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身边往事 (阅读1415次)



身边往事

 
晚饭后我们总会去爬月亮湾
月亮湾是小区后山的一个景点
八年前刚来的时候,你说
我们天天爬山会成仙的
接着发现上山的那条小路
伴着溪流,可以直通三棵树
它也不是山顶,秦岭总会有更高的峰
经过一片静谧的松树林
我们常去瞭望台看看小县城全景
灯火阑珊处,指点凤凰湖的位置
如果是五月,蓝色鸢尾花将遍布山野
到了七月,雪白的十里香香飘十里
开米粒花的没娘藤饱满而茁壮,而你
总把缠紧的藤蔓从你爱好的小树上扯下来
经过一户养鸡唤狗的人家,我们见证
火红的杮子树下老牛舔犊的美好场景
那几棵野杮树和成片花椒木郁葱如故
五味子和野樱桃已不多见
高大的杜梨和梭椤会在下个弯道出现
你常常突然停住脚步,指给我看
新发现的,奇怪而美丽的植物
荚迷,鸡麻,金丝吊燕,或者蜂棠花?
而我的手机镜头正在捕捉枝梢的红肚鸟
它的叫声,极像“减肥,减肥呀”
有一次,我们看见两只羽翼艳丽的
长尾山雀,它的超凡脱俗肯定是外来的
第二天在原路只留下一地羽毛让人悲伤
某个时刻,你会想起一些小事细节,而我
总在下山途中给远方的亲友电话耳语
雷雨过后,那次我们掰了些新生的竹笋
回家品尝鲜肥爽口心存窃喜。而那几个
挖山药的破坏植被让我们愤慨不已
端午时节,折把艾蒿插在门户是当地风俗
花椒成熟,大红袍的麻香令山谷沉醉
重阳将近,蝇蝶纷涌,草菅荆棘繁茂密堵
“遍插茱萸少一人”是我的暗自思绪
放羊的老汉总能遇见,只放四只羊
羊儿入圈,他就摆地摊销售刚采的野菜
进入冬季草木衰黄,天黑得早人愈稀少
月光下的山路像一条灰白的肠子,曲折
幽深,偶有小兽窸窣,而群峰之中巨大的
寂寞愈加沉重,我们心怀忐忑急行少语
每回登顶都像一次形而上的解脱。待到
气温骤降,我们只好宅在家里从窗口眺望
或者去南方过冬,年三十的桌上也会
和老母孩子谈论山居生活的细细点点
谈论久违了的“完好无损的大地的赠予”
谈论我家小区这个著名的后花园
我们猜想三棵树下的那口荒井是谁开凿
为什么?井底仍然有水,能鉴人影
我习惯探头凝视一会儿并坐在井栏小憩
偶尔抽支烟,静候山脊那边的晚霞消褪
直至某日有人在这清悠之地
新箍了两座俗世的空坟
几年功夫,我们也老了
饭后多半去江边散步,偏爱平坦胜于陡峭
爬山也改从小路的半道穿出
从大路折回,掩鼻躲避轿车的尾气
一群月亮湾的游客以为看到两个当地人
向我们打听,但我们不是
我们微笑以待。没有人能够明白
自己身边以外的事物真相,也没有人
能从另一个人的笑容中拿走更多东西
除非他们相濡以沫,白头偕老
 
2015.5.16-20

小情诗1
 
 
我曾经,曾经那么艰难地进入你
进入你的身体
当我离开
抽取你熟睡中的灵魂
 
那是个溽热而又漫长的夜晚
我独自起身
推开窗棂
一轮古久的月亮挂在头顶
 
许多年后,当我老迈不堪
在自家的阳台
再遇当年的月亮
你的灵魂依然发出闪电的光耀
 
2015.4.6
 
 
 
小情诗2
 
 
二十年后的今天,在茫茫人海
我与你
重新又相见于不见之中
 
在月光码头,云彩上浮现你缥缈的面容
在孤独丛林,树枝间
留下你裙摆抖动的瑟瑟声响
 
我必须一路追随,不能停止,不能停止微信
如果我屏闭,你就会变成一个妻子
不再是我遥不可及的梦中情人
 
2015.4.7
 
 
 
小情诗3(听说你去深圳)
 
 
我从孤独的房间里走出来
走到满天繁星之下
吹我的喇叭
我的喇叭发出哞哞的声音
栏里的牛儿听见了
你没有听见
 
我从孤独的房间里走出来
走到空落落的院子中
吹我的喇叭
我的喇叭发出汪汪的声音
邻居的狗儿听见了
你没有听见
 
我从孤独的房间里走出来
走到丰收后的荒凉地
吹我的喇叭
我的喇叭发出突突的声音
村头的拖拉机听见了
载来了在深圳迷路的你
 
2015.4.8
 
 
 
小情诗4(有祭)
 
 
油菜花开了
有人发疯
 
樱花开了
有人痴呆
 
棉花地里,白茬茬一朵
有人深爱过
有人想到小孩的骨头
 
2015.4.8
 
 
 
小情诗5
 
 
这一辈子,我爱过三个女人
强盗抢走了两个
 
剩下那个,日夜陪伴
像一个妻子
 
昨夜强盗出现梦中
带着抢走的两个,艳美如初
 
他要带走第三个
我想要回前两个
 
我豁出命与他打斗、谈判,再打斗
整整一宿,醒来已经黄土埋脖
 
爱情呀,你从来都不会全部拥有
从来也不可能一点没有
 
2015.4.9
 
 
 
小情诗6
 
 
经过了千山万水
经不过你的面容
 
经过了人情冷暖
经不过你的怀抱
 
经过了时空轮转
经不过女王的断头台
 
你打开香闺,一袭白纱
婀娜体态,揉搓着睡眼惺忪
精致修长的玉臂美指啊
在我惊呆的眼中犹如划过一柄利刃
你是我命定的刽子手
 
经过了天堂和地狱
经不过你我的日日夜夜
 
2015.4.9
 
 
 
小情诗7
 
 
你从一大把香蕉中挑选
熟得正好的一根
轻轻去皮,送进嘴巴
鲜红的唇膏含住微挺的乳黄
那销魂蚀骨的一刻
 
我怎能忘记这成长的启蒙
和余下的青香蕉、烂香蕉的日子
还有数不清的洋芋和土豆的日子
A和B,从9数到1
她们统统被你留级,开除
直至深陷老年的轮椅
 
除非那颗扒开的香蕉皮回来
重新紧紧地包裹,胀满
不留一丝缝隙
 
2015.4.12
 
 
 
小情诗8
 
 
你是我纸折的小飞机
 
一张蜡纸不是小飞机
一双巧手也不是
折叠也不构成小飞机
 
大地不是小飞机
烤面包的香味也不是
夜空中的北极星在凝视和回忆中闪烁
 
一只跳跃的羚羊被击中
羚羊没有了
枪手没有了
纸折的小飞机在
 
101年后我独自空中楼阁折一只纸飞机
飘过就不会消失
 
2015.4.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