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一首无限向度的诗(赵卫峰)  (阅读1488次)



          小鸟在地上
            黄昌成
 
首先:认错鸟了,尾随一张落叶飘零和流浪
其次:地上有小虫和露珠的媚眼
再次:练习最低的飞行,包括一个散步者的遐思
第四:鸟厌烦了和天空这个老头对话
第五:猎枪都飞上树了
第六:对于鸟而言,高处是现实,低处是浪漫
第七:我原本是一只候鸟,天空是北方,大地是南方
第八:鸟必须有鸟的反常
第九:翅膀无用论,或者当我不是鸟的时候
第十:在天空中走路的越来越多
十一:一只鸟散布的谎言
十二:一只鸟和另一只鸟打赌
十三:一只现实主义鸟的——鸟瞰
十四:是行为艺术,还是艺术行为?鸟不停地啄自己的阴影
十五:鸟与鸟的缘分可不是在高处呀
十六:从前,有一只鸟。它开始说故事,或者一个故事说它
十七:这不是一只简单的鸟
十八:这就是一只简单的鸟
十九:亲吻大地就是怀念祖先
二十:关人鸟事
……:……
 
 
                                      一首无限向度的诗
                                           赵卫峰  
 
   现实性题材及写作主旨回归以后,叙事的方式使得诗歌基本出现了一个完成的状态,一首诗是一个事件的立体图景,这个事件可以延伸,但这部分的内涵依然是事件的反映及反射。依然是“单一”事件及其表现出的性质。但如果一首诗中存在着多个甚至无限个事件,那么反映和反射自然也就是相应的了。
   可以质疑:这是不是一组诗,或者一首长诗?但,它,仅是一首诗;一首较短的诗。
 《小鸟在地上》全诗21行,20行文字加1行标点符号,而且是作者自己排序告诉大家的,这回倒是作者管了三七二十一;这样的编排恰恰是一种智性体现。
    每一行的诗句就是一首诗,所言说的是“小鸟在地上”的一个状态,或者就是一个事件,多数是对小鸟为什么在地上的各种解答。当然事件后面的影响也是必然的,这种布局使我们的理解和想象由此变得曲折而繁复;如果之前对诗歌的理解是跳跃的,这首诗则是连续而快速的跳跃,诗歌变成一种多维度的解码,有如一把未知骨架长度的扇子。
    ——显然,这会让读者误解,以为诗人又在玩那些晦涩意象的游戏,事实上,整首诗歌非常清晰,以题目为中心,跟随着阅读作出自然的反应就可以了。比如第一句小鸟在地上的出现是因为小鸟看见一片落叶错认为是鸟尾随着来到地上。第二句则是因为小鸟受了小虫和露珠的诱惑而在地上漫步。当然有一些诗句的理解也要稍稍换位一下,如第五句“猎枪都飞上树了”,因为猎枪瞄准了树上的小鸟,小鸟无奈被逼在地上行走,这里还有一种批评的意味在内,一句话除了有一个维度的意思,还具有现实层面的意义。诗歌是内涵的设置和表现,这个架构或许更需要在“短促”中完成,由此去发挥和维护诗歌语言的功效。
    而十七、十八这两行似乎孪生的诗句则是深含玄机了,每一句作为一个意思是肯定的,但似乎又是上下句之间的辩论关系,同时又让人心生疑问,是不是自己想多了?我想如果把这两句最后的鸟字换成“诗”字:这不是一只简单的诗/这就是一只简单的诗。这似乎应该是对这首诗的又一种阐释了。作者的言外之意,应是越简单越复杂,一种简单的透明是深度的层次,至少包含一种不确定性的确定。
    第二十句乍一看是个粗话,但用在这首诗上却让人觉得巧妙及顺理成章,作为旁观者的人类,鸟所有的行为与之无关,鸟同样有鸟的行规嘛。这一句,可谓一语双关。
    末行是俩省略号,表明和预示了这诗的无限个可能,像填空一样,这是一首可以无限附加的诗,而其对应的主旨可谓无穷无尽也。约翰·巴勒斯在其著作《鸟与诗人》中认为诗人的情怀与鸟儿完全息息相通。我不知黄昌成是否接收到这句话,但一种对鸟儿的通达却智性而丰富地展现诗中。
    智性型的诗歌不一定是经典但可以是另类,由另类而典型并为诗歌提供存在以至繁衍的个案这才是它的价值核心;这恰与黄昌成曾提倡的智性是最高的创作法则不谋而合。

(原载2012年第二期《特区文学》)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