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转播《天下-中国先锋诗歌流派备忘录》之“海上诗派” (阅读1553次)



中国先锋诗歌流派备忘录之四:海上诗派
主持人:郎毛
组稿编辑:赵智渊
 
主持人语
    仔细揣摩刘漫流写的回忆录,慢慢觉得一切开始复活,诗歌有时候竟是相同的,流派故事却各有各的精彩。1984年,上海第二医学院,在该校语文教研室任教的青年诗人刘漫流“有意联络一些本地真正有实力的诗人、艺术家办同人刊物”,于是“海上诗派”诞生了,一种联谊性质的文艺集群,靠“凑份子”联络会党,出版刊物,在上海第二医学院、上海轻工专科学校、复兴公园茶室、华师大丽娃沙龙、旧仓街张家,文青们写诗画画喝酒唱歌,而且还要求填写一张“海上俱乐部成员卡”……那情景我多少有点熟悉,热血沸腾居多,带有些许的神秘感,那是一种管制制度刚刚裂缝时小苗苗们探头探脑的惊讶与好奇,所谓民间社会就是在这种状况下重新聚集力量,诗歌的冲动也就这样发生了。周伦佑先生对于中国诗歌流派学的研究证明,没有哪一种艺术运动像中国的先锋诗歌这样坚韧而绵长,跨越两个世纪,不管不顾,无论来自政治的猜忌和打压,还是来自商业社会的忽视,先锋诗人们无论在商海里呛水,还是在红墙里潜伏,总忘不了时不时呼朋唤友,有时候用机警的鼻子嗅嗅对方,确认1980年代以来的血缘与传承。
我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中与刘漫流相识,一段时间极其喜欢他老人家的微博体,犀利尖刻至过瘾,难得的享受,可惜后来看不到了,不是他对不起读者,原因全怪我于网络世界的隔膜。
至于诗,我却对“海上诗派”郁郁的《新娘》情有独钟:
        啊,天亮了
        新娘在梳妆中拨开了雾霭
        我要去地里走走
        看看秧苗,排放渠水
        天黑之前,不,终老之前
        过冬的谷物和美酒都要备好
        新娘和我以食为天
                     ──郁郁《新娘》
 
