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谁的屈子?谁的端午? (阅读1998次)



自第一次见到那两个把我们带到这世界上的人开始

我们就踏上了一辆不知道要开往哪里去的长途汽车

挑战,梦想,离别,希望,那车上应有尽有只是不能回头

在这个别无选择的旅程中我们像一个个积木盒中小小方块

在一些看不见的手的指挥下快乐的摇摇摆摆

我们快乐的根源有很多一些美妙的记忆是最主要的一个

比如屈子,比如端午

每一年都有一个端午我们都会在这一天纪念一个叫屈子的人

可是可是直到今天直到以后的所有的日子我知道

我知道我不会弄清楚也永远不可能弄清楚

这个端午是谁的端午那个屈子是谁的屈子

据说屈子是我们民族历史上最伟大的诗人

因为是最伟大的诗人才为人所不容才自投汨罗以示自己的清白

而端午那天是他投江的日子也因此成为后来的人纪念他的日子

他为人所不容是因为他生长在一个积木盒子里却认为自己不是积木

那些像控制积木一样希望把所有人都控制住的人当然不能容忍他的不同

他不知道既然你进入了这个积木盒子你就是一块积木就要像两千年后

那个叫米歇尔·福柯的法国人说的那样安心地呆在那个积木盒子里

那个盒子当然不是很美它使我们脱离自身使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时间还有

我们的历史我们的幸福我们的爱情我们一切的一切都在其中遭受腐蚀

所有的一切都指向腐朽死亡可他给了我们一张居住证

让我们可以确证自己活着可以确证自己和很多同类一样呼吸着蹦跳着

我们不愿离开不愿像屈子一样离开这是唯一的也是至高无上的理由

我们和我们的先辈们还有我们的后代子孙先在地知道五月五要包粽子粽子

知道那是为了纪念那个谁也不认识谁也没有见过一面的的屈子

湿润的干稻草宽大的蕉叶荷叶青竹叶像旧社会衙门里的三班衙役

把一粒粒的稻米红枣冰糖青红丝五花大绑捆成那些触犯了他们的人的形象

所有的痛苦所有的伤痕在青荷色的外衣包裹下消失于无形

那一粒粒鲜活的生命在水火既济的蒸煮下

紧抱成一团显示着衙役们手段的高超心性的残忍

就像我们在古书里读到的那些兵器很好看阵型很壮观的战争

那些原本呼吸着蹦跳着的生命只是一串串冷色调的统计数字

我不知道在很多时候很多阳光很明亮的地方我们是不是会想起屈子

想起他在那条名叫汨罗的江边反复吟唱的《橘颂》还有《离骚》因为

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的屈子而那个端午是谁的端午

家里的粽子包好了它们的旁边还有一盒朋友送来的礼品粽子

它们都在散发着遥远而又切近的清香让孩子们馋涎欲滴

我却只想起了自己的家乡想起了母亲所在的那个叫做李寨的小村庄

我知道那里已经开始一年一度的麦收母亲也开始了一年一度的辛苦奔忙

那是一份同样一年一度带有隐隐的深深地不安还有愧疚的怀想

它让这个我不明白的端午成为最柔软最温馨最引起内心悄悄伤痛的节日

熟透了的麦子的清香和粽子一样随风飘扬飘扬到千里以外的远方

就在那遥不可及的远方刻印着我的没有未来的未来没有希望的希望

而在更加遥不可及的更远的地方太阳依旧像一个大火团在不停地燃烧

忽然就想到了聂鲁达想到了那颗被自由和大海高声呼唤的裹着尸衣的心

现在我知道了其实我原本就知道端午是谁的端午也知道屈子是谁的屈子

因为想起母亲想起母亲的麦子和母亲麦子一样落地就生根发芽的精神养育

我知道了母亲就是我们的根就是能够让我们像那一粒粒麦子一样

无论落在什么样的土地上都能够长出自己生命的精彩的伟大的根

也知道了千年不变的端午是谁的端午而万年永生的屈子究竟是谁的屈子

他们不仅是两个只要上过幼儿园都能够会读会写的简单的双音节汉字语词

也不是强势者掌控的报纸电视还有石头混凝土建筑上金光闪闪的广告标牌

在这片无法控制的兽性地面上那就是我要歌唱的人我要歌唱的生命仪式

那样的人那样的歌声没有力量可以阻挡必将继续诞生并将溢满这个世界

2011-6-6凌晨于洛阳师范学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