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转播《天下》杂志“中国先锋诗歌流派备忘录”之存在客观主义 (阅读1306次)



  ● 《天下》杂志连载          中国先锋诗歌流派备忘录之    存在客观主义诗歌流派
 
主持人:郎毛
组稿编辑:郎毛                               

主持人语——
       1986年,存在客观主义由一种实验性、倾向性写作及其焦躁的理论冲动最终变身为一种体系。此前,公开发表的《诗的内部素材与外部素材》、《当代诗坛上“反技巧”信号的出现》、《超情感与“不可传达之物”》等系列诗学短章就已经开始了不经意的热身,揭示出“后朦胧”诗写的一些特质,如“口语化”、“宣叙性”、“反技巧”甚至“反诗歌”。与此同时,神秘的四川盆地已然传来“非非主义”怪异而清新的咆哮。
在大时代不可抑制的鼓噪声中,存在客观主义破笼而出。印资料、出报纸、秘而不宣的诗歌结社与游走,一期又一期排版粗糙的诗报挥洒着“公告”、“宣言”与实验性诗歌赤裸裸的粘液,屡屡挑战着传统诗歌理论的底线以及诗歌阅读的极限。在激情与幻觉中,与那一时期玩了命做社团、做流派的青年诗者一样,存在客观主义急先锋们几乎就要看到一个新的诗歌之春正在到来。如果没有1986年冬天那场猝不及防的滚滚寒流,“革命成功”似乎唾手可得。
接下来当然就是一系列关于风流云散的故事。队伍没了,主义却被饕餮的动物排泄出来,生长成新的季节。很长一个时期,存在客观主义者的所有迹象就是不知所踪,就像刘继明小说《一个存在客观主义者在郑州》中那位蒸发的所谓“先锋诗人”。
21世纪了,通过互联网以及一些传统管道,存在客观主义诗歌流派重出江湖,重要的是当今诗坛许多重要的倾向性写作已然践行着存客一贯的主张。通过《劳动妇女》、《大声说话》、《人民啊人民啊》、《毛》、《洛阳,洛阳》、《人民的故事》等新语境中的诗歌文本,人们在苍凉与茫然中似乎隐隐听到了一阵抑制不住的脚步。
【存在客观主义简史】
           【存在客观主义简史】
存在客观主义是1980年代诞生于河南的现代主义诗歌流派。该流派主张诗歌写作的“反技巧”、“超情感”、“非文化”、“纯感觉”;相信艺术运动的“先艺术核”存在;在哲学上倾向于 “个体因”、“元初”、“混沌”说,提出“宇宙核”、“本在”、“人自体”、“逆施加”、“类意识”、“被规定”等观点。其早期作品主要发表于《南阳师专报》、《存在客观主义诗歌导报》(共三期)、《存在客观主义诗歌资料》(共四期)、《新纪元》、《非非》等民间诗歌报刊以及《莽原》、《诗刊》、《上海文学》、《诗歌报》等,其连续性作品见于《诗生活》网站《诗歌评论专栏·郎毛诗文集》以及《存在客观主义诗巢》、《多元文化传媒》、《废话四中》、《悬梯诗社》、《石生个人好友群》、《一二三》、《梅老邪千岁群》、《砸诗会》、《难忘金宝屯》等相关微信群。
存在客观主义诗学观、诗歌实践与崛起于1980年代一些先锋诗派发生一定交集,但在根本哲学思想、艺术主张以及创作风格上又存在明显差异。
存在客观主义理论体系主要见于《存在客观主义如是说》、《论诗歌言语运动的两个变项》、《关于诗人之死的三重判断》、《百年飘零:现代诗歌中的农民叙事》、《后存在客观主义诗学提纲》等诗学论文。
 
 
【存在客观主义理论前沿】
 后存在客观主义诗学提纲
 
        概要:后存在客观主义在“反技巧”、“超情感”、“非文化”、“个体因”的基础上提出以下新诗学主张:1、日常经验的非常体验;2、宏大叙事的分解宣叙;3、不可传达的良知表达。
 