 
《海上》:一点琐碎
刘漫流
大约84年秋冬之交,老同学兼邻居张志平(张远山,小学比我晚半年,从中学一起考入华东师大)来找我说已联络一些画画的,要搞一个联谊性质的俱乐部或曰沙龙。早在华师大中文系求学时,我和志平(当时用笔名海客)、周泽雄已热衷于写诗,刻蜡纸油印了两期《广场》(根据我的一首同题诗)。我也一直有意联络一些本地真正有实力的诗人、艺术家办同人刊物。毕业后我被分配至上海第二医学院语文教研室任教,就在重庆南路靠合肥路那座砖红色老楼朝南一间办公室里,我跟张志平一起拟了几个题目。志平提议叫《海韵》,我记得广东已有一份同名刊物,嫌“韵”字太软,有点俗,提出不如取“上海”两个字倒读叫“海上”,这就是《海上》的由来。
  海客有组织的兴趣与才干,在校时就是社团活跃分子。杨晖,诨名巴海,刚从中央工艺美院毕业任教上海轻工专科学校,是画画这一摊召集人。那时我住校,地处市中心,来住方便,办公室自然而然成为一个聚会点,人多就搬到附近复兴公园茶室。又有华师大政教系毕业的杨伟民,在他承包的华师大丽娃沙龙举办过三次大聚会,本地活跃一时的写诗的画画的大都在这几次聚会里露过面。最初发过一张“海上俱乐部成员卡”,要求到场者填写,交三元钱作为成员费,也有人避嫌或找不愿意出钱(例如某君后来承认借口上厕所躲掉了)。 具体收了多少不清楚,一部分作为聚会的茶水费,一部分就用来办《海上》。
《海上》有五个编委,卜竹(杨伟民)、海客、默默、孟浪和我。海客执编第一期,巴海与龚建庆(阿大)负责封面封底,算是美编。基本阵容大致分三拨,华师大《广场》三位,我(刘漫流)、海客、周泽雄(笔名天游);上师大《作品》四位:王寅、陈东东、陆忆敏、成茂朝;默默、孟浪,以及由他们联络的几位。默默、孟浪都是优秀诗人,也是诗歌活动家。我与这两位走得较近。
第一期在我的办公室里统过稿,付印前又在旧仓街张家,由我跟海客作最后斟酌与调整。当时确定的编辑原则记得有这么几条:从阅读效果出发、作者与作品的排序不必一致、主编者尽量不打头条等等。默默后来责备太书生不懂策略,外界会以为谁打头条谁就是人人都服贴的代表人物。后来想想,默默这么说也有道理。第二期由孟浪、第三期由我执编,阵容大体如上述,加上古代(京不特)、吴非、郁郁、冰释之等。
一年后,孟浪到深圳与徐敬亚等共同策划“两报”诗歌大展,遂以“海上诗群”的名义将这些人作为一个整体推出。当年僧多粥少,篇幅有限,最终变成铅字见报的作品寥寥无几,互不买账,于是分门立户,单打独斗;要求各派撰写的“艺术自释”就有我和孟浪分头执笔的两个版本,《大陆》、《撒娇》各树一帜。常有人问起这两家与《海上》的关系,其实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总体上看,《海上》较注重本地,《大陆》涉及外省,《撒娇》个人色彩最浓。
大体还是因为组成散漫,不抱团、不合群的脾性,《海上》出了三四期后即陷于停滞,甚或引发外界质疑这些诗人对自身不太负责任。1986年底又一次结集由韵钟(李云忠)主编,副题《八面来风》;1990年由我主编的《海上》终刊号正式出笼,这在当年诗坛是属罕见,朋友间虽有异议,大多数人还是达成了某种共识,适时表明一下态度,比“神龙见首不见其尾”,任其自生自灭或许要好些。汇集的作品除本地作者,又加入了一些外省诗人。由我执笔的《编后记----保卫诗歌》对“海上诗群”成员及其作品作了大致扼要的勾勒。
其后,比较集中的推介,包括公开与私人出版物,就记忆所及,有《作家》、《东海》、《芒种诗歌报》、台湾《创世纪》、《喂》、《上海诗歌前浪》、《上海诗歌报》、《诗歌月刊》等。一些人与北京、南京、四川、杭州、苏州等地诗人联络密切,与《非非》《他们》等诗刊诗派均有不同程度的交集。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孟浪、默默与我更直接参与到《现代汉诗》的创刊与编辑。
《海上》及其作者群的创作活动几乎贯穿了整个八十、九十年代,并一直延续至今。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的故事就是一部浓缩了的中国当代地下诗歌史。
 
 
大海也拥有一座图书馆
Ο  刘漫流
 
大海也拥有一座图书馆
一本本书
一排排波浪
全部堆成了岸

谁能翻开那最沉重的一页
谁就能从头读到尾
但没有人能够从失去的波浪中
拯救受溺的知识

立誓以智慧征服暴烈大海的人
成为不幸的溺水者
而没有溺死于大海的人
将溺死在一座图书馆
 
 
 
可以吗
Ο  默默
 
可以吗
可以比喜马拉雅山再高一点吗
可以
心里飘满圣洁的白雪
就可以
蚂蚁也可以
 
可以吗?
可以比马里亚纳海沟再深一点吗?
可以
历经了所有磨难
就可以
鱼也可以
 
可以吗
可以比天再蓝一点吗
可以
脸上常露悲悯的微笑
就可以
狼也可以
 
可以吗
可以比云再白一点吗
可以
舍去一切欲念
就可以
乌鸦也可以
 
可以吗
可以比彩虹更绚烂一点吗
可以
每一个善念都有一个行动
就可以
豹子也可以
 
可以吗
可以比草原更辽阔一点吗
可以
时时忘我,舍我
就可以
马也可以
 
可以吗?
可以是这个世界上最牵挂你的人吗?
 
