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毛驴与土地产权的演变:转载“叙事的幻觉”帖文 (阅读1080次)



  新浪网友2009-09-05 20:34:36 
      小时候(5—6岁),我们家乡不但集体养牲口,私人也不例外。现在的年轻朋友可能认为,农民人养驴养牛是用来卖钱的,因为现在情况就是这样。如果这样,就误解了。要知道我3——4岁的时候,我们还没有出现拖拉机,也就是说,农田的耕作全靠人工。为了减轻劳动量,人们只能多养牲口。有了牲口以后,不管是耕种旱田还是耕水田,就省力了。所以,一般的生产队养上四、五头牲口,是为了种田,不是为了卖钱。
        同样的,私人养牲口,也是为了干农活。我家邻居就养了一头牛与驴。这二个牲口,各有各的分工,牛是种田;驴是拉磨。驴拉磨是为了磨粮食。我小时候,我们家乡还没有种水稻,全是旱粮(粗粮)。如:大麦、小麦、高粱、小米、黄豆、山芋.......等。这些粗粮,一定要经过加工以后才能吃。所谓的加工就是必须把他进行粉碎,越细越好。粉碎的方式有三种:一、人工拉磨处理;二、用驴拉的磨处理;三、机器粉碎处理。我记得,我小时候机器粉碎还不普及,即使有其费用高得让人受不了。所以,那时候那大部分的人家仍然采取“人工拉磨处理”与“驴拉的磨处理”的方式。我家邻居养的一头驴,就是专门用来为别人(加工粮食)。由于一个生产队里只有他一家有驴,所以生意很忙,全生产队大部分人家都到这儿来加工粮食,因此那头驴从也是早到晚忙个不停。
 
       新浪网友2009-09-05 20:35:02 [举报]
      我五、六岁的时候,家长已经不管我了,因为他们要忙自己的事情。农村又没有幼儿园,童年的时光除了跟小伙伴一起玩耍外,另外就是住在邻居的磨房门口看毛驴拉磨。看着看着,对许多事情的疑问也就一天比一天多,越看越不理解。管理毛驴的是这家的男主人,男主人长相不好,驼背,酒糟鼻,脸又长又麻,五十几岁。最不理解的是,每天在拉磨前,男主人总要用一块布把毛驴的眼睛给蒙上,然后再架上拉架。当时我这样在想:不把毛驴蒙上眼睛不是更好吗?为什么一定要蒙上眼睛,让他什么都看不见?我左思右想,就是不理解。有一天,我实在闷不住了,就问驴的主人这样做的目的。驴主人见了我问这样的问题,笑了笑,这样回答我:“驴虽然蠢,但他毕竟也是动物。你要想让他能老老实实地干活,必须蒙上他的眼睛,让他什么都不知道。这是老人们留下的规矩。”为了证明他的说法正确,他就把蒙在驴眼睛上的那块布摘了下来给我看。果然不出他所料,布一取下,毛驴就真的不肯拉磨了。
  另外还有一件事,我也不理解。由于活儿多,毛驴的劳动量相当大。要想让牲口有力气干活,必须把让它吃饱喝足,象马就是如此。可是,我家的邻居养驴就不是这样,这个驴虽然从早到晚做个不停,但这个主人从来没有让驴吃饱过一次。比如,在正常情况下,驴的食量一般的一顿能吃一水桶。可他每次给食的时候最多给三分之一。而且是每隔二个小时就给一点食。这样,一天中,要给多次食。我就问他为什么要如此。他说,如果让驴全吃饱了,它就不肯干活了。当然,这个问题主人没有用事实来证明给我看,我也不想让他做给我看。因为万一让毛驴吃饱了,不肯干活了,主人就亏本了。至于为什么毛驴吃饱就不肯干活,主人没有更多的解释。这就为人们理解这样的现象提供了巨大的想象空间。也许这样做是为了更好提高驴的积极性,是告诉它只有不停的干活,才能不停的有饭吃;二是让它觉得生活有个盼头。
 
新浪网友2009-12-26 18:10:56 [举报]
你要想让他能老老实实地干活,必须蒙上他的眼睛,让他什么都不知道。这是老人们留下的规矩。
如果让驴全吃饱了,它就不肯干活了。
__深刻,执政能力啊呵呵
 
