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杨炳麟,躲在骨缝里呻吟  (阅读1145次)



杨炳麟,躲在骨缝里呻吟 李 霞
      杨炳麟,是位想干大事,能干大事,且干成了不少大事的人。他的事,好像非常简单明了,就两件:为商,为诗;且几乎分不清哪个是正业,哪个是副业。这是许多诗人梦寐以求的境界,杨炳麟好像很轻松就达到了。之所以是好像,因为据我不完全知道,他的人生道路也有坎坷和曲折。他就曾出过车祸,差点要命。
    不知道多么苦啊 想说句人话 因为是人,鬼话连篇 ——《告示》
人生的困苦和不易,在身外,更在身心。虽然是人,有时却要装鬼,人鬼难分,不能不矛盾,不能不痛苦。“因为是人,鬼话连篇”,有如剑锋的光芒,迷人又惊魂。这当是诗人的中年感叹。当然,对二元对立思维,非黑即白非人即鬼的游戏,必须警惕。 如何化解,鬼怎样变人?
    是铁,也会磨明,变薄 “给我爱,救活我!” 鬼,躲在骨缝里呻吟 ——《背后》
好像是梦中呓语,好像是鬼的呻吟,其实是人的呼唤,不但答案有了,杨炳麟和我们都有了天启般的真言:“给我爱,救活我!”有了这句,杨炳麟作为诗人完全可以死而瞑目了。 在灾祸面前,在不幸之时,在困苦之际,在危难之中,有了这句,也就有了一切。恋爱中的人,发出这样的呼唤,会感动上帝的。我们为发现了爱的宣言而流泪吧,喜极了只能是哭泣。经商中的人,发出这样的呼唤,所有的广告都会逃跑的。纠结中的人,发出这样的呼唤,雨天会突然出太阳的。 到此,杨炳麟对我们的打击并没有结束,他又告诫我们: 耗子不躲人的时候 人当羞愧而死 ——《全球震荡的股市》 所以,良知,人格,正义,信念,就像阳光空气一样分秒不可缺,崇高永远是最高的。虽然,道德感在艺术中所占的比重早已过重了。因为,是与非,这么绝对,这么永恒,世界就太简单了。 幸亏,人生的境界还有别处:
      拿刀片削自己的年龄 从上面往下,一片一片地削掉 落一地金灿灿的碎屑 然后,大胆地踢它
这是一首完整的诗,只有短短的四句,语感十足,妙趣横生,题目《像孩子一样》,暴露了诗人的追求和归宿。也暴露了人生的秘密,快意无虑的人生,只有童年。但人却无法回到童年,我们只有寻找并保持一点纯真,或者一点顽皮,诗是最好的方式之一。 《像孩子一样》和《背后》,之所以能击中读者,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诗中成功地运用了反讽的艺术手法。反讽精神源于一种自我审思、自我质疑、自我否定的哲学态度和人格力量,使思想不坠入片面的严肃、呆板和单调之中,让人通过自我反思创造自身。在真实与假象、崇高与卑下、真理与谬误、愚蠢与聪明、必然与可能的中间地带,混沌、游移、不定、尴尬二元模糊时,反讽成为反讽者承受无意义压力而获得平衡的支撑点。反讽精神已成为人类精神和文化领域内最具前卫性的活性因素和变构力量。朦胧诗的早早谢幕,与反讽的缺乏有直接关系。反讽也是对集体意识在个体心灵造成的深重扭曲进行挖掘与修复的利器。
     《像孩子一样》在豪华厚重的诗集《尘世》中,非常罕见,基本上是独品,也许是杨炳麟人到中年进入后青春期的征兆,金色的疼感,我一见倾心,值得慢慢,把,玩,品,味。 2013年5月于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