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毛 (阅读1054次)




又一次看见毛
是在798画廊的门口
燕山在西
渤海在东
毛就这样直直地立在山海之间
尽管他已没有头颅
也没有笑容
可是我却认出他那双巨大的手
多么饱满有力啊
多么温暖啊
我甚至熟悉那手的每一条纹络
因为毛揉捏过我
从此我就有了他的温度
就像这个国家的每一条山脉
向世界展示暧昧而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因为他太巨大了
尽管已没有头颅
可是他的铁布衫足以横扫这个世界
后来这件铁布衫
变成了铜布衫
依然孔武有力
空荡荡的铜布衫
有型有范
在依然有力的身躯上面
 
我上次看见毛
是在一片嚎啕之中
他突然就这么去了
在一片嚎啕之中
我感到了耻辱
无所适从
我相信他是中国人的靠山
尽管他使祖国
这么孤独
这么飘零
后来他变成了青铜
什么都有
唯独没有头颅的青铜
我仍然像是
看见了老朋友
多么亲切和慈祥啊
像我耻辱的青春
一去不返
当我和他蓦然相逢
我有点惊讶
我抚摸他金灿灿的手
打了一个喷嚏
又打了一个
在北京明媚的春天里
 
不要抛弃我
毛用那失去头颅的脖颈对我说
毛用手对我说
我怎能抛弃你
我用一个又一个喷嚏
对这失去头颅的身躯进行暗示
我说我走过祖国大地
到处都能看见你
的巨大身影
怎能忘记
又怎能抛弃
 
在798画廊门口
我把那坏小子的话想了又想
一连串的喷嚏
于是惊天动地
 
         2012-3-11于北京79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