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让我重新做回一个诗人 (阅读15684次)



2016年5-6月诗歌新作选
 
《孤独德令哈》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海子)
 
 
不要把你的孤独
和你自己
捆扎在一起
 
夜空下的德令哈族人
孤独时会把自己的头颅割下
不是寻死
而是让头颅独自飞翔
象一颗不发光的UFO
在地球的另一端旅行
夜夜如此
天亮前头颅飞回
因此阳光下的德令哈族人
永远的热情好客自信满满
 
睡在旁边的德令哈女人
半夜正好要亲吻无头丈夫
她的嘴唇只能迷糊糊地
落在脖子的刀口上
当然一切都已被孤独的魔法冻住
不必担心
鲜血喷涌
 
(2016.5.19)
 
 
《如何把酱油的品质标识写进诗里》
 
 
这是我的思考
把它放在下午
因为没有完成
它将侵占我的夜晚
夜晚啊我多么希望归于另外!
 
氨基酸态氮含量≥0.4
必须是酿造GB18186
还有两个否定:
不要相信海鲜酱油因为加了味精
不要使用配制酱油因为它不够青梅竹马
 
瞧,多么简单!
但这样的卸载不够诗意
诗歌应该属于“离基深渊”
也即此物仅仅“呈现于消逝之际”
仿佛我不可能存在的“酱油美人”!
 
为什么美人总是我们的最后出口?
年轻时浓烈现在偏于清淡
年轻时各种尝试现在草茹独守
既是酱油也是美人
还有我的阿姆斯特丹和高血压
 
亲爱的……我遭受的折磨还会重来!
每天的酱油、梦魇、玻璃房间和离基深渊
“长安清明好时节只宜相送不宜别”
亲爱的你的忧伤味蕾正在悄悄减少
而你的太阳将定格酱油黑子永不屈服
 
(5.30)
 
注:1.“离基深渊”,海德格尔哲学术语,大意为“离开之际盛行、呈现的基础”,指存在-本有之“存有”的本现。2.“草茹独守”之草茹指草茹品牌酱油。3.阿姆斯特丹常指色情之都。4.“长安清明好时节,只宜相送不宜别”为唐·王建诗句。
 
 
《不问杀》
 
 
不过,
桃花岭的吹号者收起喇叭
万亩桃花吐槽与否已经无关紧要
这里的老居户是52年前的一只狐狸
她有精变的手艺能烹饪的本能
冬天尾巴垂下表示有很多孤独
 
吹号者在日记里写道:
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
今年我51岁但过的是52岁生日这是
“向尚未称量的有待考量者的扩展”吗。
她苦苦等待他就是憋住不问任由桃花纷纷
吐槽。
 
春风如问
收紧心灵是另一种问候
高楼林立冲刺恰是屈子现时的巨型“天问”
吹号者骑着“问又不问”的铁桶
完成越出自身之外的运行
狐狸的眼中闪烁黄叶飘零仿佛不问而杀
 
(正在发生的是:
雷洋上街
不问而杀)
 
(6.4)
 
 
《讲故事的人》
 
 
讲故事的人是被派来讲故事的
他讲啊讲啊讲完了所有的故事
就找个地方独自一人
悄悄死掉
 
第二个讲故事的人也是被派来讲故事的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命运
就少讲了一个故事,他要把这个故事
在悄悄死掉的时候讲给自己听
 
第三个讲故事的人当然更聪明些
他给自己留下两个故事。以此类推
第一万个讲故事的人讲故事的时候
世界上已经少了九千九百九十九个故事
 
第一万零一个讲故事的人出现,他的
时间只够自己用了。他只讲了一句: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故事可讲
只有很长很长的独自死掉
 
(6.9)
 
 
《小忧伤》
 
 
在玻璃房内
我与你
相视而爱
在玻璃房外
秋天的桦树
金光闪闪
 
在玻璃房内
相视而爱
但要保持距离
但不要转身
在玻璃房外
一排高大的桦树
趋于疏离的伤感
但不会被伤感分解
 
现在的我与你
是命运的缺席
从未遇见
或聚后分离
没有找到
这样的玻璃房子
这样的高大桦树
 
在玻璃房内
我与你
相视而爱
在玻璃房外
秋天的桦树
金光闪闪
 
(6.15)
 
