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这诗坛已是个死坛 (阅读1894次)



近年来,艺术界集结了全球华人最优秀的哲学家、思想家、理论家、策展人、艺术家共同研究“中国艺术现代性之路”,探讨在西方话语主宰的全球化背景下,中国当代艺术如何进行现代性的转换和如何凸现东方艺术的主体性;这个课题由潘公凯主持,在中央美院、中国美术学院培养了一批博士、硕士,在香港和内地召开了多次的研讨会,出版了几百万字论文。美术馆和策展人一次次地世界各地展示中国当代艺术新的作品,把具有当代的、东方视角和情怀的艺术展现在世界的面前。
而诗歌界,却是散兵游勇式地打着阵地战:缺乏历史的眼光,伟大的抱负,自我贱化,与现实一起沉沦。这种状况如果不改善,诗歌已沦落到连大众都不齿的地步。我们听到太多讥笑的声音。我曾经说过“诗歌还在原处,是大众远离了诗歌。”我也相信在一些诗人的心中还保持着诗歌的高贵,无论理想受到现实怎样的篡改,他们的坚持依然没变,这就是勇气。但诗坛整体氛围已经十分沉闷,崇高感和激情正在丧失,利益和保守的情绪主宰着诗坛。
下面这篇文章,既是标枪,也是靶子。我真诚热爱向它投掷砖块和鲜花的朋友们,那是我在“抛砖引玉”。

                                                        这诗坛已是个死坛

                                                                   世宾

    这诗坛已在自甘堕落,自我窒息。我承认压制的存在,但你不能说诗歌死于压制,因为我看见过压制下白银时代诗歌的光芒;我们没有理由因为沉闷,就停止自由的呼吸。
    我说这诗坛已是个死坛。
    这诗坛死于它的目光短浅和平庸,死于它的一团和气和对短暂利益的满足;
    这诗坛死于它习惯了日常的吃喝拉撒,死于下半身和垃圾派;
    这诗坛死于简单化的写作和野蛮的赞歌。
    这诗坛已是个死坛。人类有过漫长的历史,无论我们处身于怎样艰难的环境,总有一天,我们还要开启新的文明。但多少诗人在唉声叹气,多少人只满足于自己肉身的欲望和日常情感的述说,殊不知他们和饕餮的资本埋下了同样的根;多少人以自我的贬损来消解庞然大物的压力,殊不知消解的是自身的批判力,他们只是无关痛痒地打了一下擦边球;多少人满足于把诗歌降低到弱智和段子的水平,来赢得大众的围观,并以为取得了诗歌的桂冠,殊不知他们已成为众人的笑柄。事实上,这诗坛在思想、人的价值和民族文化的诉求上已降低到所有艺术门类里的最低点:在叙事的深刻性上比不上小说;在涉及当代现实问题上比不上当代艺术和大众传媒;甚至在语言探索上比不上现代舞蹈和戏剧。这诗坛丧失了历史的眼光,只满足于个人私下的情感和短暂的策略,对于人类文明、对于文化的担当,他们仿佛认为这是与己无关的事情。
    我说这诗坛已是个死坛。
    这诗坛死于已经形成的江湖和利益的秩序;
    这诗坛死于对权威的过度认同和依附。第三代的大佬们高高在上,几十年重复着同样的声音,下面的小弟们仰着他们的鼻息,一代又一代干着同样的事——那就是自我消解,自我贬低,自我贱化;那些占山为王的范儿只满足于网络吹起的泡沫,在一群抬轿子的轿子上扮演着穿新衣的皇帝;那些学院的爷们忙着各说各的,忙着圈地,树标杆,习惯性地总结出一堆经验,像城市边缘高高堆起的垃圾场。
    这诗坛已是个死坛,死于大佬们放一个屁,徒子徒孙们都喊“香”;大佬们写着佶屈聱牙的文章,来自同个阵营的伙伴们纵使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看出个子丑寅卯,但这妨碍不了他们大声叫好。
    这诗坛已是个死坛。死于它没有远大的抱负。多少人只满足于圈子里的掌声和热衷于私我的问题。我们国家经历过两次广泛的移民,一次是知青下乡,一次是打工进城,第二次移民肯定有着更深刻的影响,但打工文学的成就要远远低于知青文学的成就,打工文学更热衷于现实的苦难,而知青文学让人看到了不屈的生命。
    这诗坛已是个死坛。死于它的惯性和羞于对于社会及生命问题的深刻思考。在新诗的历史中,从未有一代人像现在一样如此胆怯于批判上一辈人的缺失和短暂。在“朦胧诗”出现的四、五年后,第三代就开始打倒,建立自己的规则,推出自己的标准;而第三代经历了二十多年,那已是二、三代人的时间,但后来的诗人还在亦步亦趋,难道我们的社会环境没有发生更深刻的变化?难道我们的内心不是更加深邃了?难道我们对生命活着的要求不是更高了?在第三代诗人中的许多人已发生变化的时候,多少人还在抬着偶像离去的轿子。
    这诗坛已是个死坛。
    死于我们越过一堵英雄主义的迷墙,却陷入个人主义的泥坑,而没有一条更高远的道路。
    死于我们遭受着现实的疼痛,却沉溺于现实的疼痛,而没有一个更高远的精神维度来守护我们的生命;
    死于我们在现实的迷宫里打转,而没有一个更高远的梦想来开启我们肉身的迷途。
    死于我们在现有的思路上左冲右突,而没有一个更高远的文明来照亮我们的生存。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