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父亲走过(组诗) (阅读1036次)



父亲走过
     郎毛
 
之一---看戏
在寒冷的春天
我送父亲走过剧场
他要去看戏
而巨大的雷一样的声响正从他的胸脯上滾过
压迫而鼓舞着他
他像一个走过刑场的英雄
瘦弱而威武
他在巡视这个世界
从黄土高原
到黑色土壤的东北
他巡视着他的古装戏
完全忘记了寒冷
也忘记了种过的园子
那园子离他越来越远
直到花儿凋零
他也没有回头
而我却永远跟在他的身后
走过尘世的喧哗
 
之二---呼吸
麦地里
父亲的呼吸吹开尘土
吹岀无数缝隙
吹出阳光和戏曲的通道
吹出泉水的通道
父亲躺在那里
泉水永无止境地漫过
荡漾着他金色的毛孔
麦地开始翻腾
无数的根须滋长起来
缠绕在父亲坚硬的头颅上
而父亲仍然在呼吸
他只剩下呼吸了
这细小的大地的种子
潜入麦地之后
狂风大作
 
之三---手推车
下雨的时候
父亲已经在路上走了很久
路上越来越泥泞
父亲推着手推车
车上堆满盖房的石头
还有废弃的耐火砖
石灰
你想像不到的东西都堆放在父亲
        越来越沉重的手推车上
雨越下越大
茫茫一片
在我和父亲之间叠起了雨障
蛙声响起来了
 穿过雨障
抵达我的身边
顺着蛙声穿越的缝隙
我看见父亲把车停在路边
坐在他心爱的车撑上
他老人家低着头
任大雨滂沱
他用悠长的蛙声和我说话
用石头
用猩红的泥土
用漫山遍野青草的气息
用犁和锄头
用看不见的房屋和我说话
 
之四---编篮子
父亲编过的篮子放在墙角
把墻洇湿了
最初的篮子只是长着蜡质叶片的
       灌木
被锋利的镰刀划过之后
它们在父亲笨拙的手上飞舞
于是一只只篮子堆在地上
       挂在墙上                                                    
盛过红薯、辣椒和珍贵的馕
可是它们没有盛过我的作业本
那上面写满了愚蠢的空话
父亲把编好的篮子交给我
要我去渠边割青草
喂养集中营里的牲口
換回工分和活命的口粮
 
如今在老家鲜为人知的角落
父亲编过的篮子只剩下一只
潮湿得滴水
潮湿得令人心疼
潮湿得长出粗大的嫩芽
这使我想起每逢下雨
便是父亲的休息日
这时候他心安理得
坐在门口编啊编
 
之五---父亲节
当我只是灵魂
你已成为肉体
你给了我肉体
使我健壮
充满物质的欲望
多少年
多少年之后啊
你已成为灵魂
可我却还是肉体
在火焰里穿行
2014/春---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