 
《强迫症》
 
 
一块大的正方体
上面放上
 
一块小的正方体
它们是用
玻璃做的
 
整洁
透明
 
现代派
略微重
一丝不挂
有点冰
 
除了比例不同
完全一致
像某次的
一见倾心
 
送给你
不是纯洁的爱
就是爱的尸体
 
(6.17)
 
 
《声音与颜色》
 
1.
半夜睡醒
玩手机
脖子累了就
坐起来拧几下
忽然听见
沙、沙、沙的声音
是脖子转动的响声
再转几下
有哗哗的水声
又听出
一下一下在水沙里
淘金的混合声
我对最后这个比较满意
直到
曙色渐亮
窗外传来白天的声音
 
2.
拉开窗帘
秦岭大山是满满的绿色
连空气都是绿色的!

广告牌是红色的
马路是深色的
垃圾箱有黄色和蓝色
房子被贴成瓷白
早起的行人是猥琐色的
正在盖的楼房不知道
会刷成什么赤橙黄绿青蓝紫色
它越盖越高会档住我看见大山的绿色
这让我有点丧气
 
但是之前
没有房子没有马路
没有广告牌垃圾箱也没有行人的猥琐色
再之前
一个人也没有
也就没有人告诉山它有一个颜色
叫绿色
甚至它连山也不是
它连它也不是
 
(6.19)
 
 
《急就,为一只黑色苹果而作》
 
 
我有一只黑色的苹果
它又皱又干
但未腐烂
发现于冰箱一角
它又光又亮
像非洲女人翘挺的圆臀
富有弹性
或者它只是被封闭的自我吃掉的半个苹果
需要另外半个合体
才能达到上帝的要求
或者它曾面裹黑纱伫立街头
在风的枝梢下与人攀谈
酸涩的汁液尚未酿成
或者命运使然
只需诗人的舌尖轻轻一舔
它体内的裂隙禁不住电闪雷鸣瞬息崩溃
哦,我的黑色苹果
我怀念你新娘的模样!
造物的作弄,岁月的遗忘
嚼在嘴里、熬成稀粥、制成罐装、沃作肥料
生命果园的必然深渊!
我的黑色苹果
“有人喜欢你年经漂亮我只爱你饱经沧桑的面容!”
爱你,我也在衰老必将更老
没有人懂得
一截干树枝,内心深处的
泪流满面
 
(6.20)
 
 
《骷髅之爱》
 
 
只有一只嘴唇
鲜红的嘴唇
在空中飘浮
 
只有一只眼睛

另一只美丽的眼睛
在空中飘浮
 
只有一披长发
你爱过的飘逸长发
在空中漂浮
 
大街小巷
行色匆匆
只有许多孤单的眼睛
许多孤单的嘴唇
和长发
一闪而过
 
或者还有
许多孤单的裙子
戒指
高跟鞋
过去你信任完美无缺
现在你是一名修理工
收藏碎片的百宝箱
 
百年之后
当你变成一具骷髅
从墓穴里慢慢坐起
打开箱子
挑选你收集的眼睛
塞入骷髅的眼眶
用一片鲜红的嘴唇
遮住恐怖的獠牙
让你爱过的飘逸长发
披在自己的肩上
 
穿上高跟鞋
套上裙子
别忘了戴上新婚钻戒
现在
你婷婷玉立
转过身来
你自己
成为了你深爱过的那个人
 
(6.21)
 
 
《我们吃着豆子的飞》
 
 
凡物皆有两种形式
或生或死
或存或灭
唯食物中的豆腐
(我极爱吃的豆腐!)
既非豆子
又非豆子的腐烂形式
它是某种意外状态
是豆子对自己无比美妙的创造力与
想象力
一种飞的感觉
豆腐是豆子的飞翔形式
 
(6.24)
 
 
《歌词联想:对面的女孩看过来》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
然后
转过头
去看云朵
天上的白云看不见我
看得见山川大地森林草原和太平洋
太平洋看得见浑浊的渤海弯
看不见北京城
北京看得见全国人民
但看不见我
世界因看不见我而明媚辽阔欣欣向荣
我是它的黑夜
沉默的大多数
未来将看不见今天
昨天的我也看不见现在的我
我是此时此地的空虚
一片漆黑

当珍惜有亲人如镜
爱人如烛
 
(6.27)
 
电邮:ls815@126.com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