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带着诗人回故乡 (阅读1194次)



带着诗人回故乡

 
八月了
是农历八月
田野仍然在疯长
蒸腾着让人着迷的物种的气息
到处弥漫着谷粒和豆浆旷野的甜腥
一泊泊明亮的小水洼
青蛙以及蛤蟆在叫
蛐蛐和蝈蝈在叫
连蚯蚓和屎壳郎也在撒野地嚎叫
这时候田野却安静极了
在秋日午后一个难以察觉的时辰
田野这么光滑流畅
所有的骚动和激情在这里归零
一位埋藏着巨大欲望的处女从田埂上走来
那是最后的村姑
走走停停
她在寻找还是等待
她为田野的安静所感动
 
在这样的日子里我要做一件事
我要带着诗人回故乡
因为我的故乡也是全中国诗人的故乡
浪迹他乡的诗人
由于自恋而变成水仙花的诗人
自虐而酗酒者
在物欲里漂浮的中毒者
试图紧紧抓住暗物质并与之一起飞奔的人
到处游走而且以长笛行吟者
招摇撞骗最后被网络俘虏的家伙
长发飘飘的狂人
预言和巫术的发明者
颠覆所有
    最后被自己所颠覆的人
这些诗人
所有这些被亲人抛弃或被妄想紧紧抓住的人
我要带领他们回故乡
 
这是怎样的故乡啊
它的名字叫中原
 
在这个秋日的午后
我带着我的诗人回到故乡
我的兄弟
我们已隔绝那么久远
音信全无
今天我们以诗歌的名义走在一起
重温往日时光
让诗歌的光芒洗涤所有耻辱
让我们回到故乡
 
在我的身后
是李白骑着高头大马
田野啊
田野以它粗糙的热情
迎接王子归来
在幻觉中不可自拔的王子
他穿了一身锦袍
挥舞着镀银的马刀
呼喊着全世界向他致敬
而这会儿
他在田野的怀抱中安静了下来
回想他泥泞而陡峭的蜀道
蜀道之难啊
让他伤透了脑筋
长安是这么遥远
这个以诗酒为命的男人
震慑于北方的粗犷和辽阔
欲渡黄河
欲上太行
在一个叫做河汭的渡口
连他的艳遇也这么飘渺
他告诉所有中原的女人
去搜索他诗仙的名字
有几十万条呢呵呵
然后他一走了之
在鼓吹台
那个破落的黄河最后的都城
他与两个命中注定的兄弟相遇
天长水阔
呼啸梁园
他写了300首诗
创建了十个主义
他说他不是帮主而是精神领袖
听得杜甫和高适张大了嘴巴
川人凶猛啊,西域人够狠
然后三兄弟分手
各自承担漂泊的命运
 
此刻的中原正是午后
迎接浪子归来
万里千年
步步惊心
 
 
孟浩然紧随李白之后
李白叫他孟哥
而孟哥与陈子昂骑在一匹马上
因头天晚上大醉
马步有些踉跄
还有人让马裸奔
自己在后面尾随
怀揣酒店里偷来的金杯
我对父老乡亲拱手致意
我说多多包涵啊
诗人就这熊样
不要把他们太当回事
不过浪得虚名
成了祖国的代言人
 
于是田野里呼声骤起
有人痛哭
有人下跪
有人递来诉状
说土地的权利有些暧昧
祖国曾指给他们光明大道
后来却越走越窄
最后连山羊都走不过去了
祖国曾经和他们立过契约的
后来却一把火烧掉
现在他们已无寸土
难道要我们穿越到古代去生儿育女吗
路有冻死骨啊
我的祖国
 
李白回过头来大声呼唤
他害怕访民们把队伍分割
他真的是诗坛领袖
他要审时度势
时代只有一个主旋律
不能跑调
不能在意沉没的声音
然后诗人的队伍继续前行
马蹄踏踏
走过一个村庄又一个村庄
 
在诗经的时代
我的家乡有许多大湖
荥泽
巨野泽
莆田泽
还有许多妖娆的河流
淇河悠悠
两岸飘荡着望不到边的竹园
溱与洧汇流了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交交黄鸟
燕燕于飞
那是谈情说爱的好去处
这才有了风雅颂
有了楚人不怀好意的问鼎
有了浪漫主义古铜的春秋
有了现实主义铁腥的战国
还有济水
它在荥阳穿过黄河直奔济阳、济阴和济南
然后融入大海
是不亚于黄河、长江、淮河的巨渎哩
还有大象和犀牛
它们一路狂奔逃出人们猥琐的视野
 
化石把生命留给这里
记忆把历史留给这里
光荣把祖先留给这里
 
贵族来这里寻根问祖
英雄来这里顶礼膜拜
 
独夫 永远觊觎着大河深处的神秘九鼎
 
诗人却来这里寻找浪漫主义的河流
希望再现那些风流韵事
 
河流看上去无影无踪
湖泊潜入地底
美女们纷纷逃离故园
 
伤心莫过白居易
悲摧呀,老人家老泪纵横
老了老了却落到这般田地
枫叶荻花
醉不成欢
河流消失了
秋月下面
再也难寻幽幽的琵琶和佳人
白居易用他的新乐府哭诉不已
泪湿马背
他的哭声甚至感动了妇孺
一个正在拆迁的村庄停止工作
所有的叉车手都被定格
钢铁的手臂垂落半空
倾听大唐诗人的哭声
 
这是怎样的家乡啊
它的名字叫中原
 
在这个秋日的午后
我带着我的诗人回到故乡
我的兄弟
我们已隔绝那么久远
音信全无
今天我们以诗歌的名义走在一起
重温往日时光
让诗歌的光芒洗涤所有耻辱
让我们回到故乡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