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卧龙山庄之夜 (阅读1789次)



卧龙山庄之夜
 
在接近巅峰的地方,小木屋
停了下来。我们在里面
睡了半夜——另一半在聊天。
悬溪拒绝冰冻,松风轻推窗户
一万年的溅鸣和小山妖的声音
加速向我们抛洒碎片。
也许暴风雪即将来临――
不一定非得在有酒吧和洗脚妹的街上
因为云豹正从几朵绯云后消失。
倘马尾松变老并意识到它并非仅仅是一棵树
可能是镜子上或者我们打算在稿笺上
写下的事物,我们该怎么办?
 
索道悬止于两百米处。但那不是铁限中
惟一的通道。当欧洲海滩漂上来
叙利亚难民的尸体,我们的脸
如同你开出的处方填满烟雾。
呆在木头房子里其实并不能
阻挡绝望。问题是,星星和山雉
仍在那儿坚持。这意味着
必须抛弃大部分的美,这样才配得上
在这高峻的山中度过一夜。
寒凉。但寒凉至少可以使写作
保持一点暖意,并在虚无中尖起耳朵。
当然,巅峰上的雪
                    终将卷走最后的我们。
                                   
                                                  2015-12-14
 
*卧龙山庄位于天柱山巅峰之下,12月11日夜与天鸿住在1号木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