解
她终于挤进门缝身材窈窕
 
我也想过骑着它的弯曲
去参加同学聚会
它占了一个很大的车位
我用篷布把它盖了个严实
然后才能去干一件坏事
 
 
注:“一个是木头/一个是马尾”,海子诗句,指马头琴的两头。喻“同一体中永不相见的两端”。(9.16)
 
 
《碰杯记》
 
 
如果我住在瓶子里
怎么能和你拥抱?
只能在眼神里完成一切
 
你说你曾半夜2点开车到荒郊
看着天空
想住进月亮的瓶子里
 
那我们就碰杯吧
两只小啤酒瓶
发出咣的一声
 
(9.22)
 
 
《冲淡咖啡》
 
 
老式火车载着打包好的亡灵
轰隆隆驰进黄昏之黑
 
岸边的小男孩在玩打水漂
他不用石块,只用舌形的牡蛎壳
 
(10.6)
 
 
《故乡》
 
当初的眼泪冻结成一根冰柱
立在那里
立在暗处
 
如今的眼泪只是一枚枚钉子
钉在异乡
越钉越牢
 
(10.5)
 
 
《蹲着的女孩》
 
 
从小区门口出来的时候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
一个小女孩
穿着灰短裙和
一双好看的凉鞋
蹲在小区门口
手里拿着一块
鹅卵石样的石头
有事没事的敲击地面
一下一下
坚硬的水泥路面
发出嗒、嗒的响声
小女孩若有所思
或纯属无聊
她只是想完成
一个又一个
连续的动作
好比那些
从她身边走过的人们
进进出出
沿着弯道离开
又回来——在蹲着的
小女孩站起来之前
或者说
在小女孩长大之前
确有一个已经长大的她
在等着她
 
(8.28)
 
 
《石头记》
 
 
山里的石头
它们每一块的底部
都落在自己的位置上
它们凸凹有致
高低不平
或者倾斜欲坠
又有帮扶
各现本色
刚柔相济
它们百年不移
也可应天崩裂
这和马路上的石头多么不同!
我的身体在马路上行走
我的头颅摘下来
放在山上
 
 
《深蓝》
 
 
当蓝色像一道大门
对我打开
我走进去
感觉眩晕
我知道我遇到了比蓝色更蓝的东西
它叫深蓝
 
(10.2)
 
 
《我为什么还活着?》
 
 
因为我的镣铐还没有被打碎
因为我的歌声还没有被传唱
因为我的天堂还没建造
因为我的命运还在拆迁
 
因为你的美貌还有余烬
因为我的内心还有柔软
因为伤害的还能互相伤害
因为我还不是一头猪
 
因为天光还没有大亮
因为我还有满腹诗稿
因为股市还没有见底
因为秦岭尚有草木之清香
 
因为皇帝还没退位
因为邮差还在路上
因为烈酒尚需痛饮
因为我的心里还装着妻儿老小
 
(9.18)
 
 
《在大连海滩游泳》


在大连海滩游泳
有一次
有点愰惚
游啊游
游过了警戒线
还在向前游
直到遇见
一条大鲨鱼
猛然吃惊
鲨鱼才变回波浪
此时回望
海岸模糊
人声阒寂
心生恐惧
迎来选择
继续还是掉头
生存还是毁灭?
此念一出
经常思索
N多年后答案只有一个:
生死于我从来不是问题
问题出在之外。
海滩上的人也有询问
他们当然更加茫然

(9.13)

 
《嘉峪关记》
 
 
有一年我生活在嘉峪关
抬眼望去
能看见祁连雪山
闪闪发光
它象云朵一样
在半空飘着
一直飘着
云朵之下我如梦游
遭遇一个灰姑娘
七个小骗子
北行胡杨林
黑山有虎豹
登上明长城
入住游击将军府
每天吃烤羊蹄就大饼
喝着刺冷的雪山融水
好几次都有机会亲临雪山
但是我还是忍住了
即便我能替冒牌期货公司在2、3百人
的课堂上讲授各种技术图例操盘知识
我的内心还是相信
天上飘着的事物
就是为了不让我们随便接近
 
(9.10)
 
 
《神造珠峰》
 
 
剧本中的伪军甲
是个大高个
人送外号:
“珠穆郎玛峰”
 
某日天色渐黑
狂风骤起
伪军甲却被伪班长喊了
“立正、敬礼”
动弹不得
 
冬去春来
改朝换代
伪班长提前殒命战场
立正、敬礼
依然有效
 
再也没有人能喊出
“稍息、解散”了
伪军甲直挺挺站成的
珠穆郎玛峰
屹立东方
 
(8.30)
 