        一、后存在客观主义相对1986——1989年的存在客观主义而存在。存在客观主义正式诞生的标识是创刊于1986年10月的《存在客观主义诗歌导报》以及此前创办的《存在客观主义诗歌资料》,郎毛发表于1987年1月的《存在客观主义如是说》较完整地阐述了存在客观主义诗学体系,即“反技巧”、“超情感”、“非文化”、“个体因”及其相关范畴。2000年,《存在客观主义如是说》收入郎毛文艺批评专著《流浪的诗学》(经济日报出版社);2007年开始,该文在《诗生活》网站《诗歌评论专栏》刊出。
        二、后存在客观主义的标识即无标识、无体系。在1990年代以来的漫长岁月中,存在客观主义既坚守又扬弃、既前行又退思,抗争、内省以及超然铸就了存在客观主义的新秉性。表面上看,存在客观主义似乎销声匿迹,但其“反技巧”、“超情感”、“非文化”、“个体因”的诗学主张已然泛化于89后的相关流派以及先锋诗歌整体写作倾向之中。
       三、作为当代先锋诗歌流派,存在客观主义在失踪的迷雾中豁然现身之日,就是后存在客观主义诞生之时。
       四、回顾1990年代以来的中国诗歌,一方面是所谓主流诗坛日渐衰微,读者大众逐渐与其疏离,诗歌写作者群体亦不以为意,所有的权威处于整体倒掉的不可挽回的崩溃之中;另一方面诗歌写作在八十年代诗歌掏空化思潮主导下进一步走向空心化、口水化以及垃圾化,在组织形式上则表现为严重漠视内在美学标准的团伙化、山头化与帮派化。为了避免自娱自乐,一些自以为拥有了话语权甚至已然坐稳了江山的“诗歌帮主”们热衷于不择手段地营建体制外“体制”,与体制内势力里应外合,抱团谋取各种利益,日渐陷入为文学史以及后人批量制作“诗歌标本”的狂热之中。
        五、存在客观主义的重启是不希望把存在客观主义做成标本。标本是个好东西,在现代工艺精良而悠长的生产线上,标本可以很美丽,储存着足以使人驻足良久的信息量。可是标本终究意味着死亡。
        六、后存在客观主义重申:诗人不是——写诗的人。诗人是诗的在者,诗的精神所在构成诗人;诗是纯粹非文化的,诗人因此是一种抽象,而不是通常的类诗的文化操作者。诗的精神并不纯粹寂寞,有时它活跃到想使每一个生物意义上的生命感到爆炸,感到惊心动魄的震撼。而这种震撼又是微妙的,只有少数人才能理性地感知——这就是文本意义上的写诗的人。而写诗过程以及结果却是不可避免的文化。那些方方正正或者曲里拐弯的文字——每一个毛孔里都滴着文化,文化!而这文化与诗的精神并不相干,诗的精神恰恰是非文化!在存在客观主义者看来,文化与非文化差不多没有什么通融余地。(原文见《诗生活》网站《诗歌评论专栏》郎毛:《关于诗人之死的三重判断》)
       七、作为存在客观主义89后诗歌流派,后存在客观主义在“反技巧”、“超情感”、“非文化”的基础上提出以下新诗学主张:
        1、日常经验的非常体验;
        2、宏大叙事的分解宣叙;
        3、不可传达的良知表达。
        八、关于日常经验的非常体验:
       如果说我们的肉身大量、无所不在地感触、感受、感知所形成的定势或基本认知即为日常经验的话,那么我们内心的虫子则无时不在地啮噬和穿透着这些感触、感受和感知所形成的定势或基本认知,肉身是下意识的、条件反射的、琐屑和无限碎片化的,甚至是无聊的,然而它却很丰富,所以是日常的;内心是锋利的、敏感的、超验的、抵制圆融与和谐的,所以它能在日常中体验非常,甚至体验神秘,能够穿越时间与空间黑暗的土壤以及死亡之星宿命的塌缩,形成所谓“诗歌虫洞”。 在“诗歌虫洞”贯通的瞬间,存在客观主义发生了。这时存在客观主义不仅不排斥日常,反而把日常照得雪亮,就像穿越公路、铁路与平原的肉虫蓦然看见了高悬的太阳。这种有关非常体验的诗歌文本可参考郎毛写于1990年的《太阳底下》(《上海文学》2005年3月号)。
        九、关于宏大叙事的分解宣叙:
      “宏大叙事”通常为1990年代以来的文艺青年以及与时俱进的“骨灰级”大佬所鄙视,认为这是一种无关自身的虚假写作。然而当个体生命果然经历了轰轰烈烈的所谓“宏大”,当传说中的恐怖果然来临,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忘却那些“流派诗歌信条”所告诉我们的“规则”,而痛快淋漓或拐弯抹角地“叙事”一下 、“宣叙”一下,乃至愤怒一下呢?我们凭什么要绕开那些刻骨铭心的内心体验(日常的或非常的)甚至肉身之痛而去矫情、作秀,或跑到大大小小林立的帮派山头上去打口水仗呢?这当然只是问题的一面,另一面是:当我们经历或未曾经历的“宏大”在内心省思中发生可疑的裂纹时,我们为什么就不能顺便让它彻底分解和瓦解一下呢?当历史的宏大进程分裂为无数琐屑的碎片时,一种诗歌喜剧情景发生了,它就是存在客观主义。
        十、关于不可传达的良知表达:
        总有一种感动是不可传达的。其不可传达基于语言以及经验的有限性,不可传达向着未知无限开放。
与此同时:
        总有一种良知是必须表达的。这种必须表达的良知基于作为人的疼痛、抗争以及自由和责任。诗人良知的表达并非总是源于悲悯,也源于与生俱来的权利义务。如果有人由于写诗不仅丧失了必要的生命敏感,而且丧失了必须的人类良知,那么他最好的选择是立即终止所谓写诗,而去忏悔。从坚守正义、捍卫公义的立场来看,诗人并非都能做到冲锋陷阵,但他起码必须做到不——为虎作伥或自甘犬儒。在卑劣的时代诗人何为?人们见到了太多的为权力走秀、为暴力喝彩、为利益鼓噪、为无耻叫床;在放逐的路上人们听到真正的歌者仍然来自地下,而诗歌的担当必定在人性废墟上浴血重生,呈现它本来的纯粹与尊严!  
        当历史再一次来到命定的十字路口,如果人们在不可传达的形而上学寂静中听到了底层巷道粗糙真切的歌哭,它就是关于存在客观主义诗歌不可遏止的回声。