 
信仰降落城里
Ο  孟浪
 
 
1.
懒得去碰思想。
 
2.
手上沾血的人又重复了一遍:
懒得去碰思想。
 
3.
为耶稣开车的十二位司机
说好了一起拐弯。
 
但,血还是流了一地。
 
4.
岁月,明摆在那儿呢
偏偏你又跳了过去。
 
回过头来,你也没忘了说一句:
懒得去碰思想。
 
5.
我只看见耶稣身上的血
他们闻到的全是汽油味。
 
耶稣已经起飞
我的身上也溅到了耶稣的血。
 
6.
我是假的
与汽车模型一道被废弃。
 
为耶稣开车的十二位司机
费尽力气在捉一匹马儿。
 
7.
天上的云来了两年
还带着头脑,带着伤。
 
8.
懒得去碰思想。
 
 
呼吸
Ο  阿鐘
 
我們呼吸的是古老的空氣
當北極上空的雲
被黑暗遮掩
機艙裡的呼吸
改變著人性的質量
 
我們在花園裡呼吸
當晚霞蕩漾在人的臉上
已經被遺忘的事情
又在心頭湧起
 
晚歸的人
就像路邊遊動的魚
一盞盞燈依次點亮
生活的氣泡開始浮出水面
 
 
香格里拉组诗——之一
Ο  冰释之
 
那两朵白云
撒开私奔的双腿
漫山遍野地寻找昔日
彩虹的酒杯
掺和了爱情的青稞酒
沿着古老的河床流浪
 
香格里拉长在世外的眼睛
俯视山坡上的牛羊和人群
白云洗刷蓝天的耻辱
摈弃苍白。如同
摈弃器官的真理
 
巨大而宁静的香格里拉
被一声狗吠
展开了绵延不绝的宽容
黑颈鹤飞离湖面的寻常画面
也可能是,我们的子孙
挂在墙上的遗像
 
我不动声色地等候
一场冬天
等候一场智慧的雪
修补高原
狼毒花的口红涂抹在每一条
通向山里的路口
香格里拉的心思如经幡
披挂在喇嘛的身上迎风飘扬
 
汉装和马褂无法包裹
香格里拉慵懒的肢体
宽大的僧袍私藏诗歌的呼吸
经文押着唐朝的琴韵而传唱
金沙江向东流淌着亲和的故事
直到大海
茶马古道如今被遗弃
在高速公路的出口
马帮的后代经营现代酒吧
顺便拍卖绝尘而去的传说
 
夜晚才是香格里拉的底色
彻夜研究这星空的秘籍
会破译多少人间的无奈和神往
微风推动的湖面上
睡着月光的裸体
直接引导青稞酒的销量
无论是康巴汉还是甘孜女
或者过境的游客、艺术家
都难以泯灭意淫的狂想
酩酊的舞步。孤独
 
愚公移山的我
信服了一张知叟的脸
一遍遍无聊地
切开黑夜的汹涌
把大道还给河谷
高山还给深壑
 
最后的疲惫
在山脚下
把高原削成一片片
鹰的翅膀
令它们带着香格里拉
飞入不可捉摸的深蓝
 
 

面对耶稣-基督我们能做什么

Ο  京不特
 
面对白墙能做什么
坐在井边能做什么
我们随风而过,就只留下一大把头发一样的影子
黑黑地流向我们
仿佛我们自己就是河。我们抚摸到的
也是河
面对蓝天能做什么
 
一大片影子
随风而过的也不只是我们
甚至耶稣-基督
 
他有一张黑铁一样的脸
也沉重得没有抬起
死亡的日子到来,我们就在身上种遍鲜花
黑铁一样的皮肤
告诉上帝我们能做什么。黑铁一样的头发
在我们的额上流成河水
先知们随波逐流
留下的只是风。我们说
风。耶稣-基督在我们之外
 
他是一条河
他波光粼粼的长发覆盖我们
也覆盖延伸向我们的目光
 
他那黑铁一样的脸
在风的背后
 
面对他能做什么
 
 
新 娘
Ο  郁郁
犁地盖房,秋日的晨暮中
迎娶睡意朦胧的新娘
昨晚以前,她就自斟自饮
喝掉了不少优劣等量的红酒
“没事,醉不了的……”
诸如类似的口头禅
竟是她若有若无的下酒菜
 
呵,我无与伦比的新娘
她酒量过人但厌恶跟这个世界把酒举欢
她嗜好酸辣,生性刚烈
那些爱憎之间的灰不溜秋
她总是一跃而过,干脆得不留痕迹
什么人呢,什么胃
吃不消,这个新娘怪不好惹的
 
哈,喜欢她,就会有许多滋滋有味的法子
比如亲手酿制馥郁醇香的葡萄酒
比如烹制色香俱全的菜肴
再配上一小碟和她一样的小辣椒
最后,用你的真情实意
挥洒一部钢铁般的诗篇,当然
别忘了嵌入柔软的标点符号
今后的日子才会有模有样
 
啊,天亮了
新娘在梳妆中拨开了雾霭
我要去地里走走
看看秧苗,排放渠水
天黑之前,不,终老之前
过冬的谷物和美酒都要备好
新娘和我以食为天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