 
《铁岭记》
 
 
在辽宁铁岭五一广场的冷食宫
我们喝了人生中最漫长的一次咖啡
有多长呢
因为天天做爱
反正已经没话说了
只想记住我们曾这样喝着咖啡一杯又一杯
有一个多月的时间
每天睡醒
鲜族馆
狗肉宴
狗肉大全
然后喝咖啡到天黑
再回到辽北大厦815房间
做爱
 
 
《你的床板和床头》
 
 
1.
半夜喝水
水杯里忽现你的影子
但已咕噜一口咽肚
这不像真的
真的是有一场大水
从梦境里涌出
你扶住了一块床板
正着急忙慌的
向我漂来
 
2.
我在床头练习倒立
还不敢下地
等我练得十拿九稳了
就在你放学的必经之路
来一个空翻
再一个倒立
对了
我还得练习空翻
 
(10.3)
 
 
《光荣与梦想》
 
 
开始我们玩的是填字游戏
在“工”字前面填上各个种类
有车工钳工铆工电工焊工
采掘工出渣工爆破工如此等等
如果有几个苦大仇深的工种联系起来
他们将制造出一把匕首或猎枪
用来表达愤怒和保卫家园
 
但真正可以佩戴武器的工种
他们的填字游戏更具创意
他们用枪指着你的脑袋把它
当作一个填空,叭的一声
仆倒的瞬间你已被标记为暴力顽抗
然后是各路洗地工的橡皮擦
擦得干干净净就象什么都没发生
 
但是人生也不一定就如此逼仄
你可以去热爱一个人一不小心
几十年过去了,总有好运伴随着你
甚至你可以到乡下去租一块地
摆弄花草蔬果代替以前的填空游戏
当然你最好把填字玩成造句写下诗篇
光荣与梦想会使你半夜惊醒喜极而泣
 
(9.7)


 
《盛夏歌兮》


盛夏来临
秋容将逝
大好的天光吾当安坐庭院独享心灵
为什么我走在路上去见一个税务官
为什么
每天
更多的骗子
骗子的诗篇

盛夏来临
老母避暑
我为她买了三个月的有线电视
储备好柔软的食物柔软的心肠
自古天下豺狼兮
豺狼横行
君子无行
君子无行唯行孝以自救兮

唔!盛夏来临
安知秋容之将逝兮

(7.20。晨起而作)

 
 
《蝉如礼乐》
 
 
蝉鸣嘹亮
知了细语
夏天啊流水更急
王道更险
 
子路在路
颜回无回
夫子啊秦岭单薄
每当我捧起你的仁义
每当我聆听你的礼乐
 
抚我今生
恶行难赎
手无寸铁
腹有死心
夏天啊烈酒更烈
王道更黑
 
每当我捧起你的仁义
每当我张开蝉的薄翼
 
(7.20)
 
 
《我轻轻地唤你一声:法兰西》
 
 
一只大的陶罐里面
放着一只小的陶罐
 
一只小的陶罐外面
是一只大的陶罐
 
圆的子宫
孕育着圆的胚胎
金字塔内有一颗三角的心
 
孕育
破壳
小心你的成长
 
两具骷髅相遇
只有对立不能包容
这也是小陶罐的本意
避免盘根错节的爱与恶毒
 
如果你坚持愤怒
你就会得到愤怒的爱
一座世界尽头威风凛凛的金字塔
而这又是大陶罐的本意
 
星空的外面有星空
大海的外面是它自己
你是我内部
背向而坐的那个人
我轻轻地唤你一声:法兰西
 
(7.25)
 
 
《蓝色大桶》
 
 
远远地
我们就看见它了
在路中间
于是我们从皮卡车上下来
一步一步向它靠近
此桶貌似有点巨大
足需五六个人才能合抱
应该算是蓝色
明亮的蓝
没有刷漆
不像纯金属的
但肯定不是塑料桶
或许是空的
微微晃悠
也可能看走眼了
它显得沉实稳重
关键是不散发任何气味
这让我们放心
重要的一点:吊它的麻绳直通天上
没有一丝云彩
麻绳直接融入蓝天之空濛
确实这样
有点奇异
也可以说是从天上坠下一只蓝色大桶
麻绳怎么系绑大桶的
踮起脚也看不见
整件事情有什么意思
这让人无比发蒙
现在我们来到了大桶底下
它距头顶有两三米
从桶底细看
也没有更多端倪
就这样凭空吊着一只蓝色大桶
就这样呆呆地站着我们俩个
 
(7.13)


邮箱号:422646089@qq.com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