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5.11 会议发言,评议台湾两篇 (阅读833次)



               《新诗形式建设学术研讨会》
 
    20151030——11. 2 · 北京卧佛山庄
 
 《现代诗分行与思绪、转喻的对应关系》
 论文宣讲:台湾亚洲大学教授简政珍(十五分钟)
 
            评议人: 陈仲义(限时五分钟)

 
大会安排我点评简教授论文,可谓正中下怀,理由是7年前在珠海召开简政珍研讨会,我提交的是有关他隐喻与转喻的论文;3年前发表在《当代作家评论》上《分行跨行:最低限度挽留张力》也与这篇文章有关。这么凑巧,密切交集,吴老师不愧是天才的“红娘”。

 
一般人都认为诗的分行,属于雕虫小技,无需多加关注。 迄今仅见的寥寥几篇论文,都是从文体特征或结构角度入手。但简教授提供了与众不同的两个新角度,形成该文第一个亮点:

①从写作主体的思绪角度出发  研讨思绪与分行的关系
②从语言的组合接续关系角度  研讨转喻与分行关系

第二个亮点 分类细密到位,且十分精准
他将转喻的七种类型分类为
展开、转圆、连绵、可视化, 后延伸到空隙、断裂、悬疑
尤其欣赏“转圆”的提法:表示挽回 斡旋,很有道理。 

比较本人2012年发表的《分行跨行:最低限度挽留张力》, 是从张力角度讨论定向功能、强调注意,进而分出四种类型:节奏变样、 断裂病句、强化形异、彰显空白。

不管是分成七类还是四类,或将来的十类,说明诗歌这一文类虽然十分“微雕”,在许多不起眼的缝隙,仍存在大有可为的研究天地,隐藏着大量的机密,关键是有没有发见的眼睛。我们明显感受到简教授透视文本的眼光。

第三个亮点,简教授把分行与转喻挂钩,是很有见地的,这与他长期经营意象理论与实践大有干系。如果以雅各布森的语言运行的纵横轴理论来看,转喻与分行关系恰恰内在地契合了这一理论,并且得到了有效的发挥。

一般来说,纵轴“统领”隐喻,横轴 “管理”转喻。

简教授一直玩转得很娴熟。我曾经用他的《气钻》做经典案例:纵轴隐喻生态污染,投射到横轴,成为四次转喻 “气钻——针扎——叫——痛——痒”。大家都知道,语言与言说的出口必须按顺序,历时性、一个接一个,排着队鱼贯而出,做水平运动,这与分行构成天然潜在的一种对应关系。

简第一次把分行排列与语言的水平运动结合起来,很好探讨这方面的关系。并且小结出三个功能:接续、环绕、并置。同时以汪启疆的“树”来分析4重转喻“树——柴火——纸张(书信)——阅读(续问)”,很有说服力。

最后,不成熟的建议是:

①  做进一步比较:有意将同一首诗作重新打乱,进行另外排列,形成同一文本的多种分行尝试,据此在细微的区别中提供差异性的功能说明,从而更彰显分行的“功力”与“魅力”。

② 关注其他分行排列的特例,如助动词“的”的领头处理、句行中“空格”的处理、标点符号突兀句首排列,起什么作用等等。
 
所谓的雕虫小技的研究,有可能滑入形式主义陷阱,但诗歌不就是无数小手艺的合成吗?我们的工作,就是研究小手艺如何通往充满魅力的道路。

谢谢大家。
 
 

 
  两岸四地7届当代诗学论坛·代际经验与呈现
                        国际学术研讨会


                   2015.11.27——29·暨南大学
 
 
《释放、错失与解脱:女性书写的另一种定名》
论文宣讲: 台湾逢甲大学郑慧如教授(十五分钟)

 
             评议人:陈仲义
              (限时五分钟)

 
去年香山会议安排我评议郑教授关于十二星象图的细读,上个月在卧佛山庄安排郑教授评议我的形式化诗美结构,不到一个月,双方又要“短兵相接”,看来陈氏与郑家一直以来都是“冤家路窄”。
 

一肯定意见
郑教授给自己提出的任务是补充琼虹诗研究的观点;重视且强调白雨诗一直未被看重的特质,为女性诗人或女性书写提供重新定名的观察视角。且看她如何来进行作业。

第一部分关于白雨诗,她进行的是挖掘与纠正两项工作。

①挖掘:钟玲在《现代中国缪司》专著中褒扬白雨,共有九点,相当全面,郑教授避开9点之外,另辟蹊径。她主要是采撷“囚禁意象”(包括与囚禁意象相关的穴居、囚室、密闭循环、愈埋愈深的煤矿、重门深掩的小院落、天窗、四分之一天空象限、大鸟笼、地穴、墓、水晶屋、玻璃棺)和“隔绝意象”(包括错过、错配、空等、扑空情境)等两大类。她在钟玲忽略的地方挖掘出高密度的“他者”,有别于钟玲的判断,是对当代诗人论“定评”的某种重要补充。

②纠正:钟玲说白雨诗的客观语调是瑕疵,郑教授反而看出客观语调恰恰是白雨诗很难得的优点。她重点讨论《记梦》掀开了日常生活中无意识的许多仪式。
这种辨析是确凿有力的,无疑是对定评的一次改写(建议典型例证还可增加一个,以增加分量)。

   第二部分关于琼虹。在总体“爱与宁静中的内在旅程”中,郑教授进一步补充被人们有所忽略的叙述性与宗教性特质。或许篇幅关系,第二部分她不再采用细读,而是采取综合方式。总的说来,她的任务完成得比较圆满。尤其第一部分相当精彩,承续郑教授一贯针脚细密,穿梭自如的风格。
 
二可能的瑕疵

1. 结语中提到“白雨的诗是制约、培养、装饰、教养、文明、老练、强壮、整合、比较、宣称、摩擦、紧张、疲倦、挫折、压抑、防卫、抗争、打仗、渴望、摧毁等概念的综合。”——连续20个词组,感觉有如一首诗中塞入超载的意象群落,不免相互抵消、耗散。不如忍痛割爱,建议删掉三分之二,保留6个,反而更加突出重点?

    2琼虹部分相对较弱,与白雨的文字至少在量上不太对称,真正论及实质的才1800字,略显单薄。建议至少增加一倍篇幅,有利丰满。也以此避免前头洒下的漫天“白大雨”,盖住了后面瘦小的 “彩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