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谁?拉开七彩的弓 (阅读1633次)



谁?拉开七彩的弓

——序贺红诗集《与莲有关》

她发现自己与莲有关,我们发现她与诗有关。

她,贺红,在诗行里,发现了我们视线之外的发现,还发现了我们肉眼看不到的发现,让我们感动,叫我们惊喜。

五月,那么多的黑眼睛、黄皮肤

义无返顾地捐钱、捐物、献血、救助

他们咬紧牙关,攥紧拳头

把眉心拧成一个“川”

      ——《五月》

在中国人刚刚过去的刻骨铭心的记忆里,我没有看见这样一个“川”字,但闭目一想,每个中国人都应该有这个“川”字,在为四川地震灾区北川、文川心焦流泪的日子里,我们每个中国人不就是一个“川”字么?!贺红的发现,让我们弥补完善了一段惊天动地的民族感情。

春天,它们把花朵遮插在对方鬓角

遮盖与日俱增的华发

秋天,它们把果实塞在对方嘴里

相互品尝守望了一季的甜

雨中,它们用一片片树叶做酒杯

邀请对方饮用从天而降的玉露琼浆

月下,它们相拥着跳起探戈、恰恰

衣袂飘飘,恰似回到少年

      ——《相爱的人是两棵盘根错节的树》

这八句把一对情侣的浪漫人生写得浪漫极了,虽然全是比喻,但细细品味,一点也不牵强,反而觉得正是这样才显得真诚动人。同时,贺红把两棵树也写活了,写神了,叫人后悔我怎么就没有这样的发现呢。  

  用不了多久,时间这把小刀

就把我剔成干净的骨骼

    ——《时间这把小刀》

父亲,请你原谅我

原谅我一落地,就拿着刀

没明没夜追赶你,要吃要喝

在你脸上刻上岁月的花朵

    ——《父亲》

这两把刀,其实是一把刀,时间之刀。刀,闪着寒光,令人颤栗,是它把贺红的诗刻到了我们的目光上,叫我们无法忘怀。一个柔弱的女子,就这样拥有了瞬间穿透一切的力量。深刻,使诗具有了爆炸般的威慑能量。

当然,在贺红的诗中,像这样能抓人的诗还是少数。诗主要写看到的,写经历过的,往往是表面的,浅层的,直白的,很难深入到事物的内部,离本质远,离特质更远。

《时间这把小刀》和《父亲》这两首诗,在贺红的诗作中非常难得,因为它的联想不像“把眉心拧成一个的联想是一度的一次性的,而是多度的数次性的。在《时间这把小刀》中,如果隐去了“时间”,就是一首不错的象征诗或隐喻诗。

说诗是主观的产物,在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因为诗是想象的产物,诗是抒情的花朵。想象是由联想完成的,联想的二度或多度开掘,才能形成创造性想象。

爱人,我把你当成一株植物

就能原谅你的粗枝大叶

言不由衷地安慰自己

草木吗,本来就没有感情

    ­——《爱人,我把你当成一株植物》

爱人,从一株植物,到粗枝大叶,到没有感情的草木,想象又经历并深入了两个层次,里边有怨、有恨,其实是用反衬的手法表达了自己理解原谅了爱人之后的更爱,情中又增添了智趣,让爱升华到了一个新层次。联想是由一事物想到另一事物,内容相对比较单薄,一般不出现具体的形象化的情景描写,有的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想法。想象虽然也是由具体事物引起的,但想象出来的内容相对比较丰富,一般都有具体的形象化的情景描写,而这些形象化的情景是眼前看不到却又合情合理的。

联想或想象主要是通过五官功能即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来完成的,是意识的表现,也称客观心理。想象是人在脑子中凭借记忆所提供的材料进行加工,从而产生新的形象的心理过程。也就是人们将过去经验中已形成的一些暂时联系进行新的结合。它是人类特有的对客观世界的一种反映形式。它能突破时间和空间的束缚,达到"思接千载""神通万里"的境域。

冷不防,在一个叫郑州的地方

蛇用它的信将我和行囊和盘托出

      ­——《京珠高速》

这两句完全是直觉的反映,虽然诗人没有用惯常的思维把高速公路比喻成蛇,但读者一思考就发现蛇成了高速公路的化身,两句浓缩了一般比喻要用几句甚至十几句要表现的内容,诗意被大大强化了,这也是贺红诗中的稀有金属。在诗歌的语言表述上,贺红要自觉改进自己的表达方式,力戒语言的松散和直浅。

我们的思想可分成两部分,一是意识,二为潜意识。意识是指人们对外界和自身的觉察与关注程度。潜意识是指潜藏在我们一般意识底下的一股神秘力量,是相对于意识的一种思想。潜在意识的世界,是超越三度空间的超高度空间世界。潜意识一经开启,将和宇宙意识产生共鸣,宇宙信息就会以图像方式浮现出来,产生超感官知觉。你可以读懂别人的心思,可以阅读未拆封的信,看到保险箱里的东西。

如果将人类的整个意识比喻成一座冰山的话,那么浮出水面的部分就是属于显意识的范围,约占意识的5%,换句话说,95% 隐藏在冰山底下的意识就是属于潜意识的力量。潜意识的力量比意识大3万倍,所以要激发潜能,需要运用潜意识。抓捕一闪即失的直觉,是发掘潜意识的有效途径,也是诗人先走进自己的心灵,然后征服别人的心灵的有效途径。 

夜晚,我钻进妈妈的被窝儿

就像重新回到妈妈的子宫

    ——《夜晚,我钻进妈妈的被窝儿》

我们盼望能早点看到重生和新生的贺红。

2000

20098月于郑州河南工人日报社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