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整体的诗意或有诗无句诗意何在 (阅读12376次)



    读古诗主要是读其中精彩的诗句即金句,读新诗主要是读整体的诗意即意味。这也是新旧诗的重要区别和不同。
    古典诗精短而定型,写作基本上是填空,炼句、炼词、炼字,往往就体现在一句或两句的诗眼上。像到暮年的老人,轻易动不了,只能靠偶尔的咳嗽,表明自己的存在。
    现代诗自由任性,像风,像雾,像烟,像梦,像味,只能去感觉它的在。朦胧诗后的先锋诗歌写作,最有代表性的观念是非非等主张的三反三逃避,反文化,反崇高,反价值;逃避知识,逃避思想,逃避意义。当然反文化,不是说这些人没文化;反价值,也不是说这些人没价值观,而是他们有另一套文化价值体系。他们所反的是体制文化、体制价值观。写诗,一定不要卖弄文化,彰显所谓崇高品质,更不要轻率言说价值观等这些商业社会认定人存在高下的元素。写诗,一定不要传授知识,灌输思想,更不要跟人讲解意义。文化感,崇高感,价值观,这些东西有时跟狗屎无异。诗歌就是语言,纯粹的语言。评说一首诗,更在意对语言的感觉,语言的节奏、蕴味,甚至意趣等等来自其本身的东西,才是我们认定诗歌优秀的标准。本真的生活就是诗,什么诗眼,什么格言,什么名句,统统见鬼去吧。我们要的只是真味,人味,活味,肉味,血味。味只能是动态的,味不可能固定在一句或两句诗行里,它们只能氤氲在整首诗里。
    古典诗的表现方法主要是比兴,现代诗的表现方法主要是象征。象征只能是整体的,若沦为局部或一两行,就只能是比喻或联想了。
    中国诗歌象征手法的成熟运用较晚,但2000多年前就产生了许多精美的寓言,寓言手法其实就是象征手 法,不同的是它寓理于事,不直接抒情。西文诗哲但丁早就说“诗为寓言”, 对中国人来说寓言比象征更亲切,却被我们冷落了。
    现代诗思想意识主要源于西方哲学和美学。从唯心主义、自然主义、唯美主义,到形式主义、现象学、存在主义、结构主义、解构主义、后现代主义,都受到了诗人们的热烈响应,并融化到自己的写作实践中,形成了远离或淡化哲学、思想、道德、意义,回归或重视形式及语言本身的艺术倾向,诗歌呈现出注重整体氛围的现象,如更加投入过程、局部、细节、具体、肉身、现象、形式,轻视转换提炼升华,甚至提倡审丑、崇低等。
    德国哲学家黒格尔说:“艺术在死亡,因为艺术消融于哲学之中。当艺术嫁给哲学,艺术就走到尽头。当诗歌靠近哲学边缘就靠近了危险。”
    法国象征主义诗人马拉美说:“写诗靠的是词,而不是思想。”“诗的目的在于暗示。”
    诗人杨黎说:我倡导废话写作,但是我的写作并不沉迷废话,其原因还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废话。我沉迷的,仅仅是对以前的诗歌的偏移:我反对诗言志,不管它是什么志;我反对以比喻为中心的一切修辞,也不管它为什么修辞又是怎样修辞;我反对诗意,特别是反对道德意义上的诗意——我愿意把诗歌还原到孔子之前;当然,我更反对诗歌的空洞,反对诗歌的大,甚至反对它的另一面;我最反对的还是用别人的口气写诗,这才是我骨子里的反对——不论这口气是传统的,当然主要是传统的,还是不传统的——任何一个有的意思的诗人,他都是在用自己的口气写诗。曾经有很长时间,大家都在讨论口语,我以为,这才是口语的根本问题。所谓书面语的错误,不也就一清二楚?
 
