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图说雷平阳 (阅读2111次)



雷平阳,不会上网的前卫诗人

    个子不高,长得宽厚结实,有点黒。话不多,喜欢喝啤酒,在云南诗坛,几乎与于坚齐名。

2012年4月在河南,十几位诗人,一块跑了郑州、洛阳、登封、安阳,看龙门、少林寺、殷墟,回去写诗。分别时,我对他说,见一面就是永远的朋友!他说,是的。

    这幅照片我非常满意,但发给他之后,几天没有回音,就打电话,他说正在医院,我知道他本来要从郑州到浙江去的,因妻子有病住院,便立刻飞回昆明了。

    在网上搜诗人雷平阳,才知道他不会上网。在网络无孔不入的今天,他仍保持着手写信的习惯,实在有急事就让朋友代发电子邮件。网上发生的事情他一概不问,更没有写个博客什么的———尽管他的作品在网上广为流传,诗评家们对他的作品普遍给予高度评价,也存在着一些争议———但这一切好象都与他无关。就像他的一句口头禅:“有甚么关系”。

    雷平阳,1966年秋生于云南昭通土城乡。现居昆明。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曾获诗刊华文青年诗人奖、人民文学诗歌奖、华语文学盛典提名奖等等。已出版《雷平阳诗逊、《我的云南血统》、《云南黄昏的秩序》、《普洱茶记》等多部作品。现为云南省作协签约作家,《云南艺术》副主编,鲁讯文学奖诗歌奖得主。

一个朋友开了个“中国酒馆”,嘱他为之写幅字,他写道:“大胆文章拼命酒,坎坷生活断肠诗。”他说以此为我缩影,很适合。

    雷平阳的诗作《母亲》,叫我们感受到这位前卫诗人是如何抒情的:

    我见证了母亲一生的苍老。在我/尚未出生之前,她就用姥姥的身躯/担水,耕作,劈柴,顺应/古老尘埃的循环。她从来就适应父亲/父亲同样借用了爷爷衰败的躯体/为生所累,总能看见/一个潜伏的绝望者,从暗处/向自己走来。当我长大成人/知道了子宫的小/乳房的大,心灵的苦/我就更加怀疑自己的存在/更加相信,当委屈的身体完成了/一次次以乐致哀,也许有神/在暗中,多给了母亲一个春天/我的这堆骨血,我不知道,是它/从母亲的体内自己跑出来,还是母亲/以另一种方式,把自己的骨灰搁在世间/那些年,母亲,你背着我下地/你每弯一次腰,你的脊骨就把我的心抵痛/让我满眼的泪,三十年后才流了出来/母亲,三岁时我不知道你已没有/一滴多余的乳汁;七岁时不知道/你已用光了汗水;十八岁那年/母亲,你送我到车站,我也不知道/你之所以没哭,是因为你泪水全无/你又一次把自己变成了我/给我子宫,给我乳房/在灵魂上为我变性/母亲,就在昨夜,我看见你/坐在老式的电视机前/歪着头,睡着了/样子像我那九个月大的儿子/我祈盼这是一次轮回,让我也能用一生的爱和苦,把你养大成人




    个子不高,长得宽厚结实,有点黒。话不多,喜欢喝啤酒,在云南诗坛,几乎与于坚齐名。

2012年4月在河南,十几位诗人,一块跑了郑州、洛阳、登封、安阳,看龙门、少林寺、殷墟,回去写诗。分别时,我对他说,见一面就是永远的朋友!他说,是的。

    这幅照片我非常满意,但发给他之后,几天没有回音,就打电话,他说正在医院,我知道他本来要从郑州到浙江去的,因妻子有病住院,便立刻飞回昆明了。

    在网上搜诗人雷平阳,才知道他不会上网。在网络无孔不入的今天,他仍保持着手写信的习惯,实在有急事就让朋友代发电子邮件。网上发生的事情他一概不问,更没有写个博客什么的———尽管他的作品在网上广为流传,诗评家们对他的作品普遍给予高度评价,也存在着一些争议———但这一切好象都与他无关。就像他的一句口头禅:“有甚么关系”。

    雷平阳,1966年秋生于云南昭通土城乡。现居昆明。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曾获诗刊华文青年诗人奖、人民文学诗歌奖、华语文学盛典提名奖等等。已出版《雷平阳诗逊、《我的云南血统》、《云南黄昏的秩序》、《普洱茶记》等多部作品。现为云南省作协签约作家,《云南艺术》副主编,鲁讯文学奖诗歌奖得主。

一个朋友开了个“中国酒馆”,嘱他为之写幅字,他写道:“大胆文章拼命酒,坎坷生活断肠诗。”他说以此为我缩影,很适合。

    雷平阳的诗作《母亲》,叫我们感受到这位前卫诗人是如何抒情的:

    我见证了母亲一生的苍老。在我/尚未出生之前,她就用姥姥的身躯/担水,耕作,劈柴,顺应/古老尘埃的循环。她从来就适应父亲/父亲同样借用了爷爷衰败的躯体/为生所累,总能看见/一个潜伏的绝望者,从暗处/向自己走来。当我长大成人/知道了子宫的小/乳房的大,心灵的苦/我就更加怀疑自己的存在/更加相信,当委屈的身体完成了/一次次以乐致哀,也许有神/在暗中,多给了母亲一个春天/我的这堆骨血,我不知道,是它/从母亲的体内自己跑出来,还是母亲/以另一种方式,把自己的骨灰搁在世间/那些年,母亲,你背着我下地/你每弯一次腰,你的脊骨就把我的心抵痛/让我满眼的泪,三十年后才流了出来/母亲,三岁时我不知道你已没有/一滴多余的乳汁;七岁时不知道/你已用光了汗水;十八岁那年/母亲,你送我到车站,我也不知道/你之所以没哭,是因为你泪水全无/你又一次把自己变成了我/给我子宫,给我乳房/在灵魂上为我变性/母亲,就在昨夜,我看见你/坐在老式的电视机前/歪着头,睡着了/样子像我那九个月大的儿子/我祈盼这是一次轮回,让我也能用一生的爱和苦,把你养大成人

照片如果看不见, 点一下就出来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