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推举《魂魄九歌· 酒魂》(高世现) (阅读1442次)




                     推举《魂魄九歌· 酒魂》(高世现)
                                      
                                             陈仲义
                                                    

                         
  《魂魄九歌》是诗歌界的现代“恐龙”。仅第一部煌煌万余行《酒魂》,上天入地,纵横捭阖,天马行空,如入无人之境,令人亢奋而诧异。

    集超越、梦幻、魔幻、神化、戏剧、散点思维、理性意识流、互文夸张、歌行、古令、变体为一身,乃中华文化复兴立传立碑立铭之壮举。

    演绎、立意、架构、肌理、辞章,手法,翻新铸造,可同时包揽几种金牌?几达“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境地?

    超强的主体人格建构,恍若苍茫寥廓中的大鹏扶摇,茕茕然独倨于珠峰之顶。精气神之丰沛,蔚然奇观。是屈骚大气长虹,太白翻江倒海之集合,凌虚高蹈而根系地气。

    盖情志披沥、良爱侵透,故价值伦理视域胸怀,高屋建瓴。时空穿越、瞬间转世,全依“神思”机敏,错综迂曲流转。

    高氏、李氏合体、分体、甚或碎体,乃灵肉共舞,魂魄和济,万劫不复中率领大小唐吉诃德,与大小风车作战。

   峭拔自负,荡气回肠。大千世界之人、事、物驱遣裕如;乱世尘相之长嗥短啸,转手为云覆手为雨。在在为中国诗歌的阳刚登场,重新涅槃。

    膨胀之极的主体,君临一切,醉生梦死狂言——舍此很难“招魂”,舍此很难从事摧枯拉朽的作业。

    惊悚此作出自“70后后”之手,不可思议。单是积蓄贮备,足够花上半辈子。

    或许有人不以为然,会挑出不符自己胃口的毛病,我还是要写下八字:旷世杰作,百年雄起——作为我个人诚挚的祝贺与评价。设若说,去年腾飞的《凤凰》,是欧阳江河搭建物象思想的伟大“废墟”,那么《酒魂》,则成了重构华夏梦想的祭坛“乌托邦”。



    十年磨一剑,功夫不负苦心人。在可望的嘉许中,在尚未圆满的半途中,望世现继续磨砺,再面壁十年。提防贪长贪多贪全所带来的“重复”;有所省俭节制,或可削减“大词”,增补细部、充盈细节;出神入化地切入时代生存困境和普世根部……。殷殷建言,纯属个人陋见,区区浅语,聊作参阅。

                                                                          2013.5.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