                                                                                                                 2012年10月 郑州
【存在客观主义诗选】

郎毛:黄牛翻过山坡

 黄牛翻过山坡
向那边走去
沉重的蹄声一直传得很远
传到那远远的水塘边
那里有一片没有飘尽的芦花
一辆板车
无声无息地
陷在深深的辙里
 
远远地那车看不清楚
看不见里面的白沙
里面的红薯母的消息
只有一个人蹲着的轮廓
赶牲口的人说
那是他弟弟
 
牛蹄子是心形的两瓣
还有退化的两瓣
退成小小的指甲
长在小腿上指示时间
于是这蹄声才显得沉重
一直传到远远的水塘边
传给那蹲着的小伙子
传给习于沉默的小草
黄牛已翻过了山坡
 
1984.春
 
                                                                       
郎毛:
蓝人发育
 
       只是不经意的一个小点
       极小的点几乎看不见
       后来看见了也只是针尖大小
       在汗毛孔里若隐若现
       好,这就开始了一个了不起的
       故事
       一天天这蓝点生长
       喜滋滋地蔓延
       在深夜能听见它
       压抑不住的叫声
       每天早上这蓝点都有
       三分钟的安静
       然后向各处走动
       鼻尖  口腔  眼睫毛
      蓝盈盈的手指
      使人觉得有一个可怕的事件
      就要发生
      阴户的某些部件是蓝的
      腿肚上的筋
      和肚皮上的蓝交汇
       蓝色的胸脯
      使厚实、宽广和蓝连在一起
      那个不安分的小点早已消逝在
      这无涯无际的蓝里
      它的膨胀带来了这一切
      它起初去串连是激动不安的
      每个汗腺都留下过它的尖叫
      如今它稳稳实实地融化在
      这蓝色的进军里
      眼看它粉红色的光滑的居所
     一天天蓝
    蓝色的面孔
    蓝发
    蓝色的胳膊
    蓝乳头
    好,这就是说
    这个世界
    有了第一个蓝人
 
                                                                           1987年1月
               

 
黎  阳:我牵着狼狗上大学
 
我的狼狗
不能买站台票
不能上火车
不能和我坐在一起
亲切地交谈
他就穿过人群
穿过平原和山地
他就和公路旁的树林赛跑
和火车赛跑
等我下了车
他就在出站口迎接我
他咬着我的手
向我问好
他帮我拿东西
为我带路
城市的女人
看着他
象看自己的丈夫
爱狗的人们
都和他称兄道弟
我的狼狗
让我在陌生的地方
认识了许多朋友
让我不再想家
就这样
我带着我的狼狗
来上大学
我想
我要为他报名注册
让他和我一起坐在教室里
听年轻的女教师讲课
听高级的老教授讲课
我想
那课堂的气氛一定很活泼
那女教师讲得一定很好听
那老教授一定很兴奋
我想
我的狼狗
一定会专心致志听课
一定会受到老师的表扬
我想我和我的狼狗
一定能当上三好学生
一定能得到奖学金
就这样
我带着我的狼狗
来上大学
               1986年12月

