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2秋季诗歌选 (阅读1741次)



2012秋季李少君诗歌选
 

《江边》


在茂盛茅草的上方横亘着一条江
江边,燕子飞来飞去很忙碌
仿佛这里的主人,在水面和两岸来回掠过
招呼着天上的、水里的和陆地的宾客
麻雀吃大户,唧唧喳喳三五成群跟着起哄
黄雀一家子在浅滩的草丛间觅食
白鹭形单影只,时停时落
多少有些高傲自负不怎么合群

日落时分游泳的人最多,我只是
众多争先恐后拥挤着下水者中的一位
天黑时人最少,我一个人默默扑向江心

那么,谁又是这一场景的旁观者?

 


《夜晚,一个复杂的机械现象》


在异域的酒店里,我们仿佛重度蜜月
前奏是朦胧灯影下的低语呢喃
紧接着微风吹拂般的亲吻与爱抚
然后,轻快的欢乐浪潮一样再一次席卷而来……

夜深人静之时,我在梦中醒来
听见窗外空调骤停复响的运转声
我才意识到:这是一个复杂的机械现象


《孤独乡团之黑蚂蚁》

每一棵榕树都是一片林子
    且相互连接而自成一座森林
鸟儿栖息其上,长须飘拂而下
偌大的绿荫冠盖将孤独也掩埋其间

唯有那株细长的槟榔树站在不远处
不肯靠近,它们不是同一种类型
它茕茕孑立,显得孤单而自负

每一座岛屿就是一个孤独的乡团
散落在这一片云水茫茫的海天之际
海水将它们相互隔绝又相互守望
那些穿梭其间的鱼群与帆船与它们毫不相干

月亮是那最小的一个孤独乡团
但它与这些岛屿不在同一个平面
它总是游离向更遥远更浩瀚辽阔的太空

但那些遨游宇宙的星球其实也是孤独的
就象老榕树树干上爬行的小蚂蚁一样
又黑又亮触目惊心

 


《半山》

石马铜牛的幽深处
只有三两声鹧鸪相呼应

我逐级登高,满耳开始灌满蝉声
满目全是老人,三五几个各自分散

寂寥的古木旁,半山的空亭子里
他们对路人毫不关注,仿佛只是在云游
目光木然,他们沉浸在太极和自己的心事里

或坐着或站着,他们都不做声
在苍茫的暮色中,他们静默又仿佛有所等待

为什么老年才寻觅这么幽美的栖身之处呢?

 

《鹦哥岭》


鹦哥岭上,芭蕉兰花是寻常小景
鸟啼蛙鸣俨然背景音乐
每天清晨,松鼠和野鸡会来敲你的门
如邻里间的相互访问

作为一名热衷田野调查的地方志工作者
我经常会查阅鹦哥岭的花名册
植物谱系在蒲桃、粗榧、黄花梨名单上
最近又增添了美叶秋海棠和展毛野牡丹
动物家族则在桃花水母、巨蜥、云豹之外
发现了树蛙和绿翅短脚鹎

而观测室里也记录了鹦哥岭近期的两件大事
一是十万只蝴蝶凭借梦想飞过了大海
另外一件是二十七个青年挟着激情冲上了山顶
下山时几支火把在漆黑的山野间熊熊燃烧

 

《渡》


黄昏,渡口,一位渡船客站在台阶上
眼神迷惘,看着眼前的野花和流水
他似乎在等候,又仿佛是迷路到了这里
在迟疑的刹那,暮色笼罩下来
远处,青林含烟,青峰吐云

暮色中的他油然而生听天由命之感
确实,他无意中来到此地,不知道怎样渡船,渡谁的船
甚至不知道如何渡过黄昏,犹豫之中黑夜即将降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