    诗人法清说:不要试图赋于事物以意义。你把一个事件、事物写清楚,写准确就可以了。不要强行言说,不要试图给它以某种意义。不要拔高它,也不要贬低它。不要去联想,否则将很失败。当然,每一个词都很主观。所以,让意义死去也许不可能。那就让存在自显吧。
    诗人教授李森说:一种是价值观写作,另一种是纯粹写作。二流以下的诗人,其写作一般是价值观写作。价值观写作属于社会学的写作、伦理道德的写作,总而言之属于意识形态的写作。对于沉默的、无穷无尽的、无限蹉跎的天地万物和没有被玷污的个人心灵与心智而言,任何意识形态的价值观逻辑书写,都是语言暴力不得不制作的“谎言”系统——表达本身就是对本真存在的背叛。“谎言”以看似真诚的的模样假设了一切,又以看似科学的逻辑铺陈、演绎了一切——这是一条人类作茧自缚的不归之路。价值观系统的培育,本质上是朴素心灵和心智生成的文化原罪。
    哲学有时之所以会成为诗歌的死神,是因为把理性或原则或规律用成了枷锁或窒息或重复甚至大棒,扼杀了生气灵气与个性。如果我们把哲学理解为精神应该有自己追求的境界,精神应该有更多的可能性,而不是大师具体僵死的条条框框,哲学就成了诗歌的救星。
    美国学者戈尔德说:“关心生活和道德的艺术是谎言的衰朽。艺术的形式拯救了生活形式的贫乏。艺术的最高形式是没有任何具体内容的抽象的装饰。形式就是一切。艺术除了表现它自身之外,不表现任何东西。一切坏的艺术都是返归生活和自然造成的,并且是将生活和自然上升为理想的结果。”
    法国现代派诗人《恶之花》作者波德莱尔说:“以丑为美。”“恶就是美。”
    诗人徐乡愁说:这个世界伪装的东西真是太多太多了,为了让世界还原成它的本来面目,我们不惜把自己变成动物,变成猪,变成垃圾,变成屎。垃圾派的横蛮崛起,立即遭到了方方面面的辱骂,骂我们是畜生,你骂得很对,因为我们本来就没有打算活得像个人。我们屎都不怕,还怕你泼脏水?垃圾诗的语言是口语的,粗砺的,自由的,陌生化的,垃圾诗不但拒绝象征和隐喻,也拒绝一切诗歌技巧,必要时,诗人在写诗歌的时候可以现发明,并一次性把它消费完。垃圾诗还拒绝深度,凝练,精致和狗屁意境。
    诗人皮旦说:垃圾有派三原则,第一原则∶崇低、向下,非灵、非肉;第二原则∶离合、反常,无体、无用;第三原则∶粗糙、放浪,方死、方生。
    整体的诗意,使诗歌作品成为骨肉血意融会贯通的整体——一个生命体,一个鲜活的生命体,这也应该是诗的另一种投胎升华,再生的升华,现代主义的圆寂。
    新诗中影响大的,恐怕极少能有超过台湾诗人余光中的《乡愁》的,这首诗就是一首典型的具有整体诗意的诗,因为你无法用其中的一行或两行来代表整首诗,其中也没有一行或两行叫你一看就过目不忘的诗句,但它的确打动了无数中国人的心灵。诗人用了四个意象邮票、船票、坟墓、海峡,不仅把一个人的一生,形象而生动地表现了,还把近百年来中华民族最大的心伤两岸分割之情,有意无意就触疼了,成了海外游子深情而凄婉的恋歌,也成了所有华人的心歌。题目《乡愁》与整首诗完全成了绝配,是点题,更是升华,无论谁再怎么改恐怕只能是对诗的伤害。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呀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呵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弯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巧的是,表现家国情怀的,还有一首诗,也深深地打动了我。没有想到,自传里的家谱,自白式的个人简历,12行说明文,却成了一首叫人叫绝的爱国诗,虽然诗里没有一个祖国母亲之类的字词。一个人的血脉,才能证明和说明自己的祖国,血脉里的东西,用任何修辞都成了多余。就像你面对母亲,一声“妈”,一切都有了,一切都成了多余。
 
祖国
唐欣
 
 
一个山东人和一个陕西人
是我的祖父和祖母
而一个西安人和一个重庆人
是我的父亲和母亲
 
我自己娶了一个天津人和
一个南京人所生的女儿
而我们俩的女儿生于兰州
在北京读完中学
 
又去了成都上大学 至于
以后 她的丈夫将来自
何方 孩子在哪儿出生
现在 我还一点都不知道
 
诗人唐欣的名气与余光中无法相比,但同样写出了优秀的诗作。《祖国》在这里也不可替代,而且没有一点点矫情作秀,更加个人化,独特化,自然天成,叫人惊叹。这也充分说明整体的诗意,同样能打动人,折磨人。
    《祖国》,其实是写了我家四代7口人的各自不同的出生地,题目为《家人》更具体客观,但这样整首诗就太实,无法给读者留下想象的空间。祖国,大了,空了,反而给读者带来了无限想象的余地,而且诗里不断变化的人和地点,又把祖国具体化了,可感化了,诗情诗意,无不打动着读者的心绪,诗的魅力自然也无穷了。《乡愁》里,题目与诗,每节中的诗与诗,都是虚实相生,虚实相映。
    可见,虚实变化,虚实之度,意中有象,象中有意,决定着整体诗意的高低优劣。一味虚一味实,或全是象全是意,整首诗的价值就会产生极大变异。
 
2016-3-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