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用力深广之作——评易彬博士的《穆旦年谱》 (阅读1346次)




用力深广之作
——评易彬博士的《穆旦年谱》

于启宏

穆旦是近年来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界的一个热点人物,是已公认为20世纪最为重要的诗人、翻译家之一。关于穆旦的研究论文非常之多,但总体说来,研究的系统性与历史深度还比较欠缺,穆旦的历史形象及其与20世纪中国文学发展的内在关联还没有得到非常有效的透现与建构。不过,现在这一状况将得到根本性的改观,2010年,长期关注新诗研究的易彬博士一举推出了两部厚重的穆旦研究著作,《穆旦年谱》和《穆旦与中国新诗的历史建构》[]

《穆旦与中国新诗的历史建构》一书显然是怀着很大的研究抱负的,作者借助三大版块,即个人史(穆旦个人全部写作的考察)、诗歌史(“穆旦诗歌艺术精神与中国新诗的历史建构”)和传播史(“穆旦的传播历程”),显然是意在打破穆旦研究及新诗研究的既定格局,为新诗研究寻求新的话语资源。我将另文讨论此书,这里单单说一说《穆旦年谱》,这是2008年度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我认为此书在几个方面具有普遍价值和启示意义:

其一,考证细致,用力深广。全书字数达四十七万字,这个篇幅已经不是惯常的年谱概念了,它的体例定位是纪事“精确到日”,这是它内容浩瀚的原因之一。它的材料丰富扎实、引证广博翔实,仅征引的文献就达18面之多,作者为文献本身也编了个“年谱”,从1935年排到2010年。在我看来,易彬属于那种聪慧灵秀型学者。以聪慧灵秀之人而作如此细密瓷实的考证梳理,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因为在我看来聪慧灵秀之人通常不屑下笨功夫。但再一想,灵和笨其实是辩证一体的;执两端而道中庸,这是学问的正道。

其二,以年谱为经线,以编者“按”为纬线,谱叙穆旦,“按”志历史,经纬交织。这一点是《穆旦年谱》的一个引人瞩目之处,再加上锦上添花的注释,这就成就了一种年谱新天地。创新集中体现在“按”这个体例上。从篇幅上说,“按”的分量仅次于年谱正文;从内容上说,它以细腻质朴的笔触从一个特定视角再现了自穆旦生年(1918)至逝年(1977)期间,中国的教育、文学、社会,乃至政治、经济等领域的“实况录像”。

由于以上原因,不同的读者在阅读《穆旦年谱》时可以获得不同的信息,所谓各取所需。拿我来说吧,作为一个语文工作者,我对现在的英语教育比较留心,我意外地从此书获取了以下有效信息:

其一,三十年代南开中学的初中几何是英文教材,高中数理化也都是英文教材,此外南开中学还讲授文学类、历史类英文读本(第19页)。今昔对比,且不说现今的中学英语教育,即便是现今的大学英语教育,乃至英语专业教育,都不能不令人反思。

其二,昔日清华大学外语系的教学目的设置,其中有两条引人注目:曰“创造今世之中国文学”;曰“汇通东西之精神思想而互为介绍传布”(第26页)。应该说,这才是大学气派。昔日清华英文系一年级课程共有五门,除英文外,其他四门分别是:国文,中国通史、西洋通史择一,逻辑、高级算学与微积分择一,普通物理、普通化学、普通地质学与普通生物学择一(P26)。显然,当时清华大学英语专业的教育策略是通过学习各门文理专业学科(包括英国语文)来学习英语,稍具教育理念的人都知道这是正途。众所周知,现今我们的英语教育不论大中小学都是就英国语言文学来学习英国语文文学。今昔对比,令人深思。

其三,一九四九年前后穆旦入芝加哥大学读硕,《穆旦年谱》列出了诗人当时的成绩单,我留心了一下,成绩为A的有两门课,一门是俄语,另一门是文学批评史。这个年谱细节让人联想到如下两个事实:穆旦之在中国普及普希金诗艺;穆旦诗之固有的知性内涵。穆旦与俄语有缘以及其追求深度诗学都在年谱的“史记”中可以找到蛛丝马迹。

以年谱为经线,以“按”为纬线,经纬交织,这是此书的特色。因其丰富纤密,故不同读者在阅读此书时都能各取所需,这一点再举最后一例。我对拜伦的《唐璜》应不算陌生,我特别留意了一下这方面的内容。从《穆旦年谱》中,得到如下信息:《唐璜》从六十年代初始译,至穆旦逝世,译事历经十六春秋(穆旦生前未看到《唐璜》的出版)。应该说《唐璜》等是穆旦晚年的生命寄托,也是他翻译生涯的巅峰。从“按”中,我还了解到:穆旦曾仿《唐璜》而作叙事长诗《父与女》,但由于政治原因,各种文集均未收录此长诗(第282页)。这对我又是一个意外收获。

据我所知,易彬的“穆旦系列研究”的计划是相当宏大的,除了前面提到的两部著作之外,《穆旦评传》已交付南京大学出版社,将在年内出版;着眼于穆旦诗歌版本整理的《穆旦诗编年汇校》则是再次立项为国家社科基金后期项目(2010年),这既是易彬本人研究实绩的体现,更显示了专家学者对于“穆旦研究”的新期待,因此,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几部“穆旦系列研究著作”必能将穆旦研究推向一个新的局面。


(刊载于《长沙理工大学学报(社科版)》,2011年第3期)


[] 两书均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201012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