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在手机阅读时代 (阅读1353次)



诗在手机阅读时代
李霞

  21世纪一开步,汉诗最大的动点和亮点就是网络诗歌的出现。正因如此,汉诗在历史上才第一次真正进入了民间、个人、先锋、多元时代,随着新媒体新技术的日新月异,诗歌将随之怎样变化,诗人们无不期待着。
  1995年开张第一家中文诗歌论坛橄榄树,到2000年南人创办诗江湖论坛、莱耳创办的诗生活网站,随后各种诗歌论坛便风起云涌。前后仅十年,到2006年多数诗歌论坛纷纷荒废消失,少数几个退进诗生活网站残喘至今。
  2006年9月我在《汉诗网站众生榜》里收集到的一些汉语诗歌论坛或网站共801个。几乎随时都有生有死的,全面收集是不可能的,估计先后产生的汉语诗歌网站有1000多个。
  在论坛时期,我有一段刻骨的记忆。2006年9月在洛阳重渡沟风景区的一次诗会上,我与伊沙、管党生等相会。闲聊时,他们二人对我的想借助网络搞好诗榜的想法也极有兴趣。后经过多次电话沟通,当年12月前后我起草了《汉诗榜行动方案》。在全国范围内成立推荐小组,由10位推荐人组成,推荐人首批定为伊沙、管党生、李霞、徐江、沈浩波、君儿、赵思运、南北、刘川、韩少君。从2007年第一季度开始,每季度发布一次,企图打造中国最公正最专业最权威的诗歌评选系统。一年后“要想读好诗,就看《汉诗榜》”已成了许多诗人的自觉行动。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因,到2009年7月《汉诗榜》第十榜发布不久,就自行结束了。
  2000年QQ出现。个人之间的聊天,包括图片、音频、视频交流基本实现无障碍。
  2002年博客出现,诗人几乎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博客,有的一人有几个博客,类似个人诗歌网站。新浪博客成了诗人博客的最大集散地,其“纯写作博客群”,是最大的诗人博客群。
  2009年微博出现,可以通过手机随时随地使用,博客随被冷淡,但到2014年微博也开始衰减。
  2011年4月5日零时,伊沙在网易微博开设诗歌栏目《新世纪诗典》,当天关注度暴增至11万人,到2013年7月30日他已发微博8万多条,关注度为460多万人。到2015年已公开出版四本《新世纪诗典》,但《新世纪诗典》转场到新浪微博影响开始衰减。
  2012年8月微信公众号诞生,它的病毒式传播,到2015年中国已有三亿人活跃在微信了。只要会用智能手机,诗人就会上微信。除个人微信号外,各种诗人微信聊天群、公众号、订阅号任你浏览发挥。一些青年诗人几乎每天都泡在微信上,仿佛离开微信就没法活了。微博是第一个大规模普及的移动互联网内容产品,但微信是真正的平台级产品,它融合了传播的各种形式——单向传播、互动传播、人际传播、组织传播、大众传播,文字图片音频视频一体,功能之全面前所未有,现在还看不出有什么产品能取代它。
  2015年6月8日新华社推出新版客户端,打造移动互联网领域传播航空母舰,新闻界一强统吃的局面即将形成。一般微信公众号一天只限发两条内容,而“新华社” 推出的新版客户端,每天可发1000条内容,国际国内无所不包,各省新闻也有专栏,差距说天壤之别一点也不过分。当然,诗歌界包括文艺界目前的人力财力根本无法与国家通讯社相比,但可以做就有可能做,诗歌是否需要这样的强大客户端也值得讨论。其还告诉我们传播手段和平台的强大与方便已超出我们的需要甚至想象。传播与信息,对诗人而言,已有太多的过剩。
  ——经济科技发展与艺术尤其是诗歌的发展无法成正比。2000年我国GDP为8.9万多亿元,2014年我国GDP为63.6万多亿元,增长7倍。2000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5800元,2014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9万元,增长近5倍。
  十五年来,诗歌创作与发表的数量肯定有大幅度增长,因网络的催生作用是史无前例的,刊物无论是民刊还是官刊但具体数字肯定没法确定,诗歌的质量是提高了还是降低了更没有定论也无法定论。
  艺术作品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代表作品,不同时代的作品也很难比较谁高谁低。中国2000多年的封建社会,人们公认唐诗是中国诗歌的最高峰,唐以后诗歌就走下坡路了。新诗还不到百年,一切定论都太早。
  ——手段不是目的。互联网及相关的新媒体的出现,只是诗歌交流传播的环境与手段大大改善,就像当年纸与印刷术的发明一样,并不能从根本上提高诗歌的品质。也与一个诗人做了领导尤其是文学出版或刊物的领导,或作生意发了大财一样,虽然发表诗歌参加诗会的机会大大增加了,但并不能说明他的诗歌质量更高了。
  ——新媒体的影响力多被夸大了。在同一个公众号里,真正值得点开看的有十分之一就不错了,多数是一目而过。在聊天群里,70%的内容与诗歌无关,多磨牙斗嘴的无聊之文字,最热的帖子是发红包。在微博里,不写诗不喜欢诗的人,诗人和诗就在他旁边,他也与没看见一样。微信内容网上基本搜索不到,它就像肥皂泡一样很快就消失了,影响力大打折扣。有人称新媒体让诗歌进入到大众化、人民化、群欢化时代,显然是痴人说梦。诗歌娱乐化赶集化,只会把诗歌装入垃圾桶内。诗歌艺术永远是小众化的玩物。
  ——诗歌多元化,诗人的生存方式也应该多元化。喜欢独处,可以像余秋雨一样,不用手机电脑不上网不看报纸电视,潜心读书写作,作品并不落后时代。喜欢群欢,你就走进网络广场,泡在聊天群里,或唾星四溅,或口吐莲花,任意东西。喜欢旁观,可以只观看不发言。也可以寻常看不见,偶尔露峥嵘。
  ——微信等新媒体手段和平台,诗人热情参与绝对不是坏事,但也不要盲目迷新厌旧,像狗熊掰棒子样掰一个扔一个,其实他们各有长处。展示全方位自己博客最佳,微信可能是个热闹的广场,但网站才是莽莽高原与极限考验的圣地。从专业性规模化包容性稳定性和影响力来说,诗生活网站堪称中国最优秀的诗歌网站。截止到目前为止,它依旧吸引了大量的中外读者和诗人浏览,你不去损失的只能是你。
  诗人的诗歌史焦虑症并不一定都是坏事,但你要真正创造或进入诗歌史,必须培养自己强大的内心,不可把手段当目的,善利用,而不是被利用;善独行,而不是被消耗。
2400字
2015-6-8于郑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