新浪网友2010-01-27 01:31:08 [举报]
  历史上的革命与改革,往往意味着社会财富的再分配,土地产权最容易在这类节点上发生变化。
  1950年6月28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八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宣布“没收地主的土地、耕畜、农具、多余的粮食及其在农村中多余的房屋。但地主的其他财产不予没收。”这是共和国历史上的第一次土改,实施过程带有强烈的暴力革命特色,多数地区都超越了法律和政策。其后,又在合作化的名义下,将农民分到手的土地重新集中。  
  到了人民公社时期,农村土地高度集中,农民被套牢在土地上,却未能解放生产力。“一大二公”的结果是“规模而不经济”,播下“共同富裕”的龙种,收获却是“均贫”,“穷折腾”造成了饿死数千万人的大饥荒,这是官方史学家最不乐提及却又无法掩盖的事实。  
  但在50-60年代,城镇中的土地所有制与农村不同,国有土地与私有土地同时并存。私有土地与私有住房相关联,业主持有人民政府颁发的《土地房产所有证》,有的还持有单独的《土地所有权证》。1956年全行业公私合营的同时,对城市中部分房主的私有房屋,曾采用国家经租、公私合营等方式进行社会主义改造。与资本家拥有的生产资料不同,大部分私房系公民的生活资料,房屋及其土地的所有权也均未实行法律上的转移。
 
新浪网友2010-01-27 01:32:56 [举报]
  作为革命承诺之一的农村土改,实施的依据是《土地改革法》,而城市土地私有产权被收归国有,则未经任何法律程序。在1966年开始的“文革”中,仅仅以“革命的名义”,就将全国城镇私房连同下面的土地全部收缴,房主们被迫交出权证。“文革”后落实私房政策,大多只发还房产不发还土地,形成了房屋、土地所有权分离的怪象。将非法剥夺的房子还给本主,在“文革”刚结束的年代已是一项“德政”,心有余悸的房主们只有默认。  
  1982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条规定“城市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这是以往三个宪法文本中从未出现过的。城市“土改”的既成事实壮严地写入了宪法,没有给公民的财产损失以任何补偿。当时处于改革开放初期,公众权利意识淡薄,对“私有”二字心存疑惧,无人敢于提出异议。此外,还有一项“文革战果”被保留下来,即公私合营企业未经任何法律手续转为国营企业。上述两项剥夺如果放到今天实行,势必引发社会动荡。
  进入90年代,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土地财政”成为地方主要财源,政府日益“无限公司化”。由于城市土地已收归国有,上面的房屋不过是“附着物”,可以“依法拆迁”;即便购买了新建的商品房,所持有的也只是《房屋所有权证》和《国有土地使用证》。国有土地产权从所有制上应属全民所有,可是主人翁在自己领土上购房居住,须另外摊缴高额土地出让金给公仆政府,一点国民优惠都没有。根据宪法,依法征用土地的前提是“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既然事关“公共利益”,面对越来越疯涨的房价,越来越奢华的仆人是否应该让利给主人?
 
新浪网友2010-01-27 01:34:28 [举报]
    在利益的驱动下,某些地方政府一纸拆迁公告,便足以将一片城区变成一堆瓦砾。很多地方动用行政权力和黑恶势力进行暴力拆迁,导致群体事件频发,社会冲突日益激化。从2007年3月重庆杨武、吴苹夫妇的“最牛钉子户”事件,到2009年6月上海张龙其、潘蓉夫妇向强拆队投掷燃烧瓶事件,乃至同年11月成都女业主唐福珍自焚事件,都是公民保卫合法财产的抗争,形式一次比一次惨烈,为全国民众所瞩目。有学者朋友说“当前社会的主要矛盾,是抢钱与反抢钱的斗争”,虽语带调侃,却点评到位。
  
  财产权是一项基本人权,但不受中国历代统治者尊重。全国人大2004年将保护私有财产写入宪法,2007年又颁布《物权法》,很大程度上保护了改革开放后的“先富”阶层,但不追溯保护部分公民过去被侵害的权益,也很难保护全体公民的长远权益。房屋与土地产权分离的后遗症日益凸显,迫使人们思考:抵触上位法的《拆迁条例》为何横行无忌?宪法能否保障《物权法》的有效性?
  
  中国人传统的“国民性”中有“仇富”基因,外加“气人有笑人无”的劣根性,即便当了“自了汉”式的顺民,也难免幻想来一场翻天覆地的“财富再分配”,痛痛快快当一回暴民,可是很少想到要成为公民,并共同建立一个公民社会。
  
  当别人的生产资料被剥夺,你不说话;当别人的生活资料被剥夺,你不敢说话;当别人的房子被拆掉,你袖手旁观;当“煤老板”的产权被收吃掉,你围观叫好;当“国进民退”大潮高涨,你为大国崛起自豪;当你自己沦为房奴或无房户,才开始骂娘……。

  身为纳税人,你的最大恐惧来自于:无限膨胀不受制约的权力,正在掏空所有人的钱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