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1年冬季诗歌选 (阅读1503次)



 李少君2011年冬季诗歌选
 
 
《眺望》
 
月夜,柳荫测量潭水的深度
洞箫考验着少妇的耐心
在竹影摇曳的阳台下,溪声
消解了对岸杂沓的脚步声……
 
直至无声无息,直至
眺望也渐行渐远,沿着一条小桥
跟随一条又一条小路……
 
 
 
 
《黔地》
 
荒凉是此地最多的资源
野山野水野果野草,还有野鸡野狗
野兔野牛……我曾在此孤独地徘徊
惟野女人一个也没见到
 
不过当地有过这样的传说
一对孤儿寡母曾流落此地
无依无靠,却能安然住下
因为此地民风淳朴,人情深厚
 
一镇的男人将此女照顾
一镇的男人将此小男孩抚养长大
 
 
 
《布谷鸟与布衣族有什么关系》
 
布谷鸟与布衣族有什么关系
大凉山的春天
是布谷鸟啼醒的,每一个角落里
都有布谷鸟在啼叫……
 
布谷鸟是一种催促春天到来的鸟
大凉山的春天,必定是湿漉漉的——
薄雾,发源于湖面,在村庄上空缭绕
随着小鹿,深入草丛与林间
最终,在田野的日光里轻漫而散
 
布谷鸟是一种催促农耕的鸟
布衣族人荷锄扛犁赶着水牛走出家门
循着小溪的路径——从山间流淌而下
小心翼翼地探路,拨开杂草,流向稻田
最后,沿薄雾消失的方向往更远方摸索
 
布衣族与布谷鸟有什么关系
一位布衣族诗人回答:没有关系
但春天的大凉山里到处都有布谷鸟
布衣族人的梦里都是布谷鸟的啼叫声
 
 
 
《贺兰山》
 
 
贺兰山下,连一朵野花都是文物
触目皆情致,皆古意绚烂
 
比如落日苍茫
以及镶嵌其中的远处的一缕炊烟
比如在石壁上跳跃的岩羊
低头到溪边饮水
比如众多诡秘莫测的符号图案周边
逡巡的只有鹰之长唳与狼之低吼
还比如荒草萋萋中的断墙残阙
还比如深夜幽暗的野地上燃起的一堆篝火
……
 
光阴流逝,此刻却能瞬间凝固为永久
皆因一切置于天苍苍野茫茫之背景中
整个贺兰山都散发着古色古香
 
 
 
 
《飞机的轰鸣声》
 
“飞机的轰鸣声伴随我们的一生”
在纽约肯尼迪机场,一位英国男子对我感慨:
“出发或归来,机场是必经之地
在飞机的轰鸣声中,我们或兴奋或消沉
穿过重重迷雾或飞越万里晴空”
 
青春时展开的人生,就象刚刚张开翅膀的飞机
迫不及待地呼啸着直冲云霄,急切地翱翔蓝天
甚至,可以听得到他们初次的激动的怦怦心跳
母亲的叮咛,无心顾及;父亲牵挂的目光
视而不见。年轻的心早已飘浮在白云之上
 
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不再关注外面的风景
再异样的诱惑也不能让人轻易动心
外出奔波总充满焦虑和急躁,总感疲惫
只想着平平安安地返回,即使风尘仆仆劳累不堪
在飞机落地的轰鸣声中就可以酣然入睡
 
我曾经也向往着每一次起飞
不管去往哪里飞向何方,感觉轰鸣声就象欢呼声
如今,不管在外面如何风光显赫
内心也觉疲倦,只盼着早日回家
飞机降落时的轰鸣声更象催眠曲
只有这样的声音才会让我安心,波澜才会平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