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地方性诗歌研究专栏”第二辑主持人语 (阅读1337次)



“地方性诗歌研究专栏”第二辑主持人语


李少君


       国际学界普遍认为地方竞争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经验之一。地方竞争从地方试验开始,如安徽分田到户的个人承包制带来农业的改革,深圳等特区的建立探索自由贸易和开放。地方试验积累总结经验后向其他地区推广,地方之间的相互竞争带来市场的开放和扩大、贸易和商业的自由、人员的流动,各种创新的冲动层出不穷,如此,改革开放之潮一波接一波地涌动,水涨船高,最终使中国在短短三十年之内取得惊人发展。
       我个人认为,诗歌的地方性发展将是当代汉语诗歌走向高潮必然经过的阶段。
      1980年代,四川是中国当代诗歌的一个试验场。朦胧诗发源于北京,也局限于北京。四川诗人最早挑起反叛的大旗,莽汉、整体主义、非非、四川七君各立旗帜,相互既独立、竞争又融合,四川诗歌由此充满活力和创造力,第三代许多优秀诗人接连涌现。
      进入二十一世纪,当代诗歌呈现更为复杂的局面。网络化,从纵的方向即上下的交流贯通导致诗歌的“草根性”出现;全球化,从横的方向即中西汇合将中国诗歌纳入一个更大的格局和空间。但是,地方性诗歌仍然是观察当代诗歌的一个有效途径和渠道。就象盛唐诗歌在一个大开放的局面中,第一个出现的大诗人孟浩然还是产生于相对边缘的地方。当代诗歌似乎也有类似的情况。
       二十一世纪又出现了几个当代诗歌的试验场,比如广义的江南包括苏浙皖,杨键、潘维、陈先发、黄梵、余怒、胡弦、庞培、叶丽隽等,均个性鲜明,自成一家。广东也堪称一个试验场,由于外来流动人口众多,各种生活方式及文化与思潮碰撞,产生了诸如郑小琼、卢卫平、谢湘南这样的打工诗歌,书写剧烈转型时期的阵痛与复杂。湖北,也是中国当代诗歌的一个试验场。湖北诗歌人群庞大,许多市县都有诗歌群体。而在诗歌追求上,既有《汉诗》这样的前卫群体,也有《象形》这样观念价值互相认同的同仁刊物,还有《中国诗歌》这样相对稳健、照顾各种风格派别的诗歌阵地,此外,宜昌等地的诗歌小团体也不容忽视,总之,新世纪以来的湖北诗歌,精彩纷呈,蔚为大观。
       二十一世纪诗歌还有一个特点,许多以往基本被诗歌史遗忘的地域,诗歌也有崛起之势。比如山东,青年诗人尤其是70后以整体阵容涌现,朵渔、江非、路也、轩辕轼轲、王夫刚、邰筐、徐俊国、辰水、阿华等等,每一个在70后诗人中都堪称一等一的高手,这些年更是分散流向全国各地,成为一景。还有甘肃,娜夜、古马、叶舟、阿信、张子选、梁积林、李志勇等等,均为内力深厚的实力诗人。此外,云南前有于坚、后有雷平阳,年轻一代诗歌也正在成长,有可能逐渐成为诗歌高地。而宁夏等地的诗歌群体这些年也陆续开始进入大家视野。
       如果我们加上前面介绍过的天津、湖南、海南等地的当代诗歌,可以说当代诗歌进入了一个群雄逐鹿、相互竞争又相互促进的时代,也有人形容为诗歌的“春秋战国”时代。诗歌的地方性除了激发诗人的创造力之外,无疑还将带来诗歌的普及,培育诗歌的市场,夯实诗歌的基础,然后,也就将自然地带动诗歌的上升与发展。
       可以相象,经历诗歌的地方性阶段之后,再经受全国性乃至国际化的审视和检验,将出现某种可能被广泛接受的诗歌风格,某个可能被共同认可的大诗人。因此,我们期待着,谁将是那第一个脱颖而出者?

 

(应《新文学评论》杂志之邀主持“地方性诗歌研究专栏”,此为第二辑主持人语,对此一话题感兴趣的朋友可联系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