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慰藉与绝望的潮水同在?——读扎加耶夫斯基《尝试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阅读717次)



尝试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波兰】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 


尝试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想想六月漫长的白天, 
还有野草莓、一滴滴红葡萄酒。 
有条理地爬满流亡者 
废弃的家园的荨麻。 
你必须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你眺望时髦的游艇和轮船; 
其中一艘前面有漫长的旅程, 
别的则有带盐味的遗忘等着它们。 
你见过难民走投无路, 
你听过刽子手快乐地歌唱。 
你应当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想想我们相聚的时光, 
在一个白房间里,窗帘飘动。 
回忆那场音乐会,音乐闪烁。 
你在秋天的公园里拾橡果, 
树叶在大地的伤口上旋转。 
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和一只画眉掉下的灰色羽毛, 
和那游离、消失又重返的 
柔光。 
 
                    (黄灿然译) 
 
 
慰藉与绝望的潮水同在?
 
霍俊明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 Adam Zagajewski 1945~)是波兰最具世界性影响的诗人、小说家和散文家。诗人于1982年移居巴黎。米沃什认为“历史和形而上的沉思在扎加耶夫斯基的诗中得以统一”。苏珊·桑塔格则强调扎加耶夫斯基的诗歌中“虽然有痛苦,但平静总能不断地降临。这里有鄙视,但博爱的钟声迟早总会敲响。这里也有绝望,但慰藉的到来同样势不可挡。”我对这句话深有同感,尤其是对于评价扎加耶夫斯基的这首诗《尝试赞美这残缺的世界》更是如此。
       在这首诗中慰藉和绝望的潮水是一起奔涌过来的。诗歌中的“亮色”与无处不在的阴影共在。诗人对事物的描摹、往日的呈现和内心的迹写看似平静,平静中的痛苦和静水流深处的波澜却更为刺痛人心。“尝试赞美这残缺的世界”以祈使和劝慰的方式开始全诗,其中的隐痛能完全消弭吗?“想想……”是诗人面向自我的进一步劝慰。随后展开的图景在不动声色中却如锯齿一样带来长久的难言阵痛。请注意野草莓和一滴滴红葡萄酒,它们和未干的鲜血是同一个颜色。漫长的白天,漫长的阴影,还有同样漫长的旅途中的无家可归感。“你必须赞美这残缺的世界”以更加肯定和不容置疑的口气再次强化和出现。这不是出自诗人的本心,而是出自另外一种强制性的话语——极权、政治等诸如此类。
       而当漫长的异乡和流亡的旅途中携带着成吨成吨的咸涩的海水,还有苦涩的泪水,走投无路者以及刽子手的笑声叠加在一起的时候谁能够做到“赞美这残缺的世界”?请注意诗人又再一次转换了语气——“你应当赞美这残缺的世界”。转换过后诗人为我们展现了往日的一段柔软而诗意的相聚时光。这些看似日常的细节却使得时间带有了不无强烈的命运感。
        当诗人又一次说出“赞美这残缺的世界”我们可以确信诗人目睹了这个世界的缺口,也目睹了往日的消散以及内心不断扩大的那些阴影、咸涩的海水、极权的笑声还有永久的与故园、亲人和土地的离散。慰藉与绝望的潮水同在,这是一种肯定,也是一种不断加重的疑问。

                                               (《诗刊》2014年第7期上半月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