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三个游击队 (阅读574次)



三个游击队
 
他先后参加了三个游击队,是不声不响参加的,让他的朋友们吃了一惊。
先是北方游击队。那是北方的一个大城市,庄严宏伟不可一世,有时来点形形色色的恐怖。游击队在城市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成立了,起了一个古怪的名字,叫“幸存者俱乐部”。
显然,他成了俱乐部成员,也就是游击队员。他的声音或者使城市的夜晚震荡,或者不震荡,或者使市民们鼓舞,或者使未来不至于太小瞧这个时代,总之他参加了游击队。
接着他参加了南方游击队。既然北方已经成为暴力和尊严的中心,那么他为什么不能使自己参加南方的游击队呢?南方向来以坚持和复苏称道于世,而且通通是一些坚韧不拔的鬼灵精。一场骇人听闻的浩劫之后,这些鬼灵精自然重新集合,而且起了一个直通通的名字,叫“阵地”。
是的,阵地,他们要坚守阵地,他们要向世界证明生命的坚强和爱情的久远。他们坚持着,不时手搭凉棚向远方眺望,他们要坚持到大部队打回来。
这就是南方游击队,我们这位朋友正是南方游击队员。而且,他还毫无疑问地参加了本市的一支游击队,叫“特殊行动”。“其实没有什么特殊行动,真的。”他对我说:“只是一个跳蚤小组。”
“我知道这个跳蚤小组常常把那些庞大水牛叮得浑身骚痒。”我说。
“可是跳蚤们一般寿命挺短,有时还没等把对方的血消化掉,就自己先死了。”
我们的朋友笑了。
通常游击队打下天下以后要有一个联席会议,这种联席会议通常要推出一个公共代表去参加关于权力的谈判,这个人应该跨几个组织,数学上叫什么?叫最大公约数还是最小公倍数?
聪明的读者这时候应该猜出来了,这个人就是我的这位朋友。当然,他让他的朋友们吃了一惊。
199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