郎毛:月光下的土堆

 
是在月光下隆起
在月光下
土堆以一种怪异的形状
匆匆隆起
只是一会儿
土堆由小到大
土粒飞扬
在月光下
只见它隆起
饱满而潮湿
从无到有
道路匆匆绕过
 
土堆大起来了
很远的地方
马嘶叫着
距山岗60里
60里和土堆比起来
构不成直接关系
马的叫声或近或远
听上去使人心动
 
上个夜晚有着星光
这个夜晚没有
天上一片明亮
土堆就在月光下隆起
草根断裂
新鲜的草汁和泥土混和
一颗土粒和十万颗土粒搅在一起
土堆不断增大
越过可能的界限
在土地中央
远离山岗之地
 
月亮
以它最后的光芒
照耀这土堆
 
1989.春


 
郎毛:去年七月三日

 
金色大草中的女郎
牵着猛虎
虎视眈眈
 
金色大草中的女郎牵着猛虎
用她唯一的廉耻
利齿锋芒
咬伤人类的欲望
唯一的廉耻牵着猛虎
金色大草中猛长
 
金色大草在远方燃烧
女郎美丽的身体
为猛虎所喜爱
 
猛虎牵着女郎
在金色大草中奔逃
猛虎雄壮的呼啸
使远方倾倒
金色大草
为金色女郎燃烧
 
猛虎啊猛虎
你是终极的对抗
你扯掉的唯一廉耻
在金色大草上飘扬
 
1991年
 
 
                      
                     
宋晓贤:棉花啊棉花
                         
十多年来
我从未写到过棉花
其实,我甚至是在棉花的包围中长大的

天门棉花百万担
这口号说的就是我们家

我从小就学会
播种、施肥、锄苗
打顶以及采摘棉花
最后,拔出棉梗
在冬天用它来取暖、做饭

我熟悉有关棉花的所有活计
但对它带给我的希望
与痛苦不甚明了

为棉花杀虫的农药
是最毒的,3911、1605
1059,不知道有多少人
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
服农药自尽
迅速腐烂

十岁那年,我跟随
母亲采棉花
留下病根
家中为此财力耗尽
元气大伤

如果收成不妙,秋日雨多
母亲就只好摘回
永不会开放的棉桃
夜里,一家人围在油灯下掰开

可我仔细盘算
棉花似乎从未为我们
带来财富

我已多年不穿棉布
只吃棉籽榨的油
慢慢中它的毒
盖母亲请人打的棉被
火气很大……

棉花啊棉花
你叫我喉咙嘶哑
                                          2004年

郎毛:毛


又一次看见毛
是在798画廊的门口
燕山在西
渤海在东
毛就这样直直地立在山海之间
尽管他已没有头颅
于是没有笑容
可是我却认出他那双巨大的手
多么饱满有力啊
多么温暖啊
我甚至熟悉那手的每一条纹络
因为毛揉捏过我
从此我就有了他的温度
就像这个国家的每一条山脉
向世界展示宏大、暧昧而可疑的笑容
因为他太巨大了
尽管已没有头颅
可是他的铁布衫足以横扫这个世界
后来这件铁布衫
变成了铜布衫
依然孔武有力
空荡荡的铜布衫
有型有范
在依然有力的身躯上面
 
我上次看见毛
是在一片嚎啕之中
他突然就这么去了
在一片嚎啕之中
我感到了耻辱
无所适从
我相信他是中国人的靠山
尽管他使祖国
这么孤独
这么飘零
后来他变成了青铜
什么都有
唯独没有头颅的青铜
我仍然像是
看见了老朋友
多么亲切和慈祥啊
像我耻辱的青春
一去不返
当我和他蓦然相逢
我有点惊讶
我抚摸他金灿灿的手
打了一个喷嚏
又打了一个
在北京明媚的春天里
 
不要抛弃我
毛用那失去头颅的脖颈对我说
毛用手对我说
我怎能抛弃你
我用一个又一个喷嚏
对这失去头颅的身躯进行暗示
我说我走过祖国大地
到处都能看见你
的巨大身影
怎能忘记
又怎能抛弃
 
798画廊门口
我把那坏小子的话想了又想
一连串的喷嚏
于是惊天动地
 
          2012.3.11 



郎毛:人民的故事

 
据说我们只是草民
因为不曾有一丁点光荣
 
可是我们已经是贱民了
因为不能够选举
 
然后我们就成了刁民
因为我们死磕
 
其实我们几乎都是屁民
因为上面的出口只能进食
 
可我们实在不想成为暴民啊
因为我们心存梦想
                 
我们只是想做公民
亲爱的,难道会死吗
 
如果有一天
很不幸
我们成了暴民
 
 
那我们还是人民吗?

2015-11-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